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资讯 > 综合资讯
使用帮助】【发表新文章

民生银行和炎黄艺术馆“和平分手” 何去何从

http://www.huajia.cc  2013.12.14 23:11  来源:雅昌艺术网 发表评论(0)

近日,据可靠消息,民生银行和炎黄艺术馆“和平分手”,人员、办公设施已经开始正式办理交接手续。其实,在此之前,民生银行和炎黄艺术馆的分手已经初露端倪,2012年下半年,“民生系”的馆长何炬星、副馆长周旭君、伍劲、刁宣等相继离任,随后一直担任黄胄美术基金会理事的崔晓东担任馆长。

炎黄与民生的“姻缘”

炎黄艺术馆和民生银行的联姻,一直被认为是“银行+民营美术馆”的经典案例。6年前的2007年12月11日,中国民生银行和炎黄艺术馆向外界发布,以一亿元巨资长期资助炎黄艺术馆,捐助期为10年。由于要对艺术馆的软硬件设施进行大规模的改造,先期投入2000万元。当天,炎黄艺术馆召开理事会,选举了新的常务理事,并在新的常务理事会上任命了新的馆长、副馆长,炎黄艺术馆顺利交接。

而在此之前,由于缺少资金和投入,作为民营美术馆的炎黄艺术馆,面临着严重的经营问题,“到雨天这里会漏水。” 黄胄夫人郑闻慧曾介绍说,当时不仅展厅陈旧,甚至会议桌椅不能正常使用,全馆工作人员中更只有两名大学生。

当时主要的运营资金,是来自黄胄基金会的藏画。2004年黄胄基金会是首届与拍卖行合作,共送拍了11件拍品,郑闻慧曾说,参与拍卖的一个目的就是“为黄胄美术基金会筹集资金。” 当年9月份,黄胄美术基金会将在全国第十届美术大奖中颁发“第二届黄胄美术奖”,还由教育出版社出版《黄胄精品集》大型画册,仅靠基金会数百万元存款的利息,难以支撑这么大的开销。

与此同时,民生银行正筹划着自己的艺术蓝图。2007年起,中国民生银行在艺术领域发起一系列活动,从组织艺术基金、赞助艺术北京到主办方力钧画展,再到捐助炎黄艺术馆。谈到与炎黄艺术馆的合作,民生银行原品牌管理部总经理何炬星在接受采访时曾说,“炎黄艺术馆关注于20世纪80年代以前的中国美术;民生现代美术馆偏重于当代艺术,更注重实验性。炎黄艺术馆已经展开了一条“中国20世纪美术”的线索,并且分别打开了现代美术奠基人系列和延安以来革命美术开拓者系列。这两个系列构成了80年代以前的中国美术主线。”

在合作的六年间,民生银行和炎黄艺术馆的合作进入“蜜月期”,举办了《二十世纪中国画大家·黄胄》展、《中国现代美术奠基人系列·徐悲鸿大型作品展》、《中国现代美术奠基人系列·刘海粟大型作品展》、《中国现代美术奠基人系列·颜文梁大型作品展》、《借古开今-黄秋园艺术展》、《水落石出-谷文达早期水墨作品展》、《炎黄艺术馆20周年馆藏精品展》等展览,“取得了很好的口碑和社会效果。”

而这一切随着2012年6月艺术“查税门”的发酵,民生银行重新调整其战略,馆长何炬星、副馆长周旭君、伍劲、刁宣等相继离任。

“有缘无分”

对于炎黄艺术馆和民生银行的“分手”,艺术圈里的人普遍觉得挺遗憾的,“这原本是互惠互利的事情,但却没有结出好果子。民生银行和炎黄艺术馆合作之后,没有改变炎黄艺术馆的名称、性质、宗旨,所要做的无非是提高管理水平和经营理念,举办更多、更好的学术展览、研究活动,扩大炎黄艺术馆在海内外、艺术界内外学术和社会影响力;民生银行赞助艺术,一方面提升社会形象,同时艺术基金的推出也使得银行有了更多的金融产品。”据长期观察艺术市场的赵刚说。

更重要的是,民生银行作为最早涉足艺术市场的银行,具有表率作用,随后在很多展览中都看到大型银行的影子。民生逐步退出后,其他银行与艺术的交集也少了很多。”

而刘鑫则认为,民生银行和炎黄艺术馆的分手,从某种程度上是必然的。“民生银行虽然介入艺术圈比较早,力度也比较大,但其和炎黄艺术馆的分手,也表明其内在难以解决的问题,比如如何摆脱偷税漏税、利用艺术品洗钱嫌疑。仅仅一个纳税门事件,就使得民生在艺术方面战略收缩,这本身就说明银行与艺术合作的脆弱性。

其次,民生把与炎黄艺术馆的合作,作为体现其社会责任的重要方面,但并没有成熟的商业运营模式,这也是银行业迟迟未能大规模进入的重要原因。”

劳燕分飞,何去何从?

民生银行与炎黄艺术馆分手的同时,其一直筹划的中国最大的非营利美术馆——北京民生现代美术馆也一直未有进展,据知情人士说,“这个项目尚未启动就终结了,目前正洽谈违约金,金额大约在800万左右。”美术馆原本计划利用原北京松下彩管厂大型车间厂房改建而成,与798艺术区仅一路之隔,展馆面积35000平方米,于2013年下半年正式开馆。

但这并非意味着民生银行已经放弃了艺术板块,其依然拥有上海民生银行现代美术馆。从目前来看,“应该是民生自上而下的战略转型”。据了解,民生银行日前宣布成立民生私人银行艺术品投资与收藏俱乐部,为客户提供专业的艺术品收藏鉴定、采购、拍卖、保函、抵押贷款等服务;开展艺术品鉴赏沙龙、艺术品鉴定培训活动策划并举办境内外艺术展示、交流等活动。

与民生银行分手后,炎黄艺术馆面临的首要问题就是运营资金问题。一方面,炎黄艺术馆一方面增加了商业展览的比重,“目前一层价格在每天2万左右,二层1.5万,但因为炎黄展厅就两个,所以无法根本解决其资金难题。”

像2004年一样,卖画成为最直接、便捷筹集资金的方式。2013年秋季“黄胄美术基金会推荐专场”的12件拍品是由保利拍卖和黄胄基金会合作推出,所有作品都经黄胄家属严格把关,总成交额为1.65亿,最终成交10件,成交率为81.82%。

“保利拍卖将向黄胄美术基金会捐出此次秋拍《欢腾的草原》和其他黄胄作品的部分佣金,并希望与基金会形成长期合作鉴赏黄胄作品,在每次保利春秋季大拍中推出‘黄胄美术基金会推荐作品专场’。”之前北京保利拍卖的执行董事赵旭宣布。


  】【关闭
 


  • 相关画家 

  • 相关美术馆 
美术馆:

网友评论 共有 0 个关于本文章的评论信息
内 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