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资讯 > 媒体报道
使用帮助】【发表新文章

陕西书协乱象:摆地摊的造假的都当上副主席

http://www.huajia.cc  2013.04.01 20:29  来源:南风窗 发表评论(0)

  因为今年换届时非常夸张地弄了64位“领导”(两人为兼职),很多还是官员,陕西省书法家协会一下子就火了。

  “领导”是这样分配的:主席1名,常务副主席16名,副主席18名,名誉主席11名,顾问6名,秘书长1名,驻会秘书长1名,副秘书长10名。

  上届省书协理事遆高亮,被选为排名最末的副秘书长。但就在“换届选举”后的第三天,即2013年1月24日下午,遆高亮在微博发布消息:“本人才疏学浅,一介书生,只会写字,陕西书协坑深水脏,无法忍受,特郑重宣布辞去陕西省书协副秘书长一职。”

  这一丑闻很快被捅破、扩散。《南风窗》记者调查发现,陕西书协,早就是一个名利场。

  乱套了

  在接受《南风窗》记者独家采访时,遆高亮说,本届陕西书协领导,一是在职官员多,二是“书法票友”多。“我的学生都弄成副主席了!在书院门前摆地摊的、造假的,都当副主席了!但有些官员副主席还不如摆地摊的写得好呢。那些底层人是靠书法吃饭,还有一定基础。”

  “这么多官员跑到书协来,是来推动书法艺术发展的?都是来捞一个帽子,是冲着钱来的!当了主席或副主席,他的字就可以涨价。”

  《南风窗》记者问:“你辞职他们批准了吗?”遆高亮回答:“他任命我也没经过我的批准,没告诉我,事先没一个人跟我商量过。”

  遆高亮认为,陕西省书协这次换届选举的主要问题,一是没了规矩,什么人能当主席、副主席,年龄、专业性要求是什么?二是没有人数限制,特别是副职。“没考察,没公示,直接拿出个名单,现场让大家画,不同意的画一个圈,同意的把票一交就行了,不是瞎闹吗?黑灯瞎火的,口袋里卖猫,不让你看,一摸就定下了。”

  这次当选的省书协34位副主席,有9位的作品一次也没入选过全国三大展(兰亭展、全国展、中青展),也不是中国书协会员,连主席的书法都没入选过三大展。

  遆高亮说:“我担任中国书协评审委员会委员和行书委员会委员,是专家库的成员,我做个陕西书协副主席还不够格?我能委身于你这里当副秘书长?”

  这件事,省书协内部发声反对的不多。“这件事都弄这么大了,记者来问,还都不敢说,怕得罪领导。”除遆高亮外,也没有其他当选的主席、副主席、秘书长、副秘书长请求辞职。省书协对遆高亮在微博上的发言不予置评。

  早有洋相

  陕西省书法家协会成立于1979年10月,是全国最早成立的书法家协会。正是在陕西省书协的带动和鼓舞下,中国书协及全国各省市区书协于1980年代初陆续成立。

  但陕西书协自成立起,就陷于内斗。用书协创办人之一,第一届书协常务副主席兼秘书长薛铸的话说:“陕西这个地方实在是太邪了,只要是好事就有人插杠子……”各种人都上来了,内部人士“争名争利争席位,争到之后只是为了抬高自己作品的价位”。会员反映说省书协成立以后,反倒使陕西的书法落后了。

  2006年6月,陕西省书协换届选举,选出17位正副主席,6位正秘书长,在全国最早“破格”。用遆高亮的话说,那年陕西书协已“在全国出了一回洋相”。

  在那次换届选举之前,陕西省书协已有16年未曾换届;之后,正常的换届原本应该在2011年5月至6月期间,但拖来拖去,直到2013年1月,突然要换届选举。

  遆高亮说:“书法、美术是个体创造活动,要交流自己找人交流,你给它引到邪路上了,争得头破血流。”

  陕西篆刻家安木认为,这次换届丑闻,明显是书法家自己搞成这样的,不可能是书法界以外的人搞的:“如果书法家都不是这种态度,怎么会出现这种情况?明显是自己队伍中出了问题:先是向经济、利益低头,再向权力低头,出现这种结局很好,自己把自己打败了。”

  本次换届风波后,省书协一些副主席发短信给安木,表达“滑稽”、“无奈”之观感。“他们没有人说到‘卑鄙’、‘耻辱’,其实他们正是耻辱的制造者、帮助者,请问你们哪一个的当选是真正符合选举规则的?”安木不客气地说:“……如果这次弄34名副主席大家能容忍,下次弄个一百单八将,也完全有可能。”

  书风大乱

  声明辞去书协副秘书长一职后,遆高亮还通过微博,公布了陕西作协主席贾平凹发给他的短信:“刚听到消息,不解和气愤书协怎么能那么多副主席?为什么没遆高亮?这不成笑话吗?不进也好,也不影响你什么。吴振锋、马河声等等,走自己路吧,公道自在民间。”

  遆高亮短信回复:“真心感谢先生!”

  遆高亮辞职事件持续发酵一段时间后,省有关部门先后向贾平凹和遆高亮打了招呼,两人不再就此事对外发言了。

  贾平凹现在一幅字能卖到4万~5万元,甚至高达8万元。上门求字者络绎不绝。陈忠实一幅字也能卖到万元以上。两人在书画市场的走红,引无数陕籍作家竞折腰。山东作家莫言有一次在西安南郊某书城签售时,发现书城休息室挂了20余幅书法作品,一一细看后,莫言感叹“陕西作家都是些书法家”!

  陕西书法界普遍认为,贾平凹卖的不是字,是名气,是“名人真迹”。但也有人说,贾平凹的字,比现任陕西省书协一半以上的副主席都好。篆刻家安木就认为,贾平凹的字才是真正意义上的书写,他写字是为表达他的东西,不是为了写得端正。

  “他们贬低老贾没有道理。”安木说,“老贾不与其他写字的人争利,没有借助书协这个平台,他是自己建立起来的名望,是劳动所得。他写的东西是自己创作的心中话,心中字,你怎么跟老贾比?”

  当代陕西书画家,普遍传统文化修养不够,“诗书画印”都能掌握的已属凤毛麟角,不说诗和印,能把书、画合到一起的也少。书法家大部分做不了诗文,能把20来首唐诗运用纯熟就是高手了。

  近几年来,中央提倡“延安精神”,加上以中年消费者为主的人群有“‘文革’情结”和“毛泽东情结”,抄写毛泽东诗词的书法作品也多起来。《沁园春·雪》是被中国书法家抄写最多的毛泽东诗作。

  1980年代,庞中华教中小学生硬笔书法,成本低,学习方便,但书法界不屑一顾,认为硬笔书法不算书法,不是艺术。“他们写的也不是艺术,艺术要有唯一性,怎么能重复制造?”安木说。

  兰亭奖是中国书法界的最高奖项。陕西省书法家获得过这个奖项的,第一届有4个,第二、第三届共有三四个,第四届“剃了个光头”。

  2004年4月,陕西媒体《华商报》连续发文,揭露本地书画圈之种种“病相”,包括“一些书画家千方百计地挤进政协”、“书画家人文、文学修养差,能自作诗词的已属凤毛麟角,真正愿以艺术为己任的更是屈指可数”、“不少书画家热衷于‘跑堂会、赶场子’,有些书画家则热衷于组织、穿梭于各种有偿笔会,被戏称为‘怀揣狼毫到处咬人’”、“书画家普遍性的纳税健忘症,流失巨额税款令人触目惊心”。当时率先揭露书画家此类“病相”的安木断言:“陕西书画名家所偷逃的税款,建1000座希望小学也绰绰有余!”

  2006年7月,时任西安市文联主席的贾平凹在某个公开场合说:“当今书风大乱,正邪难分,优鄙难辨……”

  究其原因,安木认为,陕西书法家多来自农村,他们反封建,反剥削,但不反官僚,甚至崇拜官僚,以走入仕途,仰人鼻息为个人奋斗之成果,这与现代知识分子精神是两回事。“他们受圈养的时间过长,一放出来就迷路,你的独立思想在哪?自由人格在哪?你要在这两个方面考虑,就入不了那个局。”安木说。

  名利场

  西安主营书画的画廊有200多家,多以售画为主,主营书法的没有一家,因为卖字的利润太薄。陕西省一流画家、一幅画能卖四五十万的有10几位,他们的作品长期占领着画廊;书法作品的售价能达到画作1/10就不错了。陕西也就五六个书法家的作品能在画廊流通。

  一些书法家起步时,与画廊商议,把他的作品先挂在那儿,卖掉后再分成。省书协前秘书长吴三大的字卖到1000元一幅时,有个经营画廊的朋友,从他那里一次拿了50张字,结算过2万元后,那人不见了,到现在死活不知。现在吴三大直接把字卖与画廊,价格可以低些,但要当场结算,概不赊欠。

  某些书法家频繁流连于堂会。哪家饭店开业,老板一叫就去了,写幅字,领个红包,吃喝一通走人。有些书法家感到协会无法帮助自己,就想办法进入人大、政协,有了这个外衣,不但卖字不纳税,报纸还可以宣传他,对他进行保护。

  陕西画廊经营者文化水平也普遍较低,有的老板拿一幅字念不下来。画廊经营者对古字画没有鉴别能力,经营古字画的很少。当代书画家为了利益,不得不受经营者胁迫;市场上充斥着大量大路货,业内称之为“行活”,一张字能写几十、上百张,除了年款不一样,其他都一样,有人称此为“活着的死人,堕落的创造”。

  陕西书法家大部分都有本职工作,真正职业化的很少。他们在江湖上的协作性也差,一盘散沙,各有几堆,形成若干个小团体。

  实际上,大量私下成交的书法作品,并不是通过画廊,而是画托(或字托)。陕西的画托(字托)有成千上万,有的书法家本身就是字托:你来买我的字,我把朋友也介绍给你,或者我从朋友那里拿字,低买高卖给你。有的领导干部仗着与书法家关系好,也去索字卖给别人。书画作为“高级礼品”,经常被用来行贿。有的行贿者买不起真货,只好去买假货,受贿的人一般也不会懂。有的字是书法家写了赠人的,但被卖出去了,他就否认是自己的作品,“你要想买就得从我这里拿”。有些热门名家因“水流得太快”,还默许弟子造假,自己题款盖印完事。有的官员下台后,拿出一大堆假画卖,被揭穿了也不敢声张。

  也有少数职业书画家,虽然满腹经纶,但性格耿介,他们受不了与学术无关的活动,社会认可度低,作品销售不畅,渐渐被社会遗忘,连正常的交际能力也成了问题,生活极其清苦。

  书法家王山枫说:“我从15岁开始搞书法,到现在62岁,一张纸都没卖过。因为没卖书法,名气就没有了。卖作品的名声都很高。”

  王山枫说:“陕西书协64位领导,这是个很羞耻的事情,做书法的为啥非要做个官呢?艺术与金钱是冲撞的,在你面前摆100万元,看你有没有心写字了?在书法创作中要丢掉一切,与艺术无关的事尽量不做。现任书协主席此前一直在当官,这个时间分配怎么解决?”

  “陕西书协64位领导”的新闻刚出来时,风声很大,但很快偃旗息鼓了。陕西书法和美术活动的消息,原来在报纸上是文化消息,现在是娱乐消息。


  】【关闭
 

网友评论 共有 0 个关于本文章的评论信息
内 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