首页 > 新闻资讯 > 综合资讯
使用帮助】【发表新文章

场馆看展——拍还是不拍

http://www.huajia.cc  2014.10.18 22:40  来源:美术报 发表评论(0)

  还记得10年前,大学老师组织全班同学去上海一家博物馆看展览。博物馆里的藏品很精彩,大家纷纷举起相机选角度、拍细节。这时几个保安走了过来,我和同学们有些惊慌地收起了相机,没想到保安冲我们笑笑,抬手一指:“那个好看,你们快去拍!”那一刻,真有一丝受宠若惊的感觉。

  10年过去了,当手机渐渐代替了相机,当人们逐渐有了逛博物馆的习惯,在博物馆里是否应该拍照又成为了社会议论的热点。近日,英国国家美术馆打破了多年的禁令,开始同意观众在场馆里拍照。《每日电讯报》艺术版主编Sarah Crompton就此事撰文,批评博物馆的这项政策,“允许展厅拍照的政策迎合了匆匆过客,却背叛了所有渴望凝望和沉思的观众。”

  针对在博物馆里是否允许拍照这个话题,大家有着不同的观点。部分观众认为,在关闭声音及闪光灯的前提下,博物馆作为公共空间,当然应该允许拍照。也有人认为,即使关闭闪光灯,拍照对文物还是会有损伤,也会给其他观众带来不便,博物馆的网站上可以放一些高清的图片供有需要的人下载。可是,由于种种原因,网上的图片往往精度欠佳,展览的画册又价格昂贵,对于有研究需要的人来说,也许更希望通过自己的相机去记录。

  其实,在大多数博物馆已经允许拍照的今天,拍还是不拍,并不仅仅是政策问题,而是个人选择的问题。如果我们在博物馆里观察一会儿,不难发现有3种观众,一是走马观花,匆匆而来又匆匆而去,奔到“镇馆之宝”前拍下一张,再比个剪刀手把自己和文物来张自拍,发上朋友圈“到此一游”;二是带着特定的研究目的,对着一件作品选取多个角度,拍完全景拍细节,带回家去细细欣赏;三是干脆不带相机,驻足流连,或安静观赏或热烈讨论,看完了心满意足地离开。

  当我们来到博物馆,举起相机按下快门之前,是否应该先问问自己,我属于哪种观众呢?

《每日电讯报》Sarah Crompton原文:
  噢,我的心情多么沉重!在多年坚决反对后,英国国家美术馆最终也默默同意观众可以在展厅拍照和录像了。它终于加入到泰特、卢浮宫、大都会等世界主流允许拍照(但禁开闪光灯)博物馆的行列,只剩下乌菲奇、普拉多寥寥几个博物馆仍在顽强反抗了。

  博物馆又一条禁令被废止了。曾经,也就在几十年前,人们还在嘲笑日本游客处处拍照却不去欣赏。他们的技术太发达了,若不将崭新发亮的尼康和富士物尽其用,真叫他们难安,所以你可以看见他们在威斯敏斯特大桥上以大笨钟为背景排着队互相拍照。

  如今,手机相机已普及,我们无需专门购买相机即可随时随地记录我们周围的世界。拿起手机、按下快门、撤!

  人类总是有种很奇怪的欲望,希望拥有双眼所见的事物,甚至等不及好好先看它们一眼。犹记上次在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的经历,在悬挂毕加索、马蒂斯和抽象表现主义等杰作的展厅里,我挤进去,又只得挤出来。展厅里不仅挤满了观赏者,更多的是拍照的人!在如此嘈杂和拥挤的人群里,你根本无法在一幅画作前驻足、欣赏、思考。

  而这有可能就是等待着国家美术馆的命运。所有这些印象派风景画、文艺复兴时期的《十字架》、达芬奇圣洁的《岩间圣母》……会是那些自拍、互拍、集体照多好的背景!

  实际上,我大概能理解人们为何留影——想记录自己曾到过此处,但我实在不能理解观众为何拍下他们面前的展品。商店里不是有明信片,网上不是有图片吗?为什么还要用相机拍下这些油画?

  国家美术馆声称,之所以放松照相政策是因为无法区分观众是使用手机拍照,还是有益地使用互动功能查询导览信息。但我们能够区分的是:观众究竟是对墙上的艺术品有所领悟,还是仅仅拍照而不作一刻的思考。作为一名家长,我也努力让我的孩子学会停留、观看和聆听,而不是拍照。但事实上让他们分心的事情太多,根本无法停留,也难能听到什么。

  几百年来,艺术一直都有着让人慢下脚步、留意细节的魔力。我并不是祈求沉寂或空荡荡的展厅,而是希望展厅里能有更多人在思考。我在博物馆中最享受的时刻之一即是不久前,我听到两位女士在提香的画作《戴安娜与阿特泰恩》前幻想和描述这幅画所讲述的故事。她们热烈地讨论着,全身心地沉浸其中。她们的交流传到别处立即引发了其他观众的回应。于我而言,这便是艺术的价值。

  允许展厅拍照的政策迎合了匆匆过客,却背叛了所有渴望凝望和沉思的观众。身处拍客之中,人们会怀疑或许这才是可以接受的消化艺术的方式——只需吞咽,无需咀嚼。这绝不是让艺术更普及或更可及的途径,却肯定是剥离艺术所有目的与意义最决绝的方式。而国家美术馆应与之斗争。

拍照也是参观
□王川(江苏镇江市文联副主席、画家)
  前几天,我刚刚从莫高窟博物馆回来,在那里,我因为拍照的事与他们发生了交涉。洞窟里不让拍,我理解,复制品也不让拍。我说是研究用,不行;要写稿,也不行;关了闪光灯也不行;就是不让拍,结果生了一肚子气。

  当然不仅是国内,国外也是如此。允许拍照的博物馆是大多数,但不让拍的也不少。卢浮宫是允许的,哪怕你对着《蒙娜丽莎》拍都行,可奥赛博物馆就不行,里面正在举办《梵·高大展》,就是不准带相机,只允许在展厅外的咖啡馆遥拍远景。马德里的普拉多美术馆也不行,哪怕正在举办“哥雅专题展”。华盛顿的国家画廊和纽约大都会里,拍照都没问题,可一个规模比它们小的加拿大安大略美术馆就严格得多,只要一拿出相机,就等于是犯了法,立刻就要收回去。逼得我只能画速写。

  似乎并不是世界上所有的博物馆或美术馆都不准拍照,不准拍照的标准是随意定的。开罗的埃及国家博物馆不准拍,但印度和希腊的国立博物馆完全开放,不管你拍多少张也没问题。要说展品的珍贵,有哪里敢和这几个国家相比,可人家就有海量任你拍!冬宫准拍,但特列恰科夫画廊就不准拍。居然在尼泊尔的博物馆里,规矩要严得多,管理员如同监狱看守员,时时刻刻注视着你,只要你一举起相机,立刻就说NO!

  一般说来,有的博物馆开放拍照,但临时展厅里的展览不允许拍照,甚至还要另行收费。有的规定,雕塑、青铜器、家具等硬家伙的馆里允许拍照,但绘画馆和文献馆里不准拍照,当然更不准用闪光灯。有的国家制定了特殊的规定,要拍照就要去买照相票,付了钱的人和没付钱的人混在一起,都大模大样地照拍不误,谁能分得清?而且国外允许拍照的博物馆多,国内允许拍照的博物馆少,大的博物馆反而允许拍,一些小的博物馆却不允许拍,真是怪事!

  因为个人的喜好,也因为职业的需要,我每到一处博物馆里去,除了仔细看那些稀世的珍品之外,都需要对展品拍照。虽然说有画册出售,有CD出售,但总不如我自己选取的角度,就像我从不听讲解员的讲解一样,我会根据自己的需要来拍一些细部,一些别人不注意的地方,很多印刷品上却没有。

  当然,不允许我们拍照的理由,是因为那些举着相机进去,随意在名画前留影的外国和中国大妈们,是那些把看展览当成是逛公园的游客们,是那些无处不照的拍客们,她们图的是到此一游,是与名作的合影。再严格的规定,也难以抵挡住她们的窥探和手机,寻机就拍。不仅拍照,还有不停闪烁的闪光灯。任何精明的管理员也难以把一个研究者和普通的游客分清。

  为了拍照的事,我没有少生气。

  要是因为有拍客的存在,就不允许观众拍照,要是因为有画册在卖,就不能拍照,那无异是把孩子和洗澡水一起泼出去。尽管和大妈们拍照的动机不同,我也不是一个从俗的人,但我却是坚决反对在博物馆里不准照相的规定。既然有博物馆的存在,那么参观和拍照就是同等的权利,我们没有理由去剥夺观众的这一权利,只要他们能够遵守规则,不去破坏展品。因为拍照也是参观。

  另外,如同影片的分级,或许买票拍照也是一个办法?

观众需要在场感
□彭德(西安美术学院教授、批评家)

  照片、画册和传媒都比较充分地揭示了一个展览,但是对于观众来讲,他需要一种在场的感觉,因为照片是外在于他的,观众追求这种在场的感觉很合理。我们曾经到国外有些美术馆,拍照都是不允许的,主要有两个原因:一是闪光灯对油画有损坏;二是有些作品涉及版权,用照片会拍得很细,在没有完全进行宣传的时候担心被抄袭和模仿。

  我认为可以采取这样一种方式,博物馆、美术馆给观众提供下载展览图像的机会,事先把作品全部拍好,观众用手机可以很快把相关信息拷贝过去,要建立这样一种机制。很多观众除在场的要求以外,对作品本身也很关注,特别是美术圈的观众,他们确实需要比较清晰的作品图片,如果展览馆能无偿地提供,就会解决这个矛盾。

  作为一名美术工作者,我希望在不用闪光灯的前提下,所有的美术馆、博物馆都能畅通无阻自由地拍。有些观众是艺术家的粉丝,他们不一定认识这位艺术家,艺术家更不可能知道他们,但是他们喜欢这位艺术家,如果这位艺术家在场,又在作品的旁边,有些观众就特别愿意和他合影,或者以他为背景。这种心理应该考虑,如果展览把这些热情的观众拒之门外,好像有点不太尽人情,这是我在美国和欧洲参观美术馆的一个感觉。

  中国的美术馆刚刚起步,应该更开放一些,通过宽容的方式引起普通民众对美术的爱好,引发他们的关注,在提高观众素质之前,允许或鼓励观众参与美术活动,我觉得更重要。建议每个展览或各个展厅都可以请些义工,由画家来支付他们的费用,由他们配合美术馆来管理现场,这样会使参观变得有序,也不会出现一些意外的事情。多些参观者美术馆会显得有人气,现在有很多展览第一天开幕式可能还有一些人,第二天就门可罗雀,这个效果就不太好。


  】【关闭
 

网友评论 共有 0 个关于本文章的评论信息
内 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