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资讯 > 综合资讯
使用帮助】【发表新文章

闲逛潘家园

http://www.huajia.cc  2014.02.27 20:08  来源:美术报 发表评论(0)

  爱好古董和收藏的人,几乎没有不知道北京潘家园的。在清末民初,许多满清的遗老遗少、达官显要,因为家道衰败本人又没有谋生的技能,只好变卖家产和祖宗遗珍过活。不过,对于这些一贯养尊处优的人来说,即使如此,还有一个脸面的问题,谁愿意成为坐吃山空的“败家子”?不得已而为之。趁着周末凌晨,自己或者请家丁摸黑到潘家园摆摊买卖。可以想见,那些个时辰,风很大,衰草枯树,从远处古城墙边传来京奉铁路空车相撞和汽笛低沉短促的声响,围脖把脸捂得严严实实的,一盏一盏的灯笼,跟着行人飘来飘去,影影幢幢的,人与物笼在其中,顿时就有着不真实的意味了。潘家园最早叫“鬼市”,我想恐怕不完全是因为天还没有亮缘故,旧物总给人时世沧桑的感觉,加上阴阳两界、睹物思人,就更让人冥想感怀了。后来,灯笼变成了手电,每到周末,一道道黄黄白白的灯光晃来晃去,摆摊的寻宝的很少同原先那样——人与物之间有一种亲密的关联,潘家园“鬼市”变成了潘家园旧货市场。

  1991年跟着朱伯谦先生去拜访冯先铭先生,在冯先铭先生的府上,大家也谈到了潘家园的事。冯先生说常常有人请他看从潘家园捣来的东西,有真有假,在博物馆工作多年,过目的陶瓷当以百万计,可是发现其中可看、可学、可研究的东西还是很多,好东西可以让你知道市场行情,仿品可以提高辨假能力,掌握仿品的各种情况,锻炼眼力。听冯先生这么说,真想立刻就去。但是,凌晨和周末,要同时凑齐这两个因素,似乎就比较困难。直到前年冬天,因为筹建中国财政博物馆的事去北京,逗留期间刚好有一个双休日,同伴又早早地约了中国历史博物馆的宋兆麟先生在那边等,这才从热乎乎的被窝里爬出来,了了这个心愿。

  潘家园在朝阳区东三环南边,从我们住的前门过去,大约十来分钟的车程。这一路,格外引人注目的是朴素的北方民居,青砖灰瓦,由于风吹日晒,已经变成了有些破败的深褐色,只有风中沙沙作响的白杨树凸现勃勃生机。并且,越往外走这种感觉越明显,料想当年的潘家园是比较偏僻、荒凉的地方。潘家园有两块牌子,一块是矗立在屋顶的红底白字——“城南旧市”,还有一块是横镶在进门处灰色的影壁上的金漆行书——“潘家园旧货市场”。

  进了市场,那个凌乱,那个热闹。一顶顶高大的铁棚屋下,摆着一溜又一溜的旧货地摊,纸张、陶瓷、铜器、玉器、石器等各种材质,旧钟表、旧皮包、鸟笼、瓦当、钱币等各种小玩意,沾上点旧的边的物品应有尽有。这些杂七杂八、五光十色的旧货,基本上以门类区分,间或也有些其他的东西夹杂在中间。旧货就是这么一些东西,当它们逐渐退出生活舞台的时候,我们还将失去许多许多,比如春耕夏耘秋收冬藏的自然秩序,比如淡泊从容、充满宁静之美的生活环境,比如食不厌精、脍不厌细的生活作风……一件件旧物寄寓着的一段段往事,自然会触动人们的想象、情感和审美感受。

  摊主来自全国各地,河北、河南、山西来的,甘肃、青海来的,最远的还来自西藏。他们把各自家乡的旧物,一纸箱一纸箱、一麻袋一麻袋地运来了,过道上,到处都是载货的板车,搬运工套着一件橘色的背心。到潘家园闲逛的人,捡便宜的,找资料的,找乐子的,其中不乏行家里手,也混着不少掮客、“托儿”,人人可以在这里一试身手,或撞一下大运,或在失落中重新寻觅。

  自然非常留心陶瓷摊位,这些摊位以清嘉庆、道光以后的仿瓷居多,要价500元、1000元的,最后一般百把块钱一件成交。摊主也怂恿我买,多漂亮呀,送人最实惠了,别人估不出价,以为是很贵的东西,即使看出来,也不能怪你,可能是你被骗了呢!有一个经营房地产的朋友,别人送她两件东西,一直宝贝似地藏着揶着,依我看也就是那些百把块的东西,她不信:“我们可不是一般的关系。”我又给她联系更权威的专家李刚先生,打开层层叠叠的报纸,李先生凝视片刻,十分含蓄地说:“如果是真的,那就要你几套别墅去换。”朋友追问:“值多少钱?”专家说:“仿制品里也有好坏之分,好的,也就是‘高仿’,贵一些,这两件仿得不算好,也就100来块钱。”朋友若有所失,坐在沙发里半天没有吭声。或许,她是把它们作为贵重礼品收进来的,她的损失、伤害来自经济、情感两方面。

  比起那些旧物来,人与人之间的亲切、良善、和蔼、信任,应该更有价值。当年“败家子”们变卖家产还顾及脸面,而今摊贩公然叫你去骗朋友,这与淡淡的一瞥与一张微笑的脸一样,留在心扉里的冷暖是大不相同的。送东西给别人,常规的理由无非朋友情深或者投桃报李,虚虚实实,骗得了别人,骗得了自己吗?


  】【关闭
 

网友评论 共有 0 个关于本文章的评论信息
内 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