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资讯 > 专家评论
使用帮助】【发表新文章

陈履生:艺术界江湖化已成普遍问题

http://www.huajia.cc  2014.07.17 10:49  来源:新快报 发表评论(0)

“这就是让人无奈的事实,怎么谈都于事无补。”对于形形色色的“走江湖”艺术家,中国国家博物馆副馆长陈履生难掩悲愤,甚至一开始并不愿多费口舌去谈。但更让他忧心忡忡的则是,目前所谓的主流画坛也日益江湖化,并日益演化为彻头彻尾的名利场。“这才是最大的江湖,这才最让人厌恶痛绝。”陈履生说。

陈履生 江苏扬中人。擅长中国画、美术史论。1982年毕业于南京艺术学院美术系。现为中国国家博物馆副馆长。

“可以认定江湖画家的核心问题,是他们并没有继承、体现文化的核心价值观。纵然他可以说得天花乱坠,名片上印了多少如雷贯耳的头衔,挂出与多少国内、国际政要的合影。”——陈履生

艺术江湖化后,就消解了它应有的尊严

收藏周刊:记者最近注意到,微信、微博等网络空间泛起了不少批评所谓“江湖画家”的帖子,甚至还有网友总结出江湖画家的几大特征。在您看来,江湖画家有没有相对固定的特征?

陈履生:我们对江湖画家的认识往往都是约定俗成的,可以列出“一二三四五”条,也可以不列。因为可以认定江湖画家的核心问题,是他们并没有继承、体现文化的核心价值观。纵然他可以说得天花乱坠,名片上印了多少如雷贯耳的头衔,挂出与多少国内、国际政要的合影。

收藏周刊:能否举一个实例来谈一下您对江湖画家的认识?

陈履生:就在前段时间的一次活动上,一位女士拦住了我,向我“推销”一本杂志,封面上印着“人民艺术家”五个大字。这份杂志此前还找过我做他们的顾问,但我拒绝了;现在又邀请我在上面刊登作品,我再次拒绝。在上面刊登自己的艺术作品就是“人民艺术家”了吗?

在我眼里,“人民艺术家”是很崇高的称呼,一开始是政府授予齐白石的。现在,很多人感觉这个称号很重要,很能惹人耳目,就纷纷自封“人民艺术家”,或者靠某些平台打造成“人民艺术家”,进而借此寻求商业利益。当一个崇高的称号演化为谋利的手段,就足以说明我们这个时代的文化价值观错乱到何等地步,甚至没有了底线。这就是江湖!当艺术江湖化之后,就消解了它应有的尊严。

收藏周刊:“江湖画家”存在什么趋势?

陈履生:貌似全世界的艺术界中,只有中国才明显存在“江湖画家”。毫无疑问,在愈演愈烈。

一些画院协会领导的艺术水准与其职务地位明显不符

收藏周刊:在您看来,江湖画家在中国明显存在的原因是什么?

陈履生:从社会方面讲,江湖画家与一切造假行为相一致,彰显出这个时代价值的混乱与道德的沦丧。江湖画家不过是这个社会“造假系统”的一部分。从文化的方面讲,文艺大众化的路线,诞生了大批量的“艺术家”。他们不管是三教九流,都各打各的牌,强行说自己是艺术家。为了解决生计,他们只能采用坑蒙拐骗的方式,江湖的习气也就传染了。但毋庸讳言,人人成为艺术家是不现实的,而都成名成家就更是幻想了。社会上的江湖书画家层出不穷,欺骗手段无所不用其极,不过是对体制内主流艺术界的一种效仿、一种感染。相比于前者,后者的江湖习气更让人愤慨与担忧。

收藏周刊:所谓主流艺术界的江湖习气体现在哪些方面?坊间经常流传不少人为争一个美协、画院的位子而“各显神通”,甚至要争得“头破血流”。这算艺坛江湖习气之一种吗?

陈履生:占山为王就是一种江湖霸气,值得批判与反思。现在很多美术专业团体素质下降之后,里面的成员为了争取或保护自己的利益,已经表现得越来越江湖化。特别是画院、美协、书协的头目,不能说他们画的、写得不好,只是很多人的艺术水准与他的职务、地位明显不符,不能代表一个地方美术的实力与特色,更不能彰显人们对他的期许与愿望。在“文革”之前,画院、协会的领导还是能反映普遍的民意与大众的愿望的,不管是其工作还是其艺术,还是能得到更广层面的认可的。但现在,很多领导未必是了。

收藏周刊:画院、协会的不少领导为何不再能反映普遍的民意与大众的愿望了呢?

陈履生:主管领导只要觉得哪位艺术家表现积极、画得好,且能最大化实现权力的意志,这位艺术家就可以做领导。我们没有办法监督、左右主管领导的想法,所以我们对此毫无办法。所以相关部门领导的想法很关键,要打通关系才能争一位子。而做了美协主席、画院院长,就意味着拥有更多的社会资源。但我们去看他们的作为,只有名目没有追求。

各部门各团体各阶层

都急于建书画院,无非利益!

收藏周刊:在专业团体之外,社会上各种名目的书画院、协会层出不穷,并会冠以“世界”、“全球”、“亚洲”等字号,而各种各样的“会长”、“主席”、“理事长”亦是满天飞。这是不是也与专业团体的江湖习气的传染有关?

陈履生:主流专业团体的江湖化,像传染病一样传播到社会的各个角落,所以才会看到各种名目的书画院、协会层出不穷,既然靠不上领导争一位子,就干脆自封一个主席、会长、院长。文史馆看到政府文化部门有画院,自己也要建画院;而妇联看到文史馆有画院,它也要建……各个部门、各个团体、各个阶层都在急于建书画院,数量如此巨大的美术团体在全世界都是极为罕见的。背后到底是什么?无非利益!

收藏周刊:上周日,收藏周刊对中国的美术馆文化进行了反思,有人甚至认为,中国的美术馆参与了艺术市场的炒作。您曾任职中国美术馆,对此您如何看这一现象?

陈履生:艺术界的江湖化不是局部的,而是普遍的;不只是一个人、一个单位的,而是整个系统的,所以美术馆、博物馆也难辞其咎。一方面,美术馆、博物馆容易被美协、画院等美术团体所操控,容易滋生“江湖细菌”;另一方面,中国的美术馆、博物馆文化处在事业发展的初级阶段,不尽人意之处在所难免。

收藏周刊:很难得您有自我这样反思的意识。你觉得中国艺坛还有净土吗?到底该如何消除江湖习气呢?

陈履生:就我自己而言,以为在江湖画家与画家江湖之外,肯定会有一片艺术的净土。但最终却发现,并没有这样的净土。这已成时代的癌症,无法根除。仅仅靠艺术家的自律,是远远不够的,因为我们始终都在上行下效,始终都在遵循长官意志。

收藏周刊:有网友分析,黄永玉韩美林等是典型的江湖画家,您以为呢?

陈履生: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看法,但判断起来是一个简单的道理。我知道他们背后的事情,判断是不是江湖画家,没有什么新鲜内容。


  】【关闭
 


  • 相关画家 

  • 相关美术馆 
美术馆:

网友评论 共有 0 个关于本文章的评论信息
内 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