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资讯 > 综合资讯
使用帮助】【发表新文章

大展“枪手”,有多嚣张

http://www.huajia.cc  2014.06.22 21:19  来源:美术报 发表评论(0)

  编者按:

  刚刚被中央电视台曝光的河南高考替考事件,闹得沸沸扬扬。严密的高考监控之下,组织者竟能打通监考各个环节,令人惊诧。

  无独有偶。在艺术圈,备受推崇的一些权威书画展事活动,有些甚至是全国性书画展事,因其入选可以作为加入美协、书协等专业组织的资格,或是职称职务考量、评定甚至是某些专业机构入职录取条件之一,同时对于艺术家作品的市场推广也有重要意义,而被奉为艺术家的“大考”,但就是这样的大展中,“枪手”频现,且呈愈演愈烈之势。

  6月初,本报记者亲历了一次举办规模不算太大的“江苏省第九届新人书法篆刻作品展”,因主办方临时决定进行现场命题创作,结果多位获奖者“弃权”,幕后可能存在“枪手”的问题,由此也浮出水面。

  艺术圈,书画代笔有多少?这次的事件,是否只是个案,还是仅是“冰山一角”?这背后,又有怎么样的利益链?

现场直击:38位获奖者“逃走”一半

  事情从6月7日开幕的江苏省第九届新人书法篆刻作品展说起。

  “江苏省第九届新人书法篆刻作品展”是江苏省内非常重要的一个展览,一旦获奖就可以成为省书协会员。因此,作品展刚开始征稿便引起书法爱好者积极响应,总投稿量有4000多件,是历年投稿量最多的一届。

  “但是,在评选过程中,我们发现了一些问题,很多作品虽然署名作者不同,但感觉上就是同一个人写的。其实,上一届的时候,我们也有类似的感觉。这时候,我们就分析其中可能有‘枪手’。”江苏省书协秘书长王卫军接受记者采访时说。

  疑点重重之下,“较真”的江苏省书协主席团果断下决心,要坚决杜绝“枪手”现象,并临时增加面试环节,要求所有初评出来的参展作者都要参加面试。

  “我们将今年的评选分为初评、复评、面试、终评和公示5个环节,过去是没有面试和公示的。我们在初评和复评之后,确定了400件作品进入面试环节,这400件作品从投稿质量上来看都是非常不错的。”王卫军说,面试者虽然不知道面试内容,但是都知道大致的范围,就是将面试的作品和投稿作品进行比对。在面试的时候,纸张和笔都是让面试者自己带,因为个人的习惯不同。但是,面试内容是入场后才临时告知面试者,现场进行创作。

  面试一共组织了16场,江苏有13个地级市,每个地方各组织一场,省直机关一场,获奖作者一场,然后给之前面试抽不出时间参加的面试者再安排一场。“比方说,你是苏州的面试者,如果苏州组织的面试你无法参加,就来参加最后的这一场。这样每个人都至少有两次机会可以选择。”

  在考试的内容上,主要分为这么几类:第一类是面对写长篇写小字的入围者,比如你作品提交的是《兰亭序》,那么在面试时依旧是写长篇,但内容可能就换成了《岳阳楼记》、《归去来兮辞》等同样耳熟能详的经典名篇;第二类是面试篆刻的入围者,他们就会出4个字让入围者当场刻;第三类是面对写诗的作者,他们就会选一首诗让入围者现场写;第四类是面对写对联的入围者,他们就会现场告知内容,现场进行书写。每场面试都会有1个督导老师,面试题目装在信封里,由督导老师带到面试场所,然后现场开启。每位面试者入场的时候,他们都会核对身份信息,比对身份证。面试时间为90分钟。

  但是,让人想不到的是,通过复评的400件入围作品的作者中,有32个人弃权,未参加面试。在参加面试的人当中,经过比对,又刷掉了28个人。这28个人当中,一部分是因为有雇佣“枪手”的嫌疑,一部分虽然现场创作和入围作品都是自己所写,但是现场创作写得实在太差,与入围作品相比好坏很悬殊。最终,只有340个人进行了公示。

  在公示环节中,又接到了一个实名举报电话,随即他们进行了认真比对,并与被举报作者进行了联系,被举报作者最终自动放弃参展机会。

  从获奖层面上说,有38位获奖者被要求参加面试,但有8人弃权(含在32个弃权者之中),最终,评选结束之后,只有19人获奖。

  “如果按照惯例,不设面试环节,可能这38个人就都获奖了。经过面试,这38个人之中除了弃权的,有的人被降为参展,有的人连参展资格都没了”,王卫军说,“今年的评选新增的面试和公示环节,虽然极大地增加了我们的工作量,但是我们觉得取得了很好的效果。大部分的省书协会员都对这次展览的评选方式给予了极大的支持,对‘枪手’现象表达了愤恨,认为这种现象严重影响了评选的公平性,应该坚持严格选拔。”

  作为主办方,中国书协理事、无锡国画院院长、无锡市书协常务副主席孙璘对这次临时增加的面试深有体会:“省书协主席团确定所有获奖、入展作者进行现场命题创作,就是掌握了解获奖、入展作者的真实水平,将代笔作品清除出展厅,让‘枪手’无机可乘。这次展览作品水平货真价实,开风气之先,广受关注,在社会各界产生了很好的反响,实施效果超出预期,得到了各级领导的肯定,开幕式现场的人气也是近年来少见的。”

深入追踪: 艺术大展为何频现“枪手”

  艺术大展为何频现“枪手”?王卫军认为,这与当下社会环境之中书画艺术的大发展,而导致的种种问题,有很大的关系。

  当代书画发展繁荣,市场兴盛,新人辈出、佳作纷呈的大潮下,也呈现出鱼龙混杂、泥沙俱下的情况。由于极少数人道德的滑坡,弄虚作假时有出现。这种现象在当代社会各个行业里都有,不仅仅只是书画界。从书画界来看,当代书画的市场性越来越强,资本追逐艺术,本来是推动艺术发展繁荣的好事,但也导致一些作者的功利性越来越浓,名利驱动了大展中“枪手”现象的滋生和蔓延。

  要想加入、入职中国美术界的专业组织、专业单位,如美协、书协、画院、专业高校系科,在一些大展中获奖或者入围,是重要的竞争砝码。而一旦成为这些专业组织的会员或者进入到专业的书画创作、科研、教学单位,无论是经济上还是名气上,都是不小的提升。有获奖的需求,但是自身的功力又不够,于是有人就想到了找人代笔,用这种比较拙劣的方式来达到自己的目的。

  “就拿现在全国关注的‘河南高考替考案’来说,查实枪手达127人之多,正是因为高考的成绩对孩子们来说至关重要,所以才有那么多人冒着风险去找人替考,同时也滋生了这条灰色产业链的发展。”王卫军说。

  “高考如此,在自由投稿的各类书法展览中,出现枪手也不足为奇了,”孙璘说,“况且在书法历史上,‘代笔’现象屡见不鲜,从皇帝、书法家到平民,出于各种原因,‘代笔’情况时有发生。当下书坛繁荣发展,展览频繁,也给代笔的‘枪手’创造了很多的生存空间。主要原因还在于有人为了个中的经济利益、虚荣,为‘枪手’找到了牟利的门道。凡此种种,虽然在展览中是少数,但却是当下书坛急功近利、风气浮躁的一个现实表现。”

  书法展览中有“代笔”,那么,其他一些展览活动中有没有呢?今年适逢5年一届的全国美展将要举办,在全国评选之前,各省市已经展开了紧锣密鼓的创作、征集、评选与先期预展。大展频频,基于当代艺术与市场的紧密联系,记者认为,情况同样不容乐观。专家们有理由担心,一些获奖作品中也会有似曾相识的“代笔”。假如与江苏一样实行现场考核,可能会对这种现象有震慑作用。

  此种担心可能并非杞人忧天。不久前,一位长期北漂的董姓画家,终于通过数次参加大展、获奖,顺利“荣升”中国美协会员。得知消息后,第二天就有朋友求助上门,承诺只要保证获奖,“代笔”15万元一幅工笔画,一手交钱一手交货。董画家感慨,“这个生意很好做,只可惜工笔画太费时,一幅画动辄几个月,想赚钱都忙不过来呀。”

  据有关人士介绍,代笔,或者叫雇枪手,在当代权威机构、单位主办的各种展览中,可能已不是个别现象,在业内也已成了半公开的秘密。很多画家,甚至评委,心知肚明,只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市场行为,一个愿打、一个愿挨!”

  的确。在当代艺术市场中,除了艺术家创作能力、艺术作品质量这些主要因素之外,“身份”也是重要的砝码。只有入展、获奖,拿到“通行证”,成为权威组织的会员或是专业单位的人员,在与画廊与收藏家的市场较量中,才会有更多的话语权。尤其是在注重包装甚至是炒作概念的情形之下,“身份”的重要性不言而喻。有了这个“大蛋糕”的诱惑,加上大展获奖的“稀缺”,因此削尖脑袋、不择手段,只为这一“奖”的创作者并不少见。

  由此,甚至影响到当代一些综合性书画大展的整体走向。比如,前些年工笔画作品在大展之中频频获奖,入选露面的比例远远超过写意作品,而为美术界一些人士诟病。其中的原因之一,就是在展览评选标准的指挥棒下,在主题表现、艺术功力展示等方面,写实性强、体现工夫的工笔画,尤其是展现情节的人物画,相对容易入选、获奖,而大写意一路的花鸟画、山水画,因为题材的传统性束缚,难以展现情节和明确的“中心思想”,较难入选或获奖。于是乎,一些“利”字当头的艺术家,瞄准获奖的枪手就“应运而生”,形成了一个代笔的“行业”:有些枪手,已是获奖专业户。如果对参展画家作品的真伪不作认真地调查,作弊者不用担心风险,于是“互惠共赢”,损害的却是中国美术的形象。

  记者调查发现,国画的“代笔”情况大致有几种:由代笔人完成书画作品的大部分,剩下部分交给书画家,等于共同完成;书画家在“代笔”人完成的作品上落款、盖印;从内容到落款都由“代笔”人完成,书画家仅盖印。后两种情况就等于作品基本不是书画家本人创作的。

还原真相:挖出“枪手”背后的发令枪

  江苏新人展的面试,如果说是无意中揭开了“替考”的问题,那么从全国的角度来看,又该如何打击国内大展中的“枪手”现象?

  王卫军说,这次“江苏省第九届新人书法篆刻作品展”评选所取得的效果来看,已经初步有效地杜绝了“枪手”现象。要打击国内大展中的“枪手”现象,首先就是要完善展览的评选机制,填补漏洞,让投机取巧、弄虚作假者无缝可钻。

  书坛“打假”非常必要,必须要引起相关机构和组织的重视,积极研究,如何杜绝这样的现象。江苏省书协未来还将继续采取积极的措施去“打假”。

  比如今年,江苏省书协还有一个大展,就是“首届江苏书法奖”的评选。在评选中,他们将继续采用面试的方式。面试不光是为了“打假”,更为考察入围者本身的文化积累。

  “有些人为了入围,不停地书写同一件作品,投机取巧,自身实则没有太多的文化积淀。一旦要面试,让他书写别的内容,他就不行了,现场书写的作品和入围作品在质量上差距会很悬殊。所以,面试也是为了考察入围者的综合能力,只有真正具备实力的人,才能够获奖。”王卫军说。

  的确,每次全国性展览涉及的面广量大,仅仅依靠评委在较短时间内的评审,很难完全甄别出是否属“枪手”所为,因此,必须建立和完善一整套行之有效的监审制度。孙璘建议:一是适当延长获奖、入展名单的公示时间,更多地借助媒体,让更多的人能及时了解,在更广的范围内接受监督。二是对进入黑名单的“枪手”应及时向各级书协组织通报。基层书协组织对基层作者实情最为了解,建立上下贯通的信息网络渠道,发挥地、市、县书协组织的鉴别、监督作用。三是坚持对获奖新作者进行面试,随机抽查面试入展作者。全国展可由主办单位派员或委托省级书协进行实施。

  应该说,各类大展中的“枪手”现象屡现,不会抹杀当代美术整体繁荣的成绩,更不会影响中国美术未来发展,但如果不引起重视,却会影响社会各界对艺术圈的正面评价。作为大展的主办方,面对这种“枪手”现象应该有所作为。还艺术圈一个清白,需要上下共同努力,营造风清气正的艺术氛围,引导书画家自律、自信、自强,使“枪手”无容身之地。


  】【关闭
 

网友评论 共有 0 个关于本文章的评论信息
内 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