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资讯 > 媒体报道
使用帮助】【发表新文章

淄博“潘家园”亟待再破题(图)

http://www.huajia.cc  2013.07.04 16:26  来源:鲁中晨报 发表评论(0)

    提起北京的潘家园古玩收藏市场,相信许多人都不陌生,淄博市也有自己的“潘家园”,那就是淄博开元文化市场。在淄博市张店区近期的道路整顿中,紧邻张店西二路的淄博开元文化市场的部分地摊市场被取缔,这引发了业内的不少争议。
    摊贩店外经营妨碍了文明城市的创建,而作为古文化的代表之一,取缔地摊文化市场又会对淄博市的文化氛围造成一定的损害。地摊文化市场该何去何从?

    近半数占道地摊被取缔

    5月7日,张店区城市管理行政执法局对张店区美食街以及西二路两条道路进行了整治,过去混乱的两条街道恢复了整洁,然而随着道路整治的开始,辉煌了16年的淄博开元文化市场的近半数古玩地摊也被取缔。
    6月15日,记者来到了开元文化大世界,曾经楼前楼后布满地摊的人行道上如今空空如也,“到周末的时候地摊就满了,不过自从上个月这条道路整顿以后,西边最聚人气的地摊全部被取消了,地摊不允许再摆到人行道上,来逛的人少了很多。”一名地摊经营者告诉记者,此前开元文化市场的地摊曾是附近最吸引人气的地方,随着地摊文化市场的壮大,地摊经营者每到周末就会把自己的摊位摆放在西二路的人行道上,“没整顿的时候,周末从这条街上摆摊的人能有上千个,从美食街一直摆到新村路。”
    由于文化市场的兴盛,很多外地的古玩爱好者和经营者,每到周末就会齐聚张店,在这条街道上抢占一席之地,等待买主。也正因此,每到周末,狭窄的西二路总会成为交通拥堵的重灾区,“有些摆摊的直接把摊位摆在马路上了,这条路本来就窄,再加上占道经营,交通经常特别拥堵不堪,卫生也不好。”张店区城市管理行政执法局的陈科长告诉记者,店外经营导致的交通混乱和环境卫生问题是此次整顿的最主要原因。
    “对于西二路和美食街的整顿,我们认为是有必要的,但开元文化市场的地摊有其特殊性,与其他的商户不一样。”经营了近20年的地摊文化市场部分被取缔后,开元文化大世界的总经理王永剑显得有点惋惜,“围着开元文化大世界,我们规划了500多个地摊,目前涉及到店外经营的有100多个摊位,但这100多个摊位是最吸引人气的,也是最有价值的。”
    他告诉记者,开元地摊文化市场的兴盛吸引了全国大量的收藏爱好者,此次对部分地摊市场的取缔,对张店的古玩市场打击不小,“除了这500多个摊位,其他摆摊的都是自发前来的,并不是我们规划的,他们看中的就是这个市场的人气。在古玩圈子里,淄博的古玩市场在全国还是有些名气的,一旦取缔,很难再恢复了。”

    解不开的地摊情缘

    6月16日,是个星期日,对于卖古玩的摊主来说,又是齐聚张店古玩地摊市场的日子。
出乎记者的预料,当再次来到这里时,古玩地摊市场火热依旧,在人行道上经营的地摊依然存在。“今天那些摆地摊的4:00多就来了,我们城管执法局工作人员来的时候,他们已经摆满了,再轰走的话很难,所以今天就网开一面了。”陈科长说,为了保证开元地摊市场不占道经营,他们安排了四名专职人员在周日进行盯守,“没想到他们来得这么早,也没想到这个市场有这么大的吸引力。”

    陈力(化名)是一名来自陕西的古玩商,他经营的玉器地摊规模在整个地摊市场中数一数二,在过去的几年里,每到周末他都赶往全国各地有名的古玩市场摆摊。他是淄博古玩市场的老熟客了,“我上个月来的时候,外面的摊位不让摆了,里面的又抢不上,没办法就收拾东西去青州了。这次来得早,想碰碰运气,没想到城管竟然没轰我们。”

    陈力说,几年来他在全国的古玩市场交了很多搞收藏的朋友,而这些朋友就是在摆地摊的时候认识的,“摆地摊也不仅仅是为了挣钱,有时候我们这些搞古玩的碰到一起,就喜欢研究探讨古玩方面的话题,很多朋友都是因为一件古玩认识的,淄博也有我的老客户、老朋友。”

    “外面的地摊经营相对于楼内固定的店面经营,收入是小巫见大巫,而且地摊上的古玩品质的确良莠不齐,但这也是地摊的一大特色,很多老玩家就是喜欢逛地摊的感觉,不愿意进市场。”王永剑说,开元文化市场的地摊自从1996年建立以来,吸引了无数的“淘宝者”,虽然明知地摊上的古玩赝品占了大多数,但依然有无数玩家为此痴迷。

    “不逛地摊就感觉不是文化市场,古玩一旦进了高楼大厦,就完全成了一种商品,失去了‘玩’的意义。不仅是收藏者,很多凑热闹的人也喜欢从地摊淘宝,就算买的是赝品,也自得其乐,这其中的滋味不一样。”作为一名古玩爱好者,耿新对地摊文化感触颇深,他说逛地摊已经成了很多古玩爱好者的习惯,地摊带来的感觉对他们是难以割舍的。

    古玩市场发展遇困境

    虽然淄博开元文化大世界部分店外经营的摊位已经在道路整顿中被取缔,但王永剑依然在为保留文化市场的地摊而努力着。
    “现在我们把原先的那部分摊位挪到了地下停车场去了,对于地上保留下来的摊位加强管理,不能让这唯一的文化市场消失了。”王永剑说,如今的西二路地摊文化市场是淄博市古玩收藏界硕果仅存的一个,而在此之前,张店的其他几个文化市场也曾做过地摊规划,但最终都未能实现。
    “地摊市场对于文化市场来说至关重要,就像北京的潘家园、济南的英雄山文化市场,这些市场都是以地摊文化市场闻名的,而且淄博是一座文化古城,地摊文化市场也记录了城市的一段历史文化。”在一份资料中记者看到,如今的开元文化市场曾是张店的南城门,位于这里的耿家大院曾是一户身世显赫的家族。每到有大集的时候,远近的商户都会自发聚集在此,逐渐形成了一个大型的市场。
    “目前的地摊古玩市场,就是从前的大集演变过来的。就像现在一样,礼拜天上午,全国各地的文物贩子都聚到这里来,而且要提前一天预订摊位,一个摊位三五块钱,预订晚了就没有位置了。虽然摊位费的收入相对于整个市场的收入来说不值一提,但聚集起这些人来不易,这是城市的文化,尤其是像淄博这样的历史文化古城,文化市场是凸显文化底蕴的重要表现。”王永剑说,逛开元文化市场的地摊如今不仅仅是古玩爱好者的专属,也成了一些市民的休闲活动的一部分。然而由于受到地理位置、经营管理模式等方面的限制,如今的地摊文化市场发展缺失遇到了困境。
    “现在的市场之所以火爆,是很多原因造成的。首先是古时候大集就在这里,既有人气又有文化的积淀,其次是因为这里是张店区的商业中心,人气旺。但也正因为是商业中心,寸土寸金,各种商户都入驻,文化市场的发展空间渐渐被挤压,这里的地理空间又不足,所以想扩大经营也很难。”他告诉记者,开元文化市场的地摊曾经试图“占领”附近的商户,但因为协商不下而流产。

    市井文化不能没发展平台

    整顿城事道路的店外经营对于城市的发展无可厚非,但在整顿中如何保留住一份古城文化也引起了讨论。
    “取缔开元文化市场的部分地摊后,我们也向当地政府发出过建议,希望能够保留这片市场,毕竟形成这样的一个市场不容易,一旦取缔,想再恢复起来就难了。而且摆一些文物总比改成停车场放汽车好看。”山东省收藏者协会的一名内部人员告诉记者,他们曾经建议对地摊文化市场进行特殊管理,“地摊文化是市井文化的一种体现,同时也对一个城市的经济起带动作用,地摊文化市场与城市的发展并不违背。很多地方为了建立这样一个市场,都是付钱吸引摊贩,来培育市场,一旦市场形成,回报可能极大。就像是北京的潘家园,已经成为了中外闻名的文化市场,它所带来的文化效应和经济效益都是有目共睹的,希望当地政府在规划的时候不要一棍子打死。”
    作为仅存的地摊文化市场,开元文化市场地摊的去留也是市井文化能否延续的一次考验。
“新城市的发展与古城文化应该找到一个更好的平衡点,既保留古城有特色的城市名片,又不妨碍新城市的建设,这是所有古城发展中都会遇到的问题,怎样寻求一个平衡点、实现双赢是关键。”山东农业大学城市发展与规划的张教授说,利用古城的文化积淀来发展文化经济已经成为了一条古城新建的模式,也是古城文化延续的道路。
    而对于16日上午的地摊恢复经营,张店区城市管理执法局的陈科长说,这并不代表从此以后对占道经营的地摊放松管理,更不是默认,“这次是特例,我们也是为了避免执法中产生不必要的争执。以后对这条道路将会形成长效管理体制,市场慢慢规范化之后,这种现象就不会产生了。”当记者问到地摊文化市场是否有保留的希望时,陈科长表示目前没有,“道路规划是市里统一决定的,目前不可能单独为这一片市场保留,不过日后是不是会针对文化市场采取特殊的管理模式,我们也不好说。”


  】【关闭
 

网友评论 共有 0 个关于本文章的评论信息
内 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