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资讯 > 媒体报道
使用帮助】【发表新文章

陕西书协:副主席1年卖字收入数百万

http://www.huajia.cc  2013.03.18 21:07  来源:瞭望东方周刊 发表评论(0)

“同意候选人当选,不用画票,不同意某人,在他后面画三角符号,假设要推荐候选名单之外的人,就写在票上,”前述第一位受访理事说,“领导、监票人就在两边看,你只要动了笔,就表明你跟文联做对,不同意这些候选人。”

陕西省书法家协会(下称陕书协)1月换届,产生16名常务副主席、18名副主席。这个换届结果招致舆论哂然一时,报章、网络或指“官帽子满天飞”,或批“闹出了大笑话”,陕籍作家贾平凹发短信喟叹:“书协怎么能那么多副主席”

陕书协内部,不乏理事、代表质疑此次换届,他们曾寄望喧腾一时的舆论,认为“这下陕西在全国摇了铃了”,舆论沸扬必对书协领导有所触动,起码会对换届结果施以校正修补。

而历经月余之久,他们感到这样的希冀正变得越来越无力。“谁都知道一个省级书协选出34个副主席很荒唐吧?可是你闹你的,它荒唐它的。”一位理事在3月1日对《瞭望东方周刊》说,“书协的策略就是拖,拖到舆论消停了,这事也就过去了。”

陕书协属“人民团体”性质,“官帽子满天飞”的换届背后,有一套固有的社会团体组织领导机构选举程序。选举程序陈布于陕书协《章程》之中。

你只要动了笔,就表明你反对

1月20日,正值农历“大寒”,晚7时30分,陕书协第四次会员代表大会预备会议,在西安国际会议中心(曲江宾馆)二楼腾龙阁举行。

这是陕书协第四次换届。来自陕北、关中、陕南三地逾200名书法家代表,将在翌日为全省3000余位书协会员选出“自己的领导”。

按照最新修订的陕书协《章程》描述,陕书协最高权力机构为陕书协会员代表大会,会员代表大会选举产生理事会,理事会再选举产生主席1人,常务副主席、副主席若干人,组成主席团。

21日的选举工作按照《章程》紧锣密鼓地展开,至下午3点前,会员代表大会已如期选举产生了新一届由138名理事组成的理事会。

15时40分,理事会第一次会议召开。138名理事分两列坐成约10排,开始进入选举主席团的关键环节。

“临到选举前几分钟,陕西省文联的领导才向理事们公布新一届主席团候选人名单,当中一些人我们之前没听说过,更不知他啥时成了书法家。”一名理事告诉《瞭望东方周刊》。

陕书协是陕西省文联的团体会员单位,此次主席团候选人名单系由文联领导亲赴会场宣读。本刊记者了解到,这份候选人名单中除主席1名,常务副主席、副主席候选人分别为16人、18人。

“拿到名单一看,我就想站来问文联领导,首先,你文联和这些候选人是怎样搭上线的,是文联发现这些人能当书协领导,还是这些人来找文联,说他能当领导?第二,文联提名这些常务副主席、副主席的标准究竟是啥?能不能公布出来。”陕西一位书法名流、参会理事告诉《瞭望东方周刊》,但他最终说服了自己,把这些话咽了回去。

对接下来开始的等额选举,一些参会理事认为自己的选举意向会遭到彻底曝光。“同意候选人当选,不用画票,不同意某人,在他后面画三角符号,假设要推荐候选名单之外的人,就写在票上。”前述第一位受访理事说,“领导、监票人就在两边看,你只要动了笔,就表明你跟文联作对,不同意这些候选人。”

据多位参会理事描述,许多人生怕“带过”,选票一经到手,旋即交回。这样,文联所提35人主席团成员名单,全部顺利通过选举。

紧随选举之后,主席团通过1名秘书长提名,另设10名副秘书长,再聘11人为名誉主席,聘6人为顾问。至此,经媒体统计,陕书协一次换届产生“领导”62人。

1月25日,陕西本地媒体以《陕西由书法大省变身书法强省指日可待》为题,整版报道此次换届,并直呼新当选的书协主席,即历任榆林市委书记、市人大主任、陕西省委统战部长的周一波为书协“一哥”,更摘录“一波语录”,“文化像一枚铜钱,投出去不是正面就是反面,走不好可能带来负面效应。”

不想一语成谶,报纸公开一长串书协主席团名单后,激起舆论反弹,“大秦帝国,你这是要横扫天下书坛么?”随之而起,包括“新华视点”在内的国内诸多媒体,纷纷质疑陕书协“官帽子满天飞”。

16个常务副主席系上届副主席整体“安置”

新一届陕书协秘书长王改民,此次亦当选为常务副主席,他历任陕西省委副秘书长、秘书长,现已年届65岁,为陕书协CEO式角色。

3月4日,《瞭望东方周刊》追问,此次换届中35名主席团候选人依据什么程序、标准聆选圈定,其表示,他仅是换届之后的秘书长兼常务副主席,并不清楚名单如何提出。

本刊记者就此问题致电参与主持此次换届的陕西文联党组成员黄道峻,他表示:“我们现在统一由王改民对外说”,“这个问题他应说得清楚”。随即,连声“喂喂”之后挂掉电话,待记者再次致电,均通而未接。

本刊记者询问王改民,书协16名常务副主席、18名副主席的架构,基于什么样的工作考量,目前领导之间如何分工、如何配合工作。对此,王改民说,书协尚在酝酿研究,“看看怎样让这些人搞工作。”

既然连主席分工尚不明确,之前又如何确定主席团领导职数应为35人呢?王改民答复不知道,说“这是上一届的事情”。

王改民本人为上届书协副主席兼秘书长。

早在2011年6月,上届书协主席团5年任期便已到期,当年8月,开始筹划换届,并展开书协会员代表和理事候选人的确认工作,但换届大会一拖再拖,直到今年1月才得以进行。

多位两届理事向《瞭望东方周刊》透露,圈内原先有说法,这次换届,原主席雷珍民将获连任,主席团人选也大致划定,但在换届前约半个月,忽传周一波当主席,“主席一变,整个人选方案跟着就变了。”

从后来呈现的换届结果看,常务副主席实际是上一届副主席的整体“安置”。

上届书协设主席1名,副主席17名,此次换届有4人退位,剩下14人加新增王春新、于唯德两人,构成16名常务副主席团队。王春新系武警陕西总队司令员,于唯德任职西安工业大学艺术传媒学院院长。

对于18位候选副主席,换届组织方在21日选举当天提供给参选理事的资料介绍中,并无书法造诣方面的专门介绍,也无任职能力描述,只提供职务头衔供识别身份。

仅从头衔上很难看出与书协副主席任职的关联性。比如,介绍岳崇为省监察厅副厅长、省政协常委,介绍杨稳新为省移民办主任,介绍卫双良为省财政厅生产资金管理局副局长,介绍吴福春为陕西万通管件制造公司总经理。

介绍59岁的马凤炯时,除籍贯、生平、学历,还有省政协常委、省邮政公司总经理、省集邮协会会长3个头衔,也无书法相关履历。

麻天阔个人资料中,还出现“北京博联社陕西博友会主席”身份。博联社为北京一家公司打造的博客社交、交友平台。

此次有多位陕书协理事,他们或系兰亭奖获得者,或系中国书法家协会专业评审委员,但并未进入副主席候选名单。

书法兰亭奖是中宣部批准的全国综合性书法专业奖项,与戏曲梅花奖、电影金鸡奖、电视金鹰奖并列为我国艺术门类最高奖,又被视为书法届的“茅盾文学奖”。担任中国书法协会专业评审委员者,一般为国内书法艺术和学术翘楚。

“如果把我们放进候选名单,咋介绍呢,有的副主席连中国书协会员都不是,那不难堪吗。”一位具有中国书协评审委员资格的陕书协理事说。

书协主席、副主席帽子下的价格形成机制

陕书协新一届主席团候选人究竟如何确定,在陕西文联与陕书协都没得到明确说明。

这种情形难免导致传言满天飞。比如,一位新晋副主席被指靠给老领导铺纸磨墨“打格格”(给宣纸打暗格)多年,才获特别提携,甚至一些官员当选被揣度为“赶退休前挤到书协领导位置”,“将来方便洗钱。”

传言归传言。在字画市场,书协主席、副主席帽子下的价格形成机制,确实有些踪迹可寻。

西安朱雀门内湘子庙街上,集中了数十家字画店,相较于书院门、大唐西市两处字画市场,这条街独以“高端”闻名。在街西头一家字画店内,上届书协主席雷珍民的一幅字,已经在进门显眼处挂了一段时间。

“他的字,4尺一幅的原来能卖两万多,现在不当主席,价格肯定会降,但具体降多少,还不好说。”3月2日,年轻掌柜接受《瞭望东方周刊》采访时,将雷划入“有名但没实力没水准”的行列,行情看跌。

新任主席周一波的字,此前在湘子庙难寻踪影,而现在,属于他的市场在逐步打开。上述掌柜告诉本刊记者,他知道周一波能写,也能画,但市场上没见过周的作品,不知道其水平高低。这时,店内一位驻足良久的顾客抢过话去,声称自己手头有周一波的作品。掌柜表现出浓厚兴趣,双方遂转入采购谈判,顾客方面报价单幅为八千到一万元。

不止湘子庙的生意人盯上了书协新任主席,西安一位字画店老板告诉《瞭望东方周刊》,此次书协换届后,西安一位文化口记者就打来电话,说他手里有周一波的作品,叫去看看。

周一波未来的行情已明显。业内人士断定,至少在今后5年任期内,他的字会逐年增值。

在陕西,字画交易并不唯一通过公开市场,书法家亦会直接向求购者售字,这使得他们的真实作品收入难于统计。据多位陕书协理事透露,一个副主席一年卖字收入可达数百万元级,他们作为理事,收入在50万到100万元之间。

“外面人根本看不懂,一个副主席,既不给编制,又不发工资,又不配车,还要交会费,有啥好争的?”一位理事说,“岂不知坐上这位子,便有大把的名和利。”

一位国内书法学术权威、陕书协理事告诉《瞭望东方周刊》,起初他想不明白,文联的人又不蠢,为何要设置这么多副主席,“后来顿悟了,这跟开发商卖商铺是一个道理,多设一个主席等于多出一间商铺往出卖。”

你若反对,说你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

在陕西书法圈内人士看来,此次书协换届并不是闹一出笑话那般轻松,“让陕西踏踏实实搞书法的人很不堪,给陕西文化抹了黑”。

陕西文脉深厚,在书法领域,因西安碑林而享有“书法圣地”尊誉。这种氛围之下,相对保守的陕西书法文人,由来自信而矜持。但如今书协“官帽子满天飞”,一下给陕西书法描绘出另一张脸面,“外头原以为,对陕西书法要像拜谒碑林那样屏息仰望,没想到这下曝光出来,好像陕西的书法家都在争权夺利。”

诸如此类的舆论,把反对这次换届的陕西书法文人推入尴尬境地。“你若起来反对,外面以为你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领导也认为你是没当上副主席泄私愤,你反倒成了一个异类,没人同情你。但若忍气吞声,又像吃了个虱子在肚里。”一位陕书协副秘书长告诉《瞭望东方周刊》。

文人敏感而且细腻。受访书法家纷纷向记者倾吐他们得不到认可的惆怅与失落,一面在无从触摸的规则中感受到虚无、焦虑,痛恨书法界的秩序遭到权力挤压,另一面又不忍割舍与书协之间的利益。他们有过与书协决裂的冲动,然而终究放不下身段,更怕斯文扫地。

陕书协秘书长王改民告诉本刊记者,春节过后,书协各项工作将转入正轨。湘子庙街的生意人评估换届风波,认为,“影响一定有,但一段时间后,大家还是会追书协领导的作品。”

有消息说新近出现了一则情况,陕书协部分新任副秘书长以“副主席太多,伺候不了”为由,公开辞职。而本刊记者赴西安采访期间,原本打算受访的辞职副秘长最终拒绝见面。王改民则回应,书协从来就没有收到任何一位副秘书长提交的辞职信。

陕书协新任主席表示:“新班子首先会抓好‘三个一批’,即培养一批书法精英,推出一批书法精品,举办一批上规模、有档次、在全国能够立得住、叫得响、在历史长河中能留下时代印记的书法活动。”


  】【关闭
 

网友评论 共有 0 个关于本文章的评论信息
内 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