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资讯 > 专家评论
使用帮助】【发表新文章

危险的中国当代美术

韩国艺术家金兑庭教授访谈
http://www.huajia.cc  2013.10.01 14:43  来源:网络 发表评论(0)
 
1 2

    2010年4月23日下午,七十三岁高龄的金兑庭教授第三次抵达郑州,因为应邀参加“龙门阵——现代书风国际二十家作品展”,他在郑州、洛阳,逗留了十余天时间,与书画界的朋友一起造访名山古刹,刚好在一起游玩闲居时,本刊记者对其进行了轻松不拘的访谈,说是访谈,还不如说是聊天更恰当些。因为金先生青年时曾留学台湾,并问道于张大千先生门下,所以一般的聊天他的中文是没有问题的,但是谈论艺术时,一些专业术语或者内心感悟的东西还是不能准确生动的表达出来,但这不影响他对艺术直觉的表述,也许看起来直白,不绕弯子,浅显易懂的表述更能看出一个人的眼力与内心的深度。所以对于金先生的谈话我们保留了原始的记录,并不作修饰与改动,他的看起来似乎有些不太顺的中文表达里,反而有我们日常已经忘却的那些文字的真义。有心人自会读出其间的味道与意思。
    在访谈中涉及到的艺术家基本上都是临时在身边的画册中翻到的,无论说好说坏,都是金先生自己觉得值得一谈的作品,他不关注的作品也一律匆匆翻过,一言不发,事实上在以下谈到的所有艺术家都是在中国当代美术界具有角度不同的影响力与可圈可点的实力。总之,艺术面前人人平等,谁都可以对作品发出自己的声音。实际上在当代美术界我们很难见到真正意义上的批评家,似是而非、一边倒的恶劣文字遍布四处,我们很难听到对艺术发自内心的纯粹的深刻的声音。结果,我们在对金先生的采访中,听到了他对中国当代美术发出的热诚的、慷慨的声音,简直让人感动不已。当然一切声音都是对事(作品)不对人,能够引起美术界的讨论与批评更是采访者与金先生所期望的。

    ○金先生,你怎么看中国当代美术的现状?
    金:中国美术最重要的不是油画,也不是国画,更不是其它什么画,而是文人画,文人画是中国艺术的灵魂性存在,中国哲学的不可言传的思想与精神,统统反应在文人画的笔墨境界里。这是中国美术最重要的艺术,但是在中国当代我们看到的,重要的精神统统变成不重要的东西,不重要的东西反而变成这个时代最重要的,简直本末倒置,真的变成假的了,假的变成真的了,乌七八糟的,在北京798、宋庄等等地方,看不到真正的艺术。所谓的当代艺术不过是美国人、西方人的娱乐产物,不是从中国人自己血液里流淌出来的精神与生命,这类作品不用多看,知道就行了。中国美术的未来与真正崛起还是要从自己民族文化的内在去探寻挖掘,“从母语出发”提的很好,就是要真正认识自己老祖宗的智慧文明,将这种原本的智慧文明在当下发扬光大,唤醒其内在新的生命,才能成就真正的中国当代艺术。真正好的艺术不是天上掉下来,完全是我们心情中出来的,艺术是心情最干净的时候出来的,我们的心污染很多,很多人没有洗干净自己的心。不干净的心灵怎么可以生长出来纯净的艺术?

    外国很多艺术家很纯粹,我在美国见到很多这样的艺术家,完全一心一意在作自己内心里的事情,日本也有很多纯粹的艺术家,他们对艺术都很虔诚,并有敬畏心。而我在北京见不到这样的艺术家,大家好像都很疯狂的丢了魂一样的追逐金钱、房子、名车,好像这就是做艺术的根本目的,太危险了,太可怕了,我从来没有见过像中国艺术家这么喜欢钱的艺术家,中国当代美术的确走到了危险的边缘。

    我见到太多的中国艺术家都是自高自大,傲慢的,作为艺术家是很危险的,应该谦虚。中国大多的艺术家太现实了,不考虑精神,只考虑金钱,市场,送礼等,中国的艺术家大多都是这样的。真正好的作品不好卖,很多人也看不懂,真正好的艺术家的作品不好卖。真正的艺术家很纯洁,好看的艺术好卖,水平最差的买的最好,在国内摆地摊的到国外去打旗号称‘著名艺术家’的作品却卖的很好。美国人的眼睛不一定就是雪亮的,自己的艺术只有自己内心最清楚,别人也许只看热闹,热闹过后会留下什么?中国现代的艺术家画得写得都很快,自己的精神完全没有了。

    ○ 你看看他的作品,您认为怎么样?(身边刚好有一本大画册,随便翻到国家画院范扬的作品。)
    金先生用不是很标准中国话说:“画的很容易很熟练嘛,一般人会觉得好看,但我觉得不好看,学习黄宾虹的东西,离黄宾虹差的很远很远,字写的很光滑,轻飘飘的,也很难看,没有味道,少了深度。

    ○ 又翻到李世南的画,您怎么看?
   
金:李世南的线条是有价值的,作品不是好看的,真的艺术不是按规矩来的。有笔墨的精神深度,一看就知道嘛!我的眼睛锐利,还可以得,范扬的线条比起李世南就缺少了修养。

    石齐的作品,你觉得怎么样?
    金:线条很自然,不是随便出来的,很有心灵经验的线条。如果很故意、勉强出来的线条,我一看就知道”。

    ○ 看看《破茧——一了绘画艺术》里面的作品,说说你的意见?
     金:这才是中国当代最高的文人画,一了的水墨画是很高的,我打算把他的画作制作成版画在韩国推广,韩国的艺术家看到这本画册中水墨画吓了一跳,怎么会这样画,内在的精神是很高的。一了的画完全是自己探索出来的,齐白石吴昌硕是从以前的传统绘画中稍微变了一下传承下来的绘画语言,一了的绘画是直接接汉代的气,完全是原创的独立的精神。精神最高的是文人画,以前的这样的文人画出来了没有?一个都没有,完全自己的,完全变态,艺术的变态是最重要的,但是随时变态是最不好的。他画的“二奶山问禅”很好笑。这种笑是从内心里自然生发出来的喜悦,有点象“拈花微笑”。

    ○这次参加“龙门阵”展览的石开的作品,您觉得怎么样了?
   
金:石开是很认真,太认真,古代的线条可以做,但是自己的线条不能出来,是聪明的,聪明有两种,他是小聪明,应该大聪明的嘛!大聪明为什么不能做呢!一了的画是以前遗留下来的文人画不一样的样子,完全是他自己的样子,完全是独立的,独特的,齐白石、吴昌硕很大的画家,他们是传统的文人画是稍微变了一下,他是完全变成自己的东西。

    ○看看这本画册上吴冠南的作品?
    金:笔性还可以,精神没有深度,还是读书少的缘故,精神不够,乱七八糟的,原因还是骨法,骨法没有,变化没有用,骨法是骨头里面的东西,骨法不是技巧,不是规矩的,骨头不结实,怎么办,这是根本嘛,没有根本也绝对达不到精神的意境,真正的艺术不是按规矩来的。

    ○中国书法院王镛的书法呢?
    金:王镛的作品如果不是在那个位置上,他也不会有这样的影响,精神不深刻,画的东西十几年都是一个样,很自足,自满的样子,自高自大,做艺术怎么能这样呢!

    ○看梅墨生的作品,说说您的意见?
    金:生气不够,里面活泼的精神没有,可以是可以,有一点故意纯粹故意文气的感觉,还没有到那种境界呢!都是故意做出来的。深度不够嘛!

    ○看看齐剑南书画集,您觉得他的书法怎么样?
    金:笔性很危险,收笔这样最不好,故意的夸张,我不知道这个人是谁,看他的笔性就不行,没有真性情,他缺乏过程,他想法很好,对于艺术的理解也不一般,但是太着急的感觉。

    ○河南书法家胡秋萍的书法呢?
    金:她本来有很好的基础,但是笔墨里面有自高自大的味道,夸张,笔性写坏了,为什么呢!自高自大嘛!真的需要冷静的思考。

    吴悦石的作品您怎么看?
    金:线条可以,是懂线条的,精神也可以,但自己语言的深度还不够。

    ○看看上海陈家冷的作品?(美术报刊登的作品)
   
金:装饰意味太强,工艺的痕迹重,都是小聪明,随随便便变,这样不行,

    ○看这个画,中国很有名的。(李津作品)
    金:有一点意境,笔性也很好,很艳俗很性感的美,但是看多了总觉得笔墨太甜了,甜得东西多了就会有点腻的感觉,当然这是个了不起的画家,他懂整个中国文化艺术的体制和特征。

    李孝萱的画怎么样?
    金:笔墨修养很好,但是线条随随便便,不是很耐看,深度不够,人物的表情还可以,也能看出他的才气不一般,但是才气有时候也是很危险的。


 
1 2
  】【关闭
 


  • 相关画家 

网友评论 共有 0 个关于本文章的评论信息
内 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