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资讯 > 媒体报道
使用帮助】【发表新文章

江湖画家的最大特征就是“骗”

http://www.huajia.cc  2014.07.17 08:02  来源:新快报 发表评论(0)

■何水法

很多时候的很多场合,我常听到一些人爱自称、或被人称为“著名画家”。但到底什么是“著名画家”呢?是一个城市的著名画家,还是一个省的、全国的、世界的?我们不去纠缠这个问题,只要觉得和谐、和气便好了。我们稀里糊涂地用了这个称呼,内心会有美滋滋的感觉,但除了这份虚荣之外,从没想过艺术家对文化艺术应保持起码的谨慎与尊重。

鉴于此,我建议,包括“著名画家”、“人民艺术家”在内的称呼,应该慎用。画画,首先是一门手艺,和厨师、农民、建筑工人没啥区别,没啥了不起的,不必急着往脸上贴金,也不必在意别人到底怎样称呼自己。艺术家首先要把握好自己,这是对艺术最起码的真诚。

但我们却发现,很多专业画家并没有把握好自己,缺少了对艺术的严谨态度,沾染了“江湖”的习气。比如,大江南北大大小小的笔会,很多人凑在一起,歌颂这贡献那,庆祝这支持那,看似热闹非凡,但很难起到艺术交流的作用,留下的作品也很难保证艺术水准。我们以为忽悠了领导与老板,但最终其实是忽悠了我们自己。现在,我都很少“走穴”参加笔会,多是一个人安心搞创作。

对于社会上名目繁多、行色各异的“江湖画家”,对于某某国际协会的主席、某某中华画院的院长,你们的隆隆大名,我实不敢高攀。但我还是想苦口婆心地奉劝一句,艺术不是吹牛,艺术要打动人心,艺术要引起人的愉悦。我们的前辈讲过:“画如其人”;“人品不高、落墨无法”。在如此一个追名逐利快节奏的时代,这些古训似乎落伍了。但果真如此吗?中国的艺术精神本是高雅的,如果丢掉了这份“雅”,我们就是历史的罪人。

出来混,总是要还的。在此与同道共勉。

江湖画家的最大特征就是“骗”

■孙戈

在我看来,“江湖”不是贬义词。江湖里也有大侠,也有英雄,就像宋代的梁山好汉,品性中带有草莽之气,但干的却是替天行道的大事。现在,相比于体制内画坛,江湖上也有做人亮堂堂、为艺坦荡荡的人物,他们可以幕得大名,也会郁郁不得志,但艺术生命是值得尊重的。

所以,言及江湖画家,我们所要批判的是那些欺世盗名的伪艺术家。他们才是我们这个时代的毒瘤,尤其对于那些老一辈艺术家,形成了极大的伤害。

讲几个故事吧,让各位看官瞧瞧他们的行径。多年前,一位身着唐装的艺术家在一酒店表演,多位官员与商人围着看精彩。他首先用破抹布蘸上墨,狠狠地在宣纸上甩出三道,嘴里还念念有词:“这是生命线,这是官运线,这是财富线。”甩出三道线之后,纸上、桌子上洒满了点点滴滴的墨迹,其后,他再用笔勾勾画画,最终,变成了一张“画”。在他说出这是一张很有禅味的画后,迅疾赢得满堂彩。后来,一位围观的朋友直接告诉我:“你们正儿八经的画家应该学学人家,多和领导套近乎,多去表演。”这就是不明就里的民众的心声,应该代表了绝大多数人对艺术的真实看法。

还有一次在南方某单位组织的美术大会上,北京来了好几位艺术家。在笔会上,我看到一位书法家先在纸张的中间写了一个“龙”字,再在这个“龙”字的周围写了一圈“龙”字。我问他为何这样写,他说“这是创新,已经申请了专利”。现在,江湖书坛上的确存在一大帮这样的身怀绝技的高手,可以双手写、倒着写、反着写,艺术也就变成了杂耍。

我还知道一位艺术家曾自称“北有徐悲鸿南有某某”,甚至还敢言“自己画的马比徐悲鸿的还要好”。他曾写过“龙马精神”四个字,在地铁里都有海报宣传;电视上也曾播放过他的灿烂人生与光辉艺术。有一次,我留意到,出版社要出版五位大画家的画集,前面几位是吴冠中、朱德群、靳尚谊等人,而最后一个竟是他。这就是江湖画家惯用的伎俩,不管是出版还是颁奖,前面几个人都是如雷贯耳的大名,他“忝列其中”就是为了借此抬高身价。

江湖画家的最大特征就是“骗”,骗目前审美能力并不太高的民众、骗那些手中掌握大量资源的官员、骗富可敌国的土豪们。但更令人担忧的是,他们的影响力已经渗透进了体制内,并在专业团体及文化机构中占有一席之地。

美协会员不是判断江湖画家的标准

■郭莽园

江湖是一个大概念,其意义大抵是与庙堂相对立的边缘之处,用通俗的话说便是,体制之外的都是江湖。毋庸讳言,这本是一个中性词,无所谓好坏,也无所谓伟大与低微。江湖自有其妙处,可以逍遥,可以得大自在。所以,八大山人身处江湖,齐白石则来自江湖。

但现在,江湖竟演化成一个贬义词,这应该是被一帮会忽悠的高手造成的。有些人技术含量不高,就把自己吹得神乎其神,靠那些拙劣的伎俩来迷惑人,最终坑骗人。我称这些人是“走江湖的”,和“江湖中人”是两个概念。在我的老家潮汕地区,就有很多“江湖中人”,好比金庸小说里的武林高手,身怀绝技,但始终隐姓埋名,或者被所谓主流有意或无意地忽视。而我能走出来混口饭吃,不曾拿过政府的一分钱,不慕将有多大的虚名,只不过是有些运气罢了。

很多人曾问过我:应该有实力加入美协、书协,但为何迟迟不加入呢?我只能说这是阴差阳错。我出身不好,不能参军、逃港、考大学,只好初中毕业后拜师学艺,未曾进过美院读书。这应该算是实打实的体制外,但我也自得其乐。相比于美协、书协会员,我倒更珍重“西泠印社社员”这个身份。这是百年老店,进了不少的江湖书画家、篆刻家。

到底能不能以是否美院出身、是否美协会员来判定一位艺术家“走江湖”呢?民众且允许我斗胆用自己的例子来说事。我都不符合这两个标准,是靠传统的师带徒的方式走出来的,但也幸运地得到同道们的认可,并靠字画尚能养家糊口。还有潮汕地区那些丹青高手、西泠印社的诸多先贤,也未曾享受过美协的礼遇,但谁又能否认其艺术造诣呢?

所以,我始终认为,判断一位艺术家到底是不是“走江湖”,关键是回到其作品,看一看作品中的艺术含量到底有多高、到底有没有迷惑或者欺骗世人。

还有一个问题是院体与民间的关系,貌似很多人的认知并不清晰。在我看来,不管有没有领工资,只要是美院这套体系培养出来的,都叫院体。传统的中国画是以线造型,而从学院走出来的艺术家多是以型画型,从光影素描到结构素描、意象素描,都是从型到型的解释。这和传统“以师带徒”培养出来的不一样。如果说要用什么来区别民间和院体,我就看他的造型,看他的表现方法。


  】【关闭
 

网友评论 共有 0 个关于本文章的评论信息
内 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