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资讯 > 综合资讯
使用帮助】【发表新文章

西方之马

特邀撰稿 江苏镇江市文联副主席、画家 王川
http://www.huajia.cc  2014.02.08 10:07  来源:中国画家网 发表评论(0)

  在动物圈里,马最出名,也最受人类的宠爱。对于人类来说,马有百利而无一害,为人类提供了无数的帮助,它是人类最好的朋友。

  如果从生物学的角度来看,马只能为人类提供交通之利,它看家护院不如狗,耕畜之力不如牛,甚至司晨和肉味之鲜不如鸡,对它在饲养上所花的力气要远甚于它畜,但人们却是心甘情愿地侍弄它、喂养它。在历史的长河里,马已不仅仅是一种生活的工具,而成了人们的精神依托,甚至成了人们高贵身份的象征。没有人会因为家有良犬良牛而骄傲,但有了一匹良马就会身价倍增,皇帝会不惜发动战争、远征万里去求宝马。马已经进入了人们的心底深处,进入了人类的文化层面,升华到了人文的高度,也成为人类绘画的最重要的对象。

  尽管动物学家指出,马被人类驯化只是6000年前的事,要晚于狗和牛,但马的形象在人类的绘画中出现却是近两万年前的事。早在拉斯科和阿尔塔米拉岩洞里的壁画上,就出现了野马,长鬣奋尾的野马,桀骜不驯,咻咻然地站立在岩壁上,虽然只是一个剪影,然而呈现出的却是一种高贵。那时的马,还没有被人驯化,对人类还没有用途,但原始的人类已经注意到了它那矫健的雄姿,把它作为崇拜的图腾,祈求自己能够像马一样迅捷奔跑,马是速度之神。

  当马进入人们的生活之后,多个古文明的绘画作品中都出现了马。马是草原上的动物,是游牧民族的坐骑,所以它最早是跟随着游牧民族的征战而奔向世界的。有人考证,最早的马出现在3000多年前的古巴比伦,当时那里是游牧民族驰骋交战的地方。慓悍善战的赫梯人和亚述人很早就驯服了马,他们不仅是世界上最早使用铁器的民族,还是最早驾驶马车的民族。他们驾着马车四处征战,无往不摧,两河流域都屈从在他们的铁蹄之下,马给了这些残忍的征服者以速度和力量。亚述人在他们的石板浮雕上留下了驾马车和骑马的形象:一副战车4位战士,两位射箭两位执盾,可攻可守,所向披靡,是当时最厉害的坦克,萨尔贡二世就靠着它们横扫两河。

  埃及本不产马,它那沿河的狭长平原和遍布的沙漠没有足够的草地来养活那些动物,早期的任何艺术品中都没有出现过马的形象,只有河马、公牛和狮子。然而,他们的敌人赫梯人和喜克索斯人为他们带来了马,因为那两个民族都是善于骑射的游牧民族。作为战利品,埃及人获得了马,也学会了驾驭马车,从此,法老们就登上了华丽的战车,与入侵的敌人作战。马的形象也在埃及的艺术品中出现了。不过,坐马车那是只有法老才可能有的待遇,平民、战士甚至贵族都没有可能登上马车。有一幅壁画上画着无敌的法老拉美西斯二世坐在马车上,弯弓搭箭、带头冲杀敌阵的场面,很多身穿条纹服装的赫梯人纷纷倒在马蹄之下。这幅壁画已是千古的经典,甚至被制作成黄金雕塑,作为珍贵的国礼赠送。

  古希腊几乎同时使用上了马。希腊的领土虽然一半位于海岛上,但它的民族中有很多是从北方的游牧地区来的,因此也带来了马。马在希腊的美术作品中很普遍,除了远处爱琴海中的迈锡尼和克里特岛文明之外,都有表现。希腊神话中的阿波罗就每天驾着金马车巡行天下,此外还有半人半马的牧神,说明当时的古希腊是半农半牧的经济。特洛伊木马的故事发生地在现在的小亚细亚半岛,那里紧邻赫梯,有世界上最大的马的模型,也暗示了3000年前马的文化。在希腊的陶瓶上,黑绘式和红绘式的马匹都有。古风时期,这种马是装饰性的,被简化成了几何体,有的是只是寥寥几笔绘就的剪影,有的是被添加了双翼或图案的装饰,或独行或被骑或驾车。到了后期,这些马的外形变为写实,与结构精准的人物形象一起,成为陶瓶上的普遍题材。古代的美术家显然已经非常熟悉马的造型和结构,用非常洗练而简洁的手法,就勾勒出了马的英姿,吒咤生风。古希腊很多重要神庙的檐间都有表现人们生活和神话传说的浮雕带,马是不可或缺的题材。雅典卫城的帕台农神庙檐下,有著名雕刻家菲狄亚斯创作的浮雕装饰带,160米长的平面上,雕刻着雅典人骑马出行、巡游全城来祭祀雅典娜的欢腾场面。体形巨大的马载着人,动态各异,马身上的结构被表现得非常准确,雄姿勃发,是不可多得的精品。这些浮雕带后来被搬到伦敦的大英博物馆,成为镇馆之宝,现在帕台农神庙的檐间还残留着一个马头,供人举首观瞻。德尔菲的阿波罗神庙檐间浮雕带上也有很多马的形象。雅典国立博物馆里有一尊巨大的青铜马,背上骑着一个小孩,写实的造型,等人大的尺寸,给人以震慑。希腊美术作品中的马与人物一起具有神韵。

  马的主要产地是欧亚大草原,中西亚的一些国家都是马的生活地,马在他们的生活中占有非常重要的地位,他们都是马背上的民族。

  印度地处炎热,草原不多,只有北方部分地区有马,马在这里也属珍稀。但是,北方的游牧民族给印度带来了马,2000多年前就产生过释迦牟尼出家前“打马四门”的故事,在佛教无像的时代,一匹罩着华盖的光背马就代表着佛佗的存在。被视为是印度国徽的阿育王柱上的4种神兽中也有马,它代表着南方,象征着速度。直到莫卧尔王朝建立,由于主政的是突厥人,所以马在这时的印度大行其道,很多艺术品上都有了马。印度新德里国家博物馆里有一尊用纯白色大理石雕刻的马,鞍缰之类的马具竟然用宝石和黄金来镶嵌装饰,显然是土邦王的用物,贵不可言。

  罗马人也很喜爱马,罗马人曾经征服了半个世界,它的陆军军团举世闻名,这其中就有马的功劳。罗马人养马爱马,在很多的艺术品中都表现马。罗马人喜欢为皇帝和将军造像,诸帝诸将都有骑马的形象。欧洲的文化中,马匹是不可或缺的,任何伟人都喜欢借骑马来显示自己的威风。在西方的绘画和雕塑中,马的形象不可胜数,遍行欧洲,骑着马的雕像随处可见。法国的路易十四好大喜功,他最喜欢把自己画成骑马的太阳王,在凡尔赛宫里,这种骑马的画和雕塑都有。无论是西班牙的国王或俄国的彼得大帝,都有无数的骑马形象,人骑在马上,就会借助马的身高而显得伟大,也会借助马的奔跑来炫耀飞速。美洲无马,任何印加、玛雅或阿兹台克人的艺术品中都没有出现过马的形象。地理大发现时代,西班牙人曾经带着他们的马征服了南北美洲,土著印第安人对喷鼻奋蹄的高头大马非常畏惧。但他们不知道,在遥远的地质年代里,始祖马就出自于美洲,只是在人类生存的年代里消失了。作为战利品,后来的印第安人也骑马,但他们已经来不及把马的形象刻画在艺术品上了。

  冷兵器时代,骑兵是无坚不摧、不可抵御的力量,经历过漫长的历史年代,马已成了世界之兽。


  】【关闭
 

网友评论 共有 0 个关于本文章的评论信息
内 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