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资讯 > 综合资讯
使用帮助】【发表新文章

从全国美展看漆画

http://www.huajia.cc  2014.08.31 08:33  来源:美术报 发表评论(0)

  漆画是中华艺术宝库中一个既古老又年轻的画种。说它古老,中国髹漆工艺的源头可以追溯到新石器时代;说它年轻,漆画被列为独立画种进入全国美展30年时间。2000年,全国漆画艺术研讨会在厦门鼓浪屿召开;2001年,中国美协漆画艺委会成立,从组织上确立了现代漆画的地位。今年的第十二届全国美展将漆画与陶艺分离,列为独立展区。9月1日,漆画展区将在福州拉开帷幕,5年一届的全国美展是对现代漆画发展成果的一次检阅。在漆画展区初评、复评期间,记者前往现代漆画主要发祥地之一的福州、厦门,探寻这一既古老又年轻的画种。

    “漆之美”的前世今生

  中国现代漆画,作为传统髹漆工艺与现代绘画相结合新的艺术表现形式,经历了一个艰辛探索和解体重构的发展过程。现代漆画诞生之初,仍从属于传统漆艺装饰范畴,还不具有现代意义上的脱离器物而独立存在的纯画种艺术形态。20世纪60年代初,越南磨漆画在北京展览,越南漆画一开始发展就由画家直接介入漆画创作,引起了中国美术界的极大反响。中国漆艺家纷纷投入中国现代漆画的探索中。回首半个多世纪中国漆画所走过的路,历经几代人的共同努力,漆画在中国已颇具规模,并在中国画坛争取到独立的位置。

  在成为独立画种前,漆画曾长期以工艺美术的一个品类存在。工艺技术是漆画创作的基础。在成为独立画种的初期,漆画的创作队伍大多是漆匠出身,创作中偏重于技术性的运用。随着现代漆画几十年的不断发展,受过高等艺术院校教育的漆画创作者越来越多,也越来越重视漆画的艺术性。但是如何处理好艺术性和技术性之间的关系,一直是伴随漆画发展的一个焦点。著名漆画家乔十光曾指出:“漆画不是传统的屏风、挂屏陈列在现代的美术馆,而是自觉利用漆的材料和技术,表达现代人的生活和感情。不仅仅是实用性的‘器’到欣赏性的‘画’,更重要的是观念上的根本变化。”

  中国美协漆画艺委会副主任陈金华也认为:“漆画是一张画,是艺术品,而不是一块漆。要在把握漆性的基础上,用自身的艺术语言去感染人。”在第八届全国美展上获得最高奖的作品《远音》创作过程中,陈金华采用具象直线切割的手法来塑造人物的刚强,以此来加強漆画的绘画性,整张作品肌理预埋后罩上黑色大漆。人物画是漆画界的弱项,为了人物表现需要,陈金华研究试验采用漆片贴箔罩漆手法把民族艺术语言的腊染手法相结合,产生斑驳龟裂的绘画形式美感,并在《大地飞歌》等作品中成功运用。

  “我在漆画创作中,强调绘画性的同时,注重充分呈现漆的本体语言,也就是通常所说的‘漆性’。我原来长期涉猎油画、彩墨、壁画及综合材料绘画,对材料语言较敏感,这些都为我选择漆画创作打下了很好的绘画创作基础。2004年底,我获得第十届全国美展的金奖后,重新用半年的时间深入福州民间的漆器作坊,向漆艺师傅学习地道的髹漆技艺,使自己能熟练运用各种漆的技法为创作服务。十几年的漆画创作经验告诉我,艺术性和技术性密不可分,互相依托。”福建省美协漆画艺委会秘书长汤志义说。

  随着漆画创作技术的日益成熟,在本届美展的漆画参评作品中,大多数的作品从画面效果上看近似油画、版画,那么漆画作为独立画种,它独具的“漆之美”又是什么呢?陈金华说:“漆画的美感主要指漆画的本体艺术语言,包括漆韵、漆趣、磨味和漆的包容性。漆韵,漆画的金箔、银箔和大漆媒材的使用,通过罩透明大漆而产生富丽堂皇和漆液的透明流动、含蓄细腻而神秘又光怪陆离的艺术效果和漆的韵味;漆趣,大漆厚涂后,在特定的温度下急剧收缩,产生无数神秘而有趣的漆皱纹理,干一遍堆一遍颜色,贴上金箔或银箔,再罩上大漆透明漆,层层堆色漆、层层预埋各种肌理效果,干后数次打磨出若隐若现的各种颜色的斑驳厚重的神秘感;磨味,磨显的艺术效果。一般漆画的制作前期常用堆加方法可以说是‘加法’,后期靠层层打磨可以说是‘减法’。通过打磨出的画面色彩肌理效果是国、油、版等其他画种难以企及和达到的艺术效果;包容性,大漆的粘性和与其他材料的结合度是任何化学材料都无论相比的。所以漆画‘莳绘’、‘变涂’等各种技法的使用,都具有其他画种的不可替代性。”

  长期从事漆画创作研究的沈克龙,是本届美展获奖提名作者。他认为,当下是文化多元的时代,别的文化与思想都可以成为传统再发现的动因,不能将漆的表现力简单地与西方论调为基础的现代造型和色彩逻辑来论是非。大漆最大魅力就在于合乎文化精神的本意,能观照到传统,能呈现文化的高贵品质。这跟宋代以后才成熟的国画和近百年西来的油画有着表征和本质上的不同。

    漆画界:新人崭露头角

  从1984年第六届全国美展,漆画作为一个独立画种参展开始,漆画是新人出现率最高的画种之一。据福建省文联副主席、书记处书记王来文介绍,本届美展漆画的参评作品数量为历届最多,总体质量相比上届也有所提高,其中涌现出了大量的年轻作者,有的获奖提名作者甚至是大学本科生。

  来自于福建师范大学艺术学院的漆画获奖提名作者陈娜是“90后”。创作参展作品《若只如初见》时,陈娜正读大四。创作作品的艰辛过程让陈娜至今记忆犹新:“漆画作品的创作过程很复杂,需要花很多时间在不断地尝试过程中走向完善。创作过程中,经常让我们一会神飞云端,一会跌落谷底。一幅漆画作品需要我们将传统的技艺与现代的绘画性很好地协调在一起表现。而这正是给我们带来的第一个纠结的点,在开始创作作品时,就要站在漆性的角度去思考所要创作的作品。题材确定后,还要考虑色彩搭配。在创作过程中,需要纵观全局,思考画面上每一块色彩的搭配,还要考虑一块颜色下面需要用什么颜色才能与上面的色彩相协调。通过利用不同的明度、色相对比处理,让整个画面协调。我们总是在这个过程中不断地预想着自己的画面效果,但是画面上总是会出现各种各样的不协调问题,如色彩间搭配不协调、画面技法采用过多显得画面太花、色彩的堆积厚度不够出现不了效果、肌理效果不协调、画面缺少漆性等。而这样的情况在创作的漫长过程中曾无数次出现,让我们无数次陷入非常纠结的状态。在这样纠结的情况下,我们会暂时放下笔,请教导师或者和同学一起来预想各种可能性的调整。直到自己确定下一种可行的调整方式再进行调整。漆画的每一次细节调整不像油画那样可以用覆盖方式,也不像国画那样重新开始。我们需要花上更多时间重新在原有的基础上调整,也许只要再覆盖个颜色磨现出来即可,也许需要我们重新一遍遍地堆漆——做肌理——罩漆——贴箔——罩金——打磨等。这样的过程考虑到色彩笔触的绘画性的同时,我们又要保持漆画本体语言特色的合理运用。这都需要我们在创作一幅作品过程中不断地思考。”

  从陈娜的介绍中,我们不难看出,漆画的创作是一个非常复杂的过程,一张漆画的创作往往要花费2到3个月时间,每张漆画的创作都是对作者的一次考验与检验。此外,漆画的创作除了创作者必须掌握的艺术性和技术性外,精力和体力的投入也是不可忽视的一点,这也是年轻作者频出的一个原因。“这个现象不只是在这一届和前一届美展才有,而是每届都有。我举个例子来说,第九届全国美展漆画金奖的获得者苏国伟当时还只是一名中专生,年纪也就刚20岁出头。这个现象非常有意思,但是一点都不奇怪。因为漆画是一种比较综合的艺术形式,无论是表现上,还是各种体力与脑力的投入,都跟其他画种不太一样。一件漆画作品创作周期很长,只有长时间地坚持创作,保持创作状态才能出作品。我多年从事漆画教学,觉得年轻学生拿奖在漆画上是很正常的事情。”陈金华说。

  在本届美展的评委、同时也是第七届全国美展漆画金奖获得者陈立德看来,现在完善的漆画教育体制,为年轻人在美展上大放异彩提供了专业上的保障,而且漆画作为一个年轻画种,有很多的领域可以让年轻人去自由探索。

  沈克龙则认为:“大漆因它的文化魅力和丰富的表现趣味,充满了可能性与试验性。现在很多高校相继开办了漆艺专业,吸引了众多青年学子的兴趣,对推动这个事业的发展大有好处。但相较于国画和油画的创作群体,漆画的队伍还不够大,但有些作者理念模糊,投机取巧和功利主义思想浓厚。创作的目的主要是参大展、拿大奖,所以经常出现学习时间不长,而能获得较高奖项的现象。这虽可激发获奖者从艺的积极性,但整体不利于该画种的学术聚累和文化提升。事实也证明大量作品蕴含的学术认知和艺术品格不够。这大概也是别的艺术门类轻慢该画种的一个重要原因。”

  “随着漆画这一画种的日益壮大,它用它的包容给了我们年轻一辈更多的机会和可能性。我真正进行漆画创作才2年多,不敢说自己未来对漆画道路有多大的宏图抱负。我觉得自己真正了解到的只是它的冰山一角,我想用更多时间去学习了解漆,去做更多的尝试研究,给自己更多时间去提高自己。”陈娜觉得在自己的漆画道路上,学习依旧是第一位的。

    漆画发展丞待跟踪梳理

  从这次全国美展的作品中,我们看到漆画已经越来越多样化。在材料上,已不再局限于天然大漆的运用,而是更多地利用各种合成漆。在题材上,山水、花鸟、人物,应有尽有。画面的表现吸收其他画种的技法,但又保留了漆画独有的肌理效果。在创作队伍上,由最初的以漆工艺家为主体,变成目前以院校毕业的职业漆画艺术家为主体。虽然,漆画由于是从传统工艺转化而来,有时在艺术表现上会受到技术上的制约,目前还没有油画、国画那样在画面中具有鲜明的艺术特点,有时甚至会让人感受到其他画种的痕迹,但是,漆画艺术家们正在努力探索漆画作为独立画种的发展方向和新技法。“在这次的漆画复评过程中,我有一个很明显的感受。现在的漆画画面表现性上已经很完整,感觉非常的精致,不像以前那样有粗放的感觉。”王来文说。

  除了美术作品的创作外,美术评论也是促进美术健康发展不可或缺的一部分。陈金华认为:“任何一种艺术实践,当它由自发的状态走向自觉状态时,也就是当该艺术独立的艺术价值和它得以确认时,与其相依存的理论体系的建立就势在必然。中国漆画自诞生之日起已走过了半个多世纪,长期以来缺乏系统的理论体系、缺乏理论界的关注、缺乏艺术理论批评界的关注。漆画界也缺乏对漆画艺术理论的整体思考,对许多问题探索只能流于表面化、肤浅化,对漆画艺术实践的指导和反思作用也就微乎其微。近年,先后在厦门、长春、南昌组织召开3次较大规模的全国漆画理论研讨会和高校漆画论坛,从理论上进一步梳理了漆艺术发展脉络。漆画界亟待长期跟踪漆画艺术探索实践,立志于当代漆画艺术研究的理论批评家,就显得尤为重要。”

  福建作为现代漆画的主要发祥地之一,在现代漆画的发展中占有重要地位。据福建省文联党组书记张作兴介绍,福建的艺术家现在正对漆画的艺术性、技术性、理论基础等方面进行全面的探索和研究,福建省文联把扶持漆画发展作为一项重要工作。“漆画最早只是一个地方画种,后来成为全国画种,现在我觉得漆画应该成为一个国际画种。”

  中国美协秘书长徐里也认为漆画能够表现出中国传统文化的意境。“漆画是中国的,漆画的创作未来应更能展现中国文化境界、中国气派、中国精神。一味跟着西方艺术走肯定是不行的,但是好的东西可以互相借鉴。但这种借鉴要融入到我们的社会文化背景之下,使之具有中国文化特色,这样才能具有旺盛的生命力和艺术发展空间。中国美协未来也将进行深入研究,积极促进漆画的健康发展。”

  作为一个极具中国元素的画种,漆画未来的发展之路还很长。一次次的争论激荡着漆画的创作思潮,一代代人的成长保持着漆画的创作活力。相信在不久的将来,漆与画会更加紧密、完美地结合在一起,以更加饱满、更具特色的艺术风格展现在世人面前。


  】【关闭
 


  • 相关画家 

网友评论 共有 0 个关于本文章的评论信息
内 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