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资讯 > 专家评论
使用帮助】【发表新文章

重视收藏群体的市场“稳定器”作用

http://www.huajia.cc  2014.05.03 13:53  来源:美术报 发表评论(0)

  近年,在国内收藏流变中,“收藏群体”的纷纷出现,呈一个特色和亮点。

  “收藏群体”是一股股新兴、新生力量。他们或以地域而呈出,北京、上海等大城市首当其冲,香港、台湾早有团体组成的雅集之社,而近年来,浙江的温州、宁波等地,也很让人瞩目;他们或以行业、资金显现实力,山西“煤老板”、房地产成功者当属翘楚;而以职业、艺术文化建构论,影视明星、医生等,特点则很是鲜明。

  诸多的收藏群体中,医生似乎是“天生”爱收藏。如日本的高桥医生,英国的内科医生汉斯·斯隆爵士,闻名国际。民国天津名医陆观虎,曾将收藏的一对清代乾隆御制掐丝珐琅冰箱捐给故宫。香港著名古典家具收藏家叶承耀,曾就读于伦敦大学医学院,回香港后开设私人诊所才有“闲钱”参与收藏。

  地方上也一直有传统。以笔者所居住的浙北湖州来说,可谓“杏林捷足先登”。 金字匾、百子柜、青花罐、铜冲桶、铁药碾、鹿标本……走进湖州的慕韩斋等中药铺,仿佛进入古董店,芝兰之气扑面而来。常年在此等环境下熏染,工作其内的医务人员更易近古,由此,原湖州医药采供站不仅走出了“榜书大腕”慎召民,还有较早玩收藏的孙锦郎、王瑞昌、高生奇等人。湖州已故名中医潘谰江,早年收藏远近知名。第一医院老院长是湖州较早的“瓷藏大佬”。中医金泽世,藏古籍、手稿、宗谱、旧档、碑拓、古砖等,编出《苕花浮雪集》。文史与书画收藏爱好者张顺发,本职从事医务。德清中医师陆有仁收藏中医药器具外,择机到湖州府庙市场内购置藏品。早在抗战胜利后,中医傅稚云就向湖州的“景行轩”馆捐赠医籍珍本10余箱。1962年,在杭州的湖籍名医宋鞠舫,曾托弟子分批向湖州市博物馆捐古书画、拓本等藏品。湖地的几位医家之后,因从小耳濡目染而好藏事。书法家方兴国是名医方强嗣之子,所作章草《方家医信》2007年获全国第十四届群星奖。迷恋故纸、旧书的柏迅英,其祖系以眼科名世的浙江名医柏仲英。他由集邮入门而进入收藏,奇品甚多。长兴青年中医师包兴兴,因为专藏与中医药有关的书画、瓷器、药具等,在执业的林城卫生院主持了“中医馆”。

  医生为何与收藏格外“贴近”? 这无疑与其职业的性质、要求、修养紧密相关。泱泱5000年文明,中医和书画一样,乃中华国粹。中医是仁术,书画艺术品展示的是“心象”。身与心的合一,追求最大程度的和谐,是它们共同的“功能”(功用),因此,犹如诞自同一母体的不同兄弟,它们彼此相亲、互补、融合,应是“统一”的。医生能成为收藏家,自然也离不开“医生”这个职业的收入。以前的老中医,因为施人救助,很多人包括一些艺术家看病,常以字画、古玩馈赠。如今的医生,收入属社会中高层,财力上能支持自己这点“业余爱好”。

  和医生一样,更多的国内收藏群体,通过他们的收藏,在繁荣文化、“制造(产生)影响”、“托举”、“稳定”、“规范”收藏市场中,发挥着越来越明显的“稳定器”作用。由于如医生、影视明星等,大都是因个人的文化艺术修养到一定层次而爱收藏。相对于如今,大多数名曰收藏爱好者实则“熙熙攘攘皆为利而来”的投资客,这些收藏家相对纯粹,也不太为时风、潮流所左右。不会因为什么藏品这两年“不吃香”了而大规模抛售,也非现在流行什么而无主见地一窝蜂跟上。

  伴随着央视《寻宝》、《一槌定音》等节目的播出,在一个个文化之乡、书画之乡,我们发现,收藏群体正呈“星火燎原”之势。因着收藏群体很强的市场活力和文化辐射力,地方政府也开始重视,并顺势而为组织收藏协会,建设古玩城、艺术馆。而且,还积极开展活动。如浙北的湖州,市博物馆今春开出沙龙,促进国有博物馆和民间鉴藏互动,提升群体影响力。3月20日,首场“湖州铜镜收藏与研究” 主题沙龙展开,吸引了上海、余杭及湖州本地的近20位铜镜鉴藏拍卖人士参与,其中既有博物馆专家,如上海的傅为勤,也有铜镜收藏家,如上海的陈学斌、长兴的柏文祥、湖州的高勇勇、姚国强等,还有上海泓盛拍卖公司铜镜主管高寒升等。大家围绕铜镜特别是湖州镜的收藏趋向、国内研究者资料汇集、以后的研究方向和路径等,展开了热烈的研讨。现场还进行了铜镜收藏精品展赏活动。如此举措,借助同道的口口相传、媒体报道的“推波助澜”,必然会扩大“铜镜”、“湖州镜”收藏群体的影响和实力增强。基于文化爱好、地方特色和鉴赏研究的此类群体的“坐大”,必然对市场起到“稳定”而繁荣、健康的作用。

  近年来,网络的勃兴,使“网购”收藏群体雨后春笋般涌现,他们大多以新生代的年轻人为主。如一些艺术品投资的网站,实则功能是在网上运营的“拍卖行”,专营书画、纸币、邮票、文献古籍等。比之传统拍场内的价格,此类网站所经营的收藏品类并不高昂,并聚焦着热衷网上购物的年轻买家。这样的网站,让收藏“飞入寻常百姓家”,使大众收藏变为一种家庭文化装点、自我文化涵养、礼品文化消费的需要。在此,笔者呼吁,国家文化部门在出台政策时,应更多地鼓励、支持、培育这样的中介机构,以活跃市场,促进文化的大发展大繁荣。


  】【关闭
 

网友评论 共有 0 个关于本文章的评论信息
内 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