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资讯 > 综合资讯
使用帮助】【发表新文章

书画遭遇造假技术升级

http://www.huajia.cc  2013.03.16 20:56  来源:深圳特区报 发表评论(0)

  “今天书画界的情况,论创作,今不如昔;论鉴定,今不如昔;但论作伪,昔不如今,而且大大地不如今。”上海大学美术学院教授徐建融曾说。自唐代以来,收藏和造假就伴随而生,并一直延续至今。

  随着现代印刷、化学、机械等技术的进步,也间接促进了造假行业的技术革命,这一方面导致一些以往鉴定手段的失效,寻找新的鉴定方法成为当务之急;同时国家政策监管的减弱和利益的趋势,造假也正在朝着专业化、集团化趋势发展。

  1.遭遇新“技术问题”

  在拍卖公司预展的时候,除了现场观看外,一些藏家还经常会拿图录或现场拍的照片给某位专家看,以确认作品的真实性,为之后举行的拍卖做准备,这是很多藏家采用的方式。2011年时,藏家杨先生在南京某拍卖行看中了一张李可染的作品,自己不是很有把握,“于是我把作品拍照发给了研究李可染的专家,得到的回复是100%是真的。于是我就花了几百万买了李可染的这幅作品。”

  “取回拍品后,在自然光下打开一看,发现情况不大对。”杨先生要求拍卖公司退画,但拍卖公司否认了是印刷品的可能。杨先生将这幅字画送到相关技术部门进行鉴定,后来发现都是印刷品。

  杨先生找到该专家,得到的回答是“从图片来看,这张作品100%是真的,至于是印刷品还是原作那是另外一说”。

  最后,藏家将拍卖行告上法庭,至今这件事情尚未有结论。

  其实这样的案例很多。广州的林伟(化名)有一幅吴冠中的作品,“2012年5月的一天,我接到齐强(化名)的电话,说要借我的这件作品看两天。因为跟齐强的关系比较熟,之前也有过类似借画的经历,都是按时归还,中间并没有发生什么差池,所以就没多想,直接把作品借给了齐强。”

  两天后,齐强按时归还作品,林伟当时没太在意,就把作品收起来了。后来他在某次拍卖会上发现一张跟他的一模一样的作品,赶紧回家查看自己的那幅作品,“作品的颜色有些不对,其他都还正常,但我心里始终怀有忧虑,就拿去给鉴定专家看,结果发现这是一件复制品。如果不仔细看,真是以假乱真。”

  虽然这件事通过协商最后得以解决,但书画印刷的技术让林伟惊出一身冷汗,此后他随身带着一个50倍的放大镜,看作品时首先查看是否复制品。

  书画复制技术的进步让很多鉴定专家都措手不及,“现在在北京很多就是电脑复制、打印的东西,这些是很多博物馆的老专家之前所没接触过的,如果按照老的鉴定方法去对图章、气息、神韵,查著录等等,都已经失效了。”湖南省文物鉴定专家李智勇说,现在吴冠中的油画或水粉都可以打印出来,而且具有立体效果,现代科技已经到了肉眼无法达到的地步,“我们以前就是靠眼睛,靠手摸一摸就可以知道,现在靠鼻子闻,靠耳朵听。”

  2.从人工到高科技的产业造假

  在百度中输入“书画+造假”,得到了724000个结果,足见书画造假已经不是一个新问题,这也是艺术市场被认为“水很深”的重要原因。

  中国其实自古以来就有造假的传统,造假技术渐趋完善。据多年从事书画鉴定的萧平介绍说,“传统造假主要有几类:一是临摹,这也是学习中国画的重要手段;二是仿制,这是最常见的造假手段;第三是向壁虚造,是一种臆造,是技术含量最低的造假手段,但也能骗到人;四就是半成品造假,画家本人画到一半,没有完成,造假者会完成补全冒充,这类作品半真半假,很难鉴定;五是专门针对古代册页造假的,称为“雨夹雪”类,把原本一本册页临摹,以真假交错方式重新装订成两本册页;六是夹生饭,假画配真题跋或真画配假题跋;七是画家本人请人代笔,古今画家都存在这种现象。”

  “以前的造假,如果说是造伪者直接地用水墨来造假,相对来讲如果你认真分析的话还是能看出来,但是科技的进步,仅凭视觉是很难判断的,除非进行一些破坏性的分析。”收藏家朱绍良说。

  现今又出现了水印添墨、电脑刻章、装裱作旧、陈旧宣纸临摹等科技含量较高的作伪手段,尹毅说,他目前是中国艺术科技研究所书画真伪科学鉴定研究中心主任,本身是一位画家,从上世纪80年代开始关注书画印刷,曾参与过对黄胄先生一幅作品的复制,“那时的印刷作品会留有网点,如同‘胎记’,是复制品与手绘作品的主要区别,就当时条件来说无法去除。”

  不同于以往人工造假的方式,利用现代科技的书画复制程序是首先进行扫描,采集数据后输入电脑;随后把电脑显示的颜色转化成印刷色系,即黄、品红、青、黑四原色;最后就是控制墨滴分布,打印作品。在印刷过程中,颜色、位置都由电脑程序控制,非常细致。

  “我在2006年看到了无网点的书画复制品,颠覆了我对书画复制的观念。”尹毅说。

  此后印刷业取得了长足的进步。据了解,2008年颜料喷墨印刷设备由美国惠普公司研制出来,它使用的颜料墨与书画作品使用的颜料更为相似,可直接印刷在无涂层的宣纸上。微喷技术使得墨点细小,印刷作品的墨点很难被观察出来。“专门的制假机构还会选择使用印版印刷。他们通过激光制版,再利用相关技术消除网点,使检测方法抓不到把柄。”长期从事印刷的林诒洪说。

  除了对书画进行整幅复制,现在部分人将书画家的作品图像采集后,将其画面的各个部分进行重新整合,就成为一幅新的书画作品,济南市文物店经理崔明泉介绍说,有人将一位书法名家的作品输入电脑,进行重新的字体组合,就能“创作”出不同的条幅和对联。

  据尹毅观察,书画印刷在2009年后得到了迅速发展和普及,仅北京开展这项业务的公司就多达百家。

  “书画印刷最重要的是打印机和软件,一台普通的打印机成本在四五万左右,软件仅需千元,投资的门槛非常低”,林诒洪说,国内书画印刷公司多数处于中低水平,其成品散布在类似北京潘家园这样的低端市场;高端的印刷公司数量较少,他们的复制成本更多是花在购买或租借昂贵的真作上,往往只进行极少量的复制。

  3.鉴定和造假的“猫鼠游戏”

  造假和鉴定始终是一对难解的命题,所谓“道高一尺,魔高一丈”。造假技术的升级换代除了直接影响书画市场外,还对书画鉴定的技术提出了更高要求,《启功丛稿》、《古书画鉴定概论》、《古书画伪讹考辨》、《古代书画过眼要录》就是近代书画鉴定大家启功和徐邦达等的著述。

  “市场的需求和鉴定水平的提高促使造假者不断改进技艺,书画、玉器、瓷器都不断地提高,景德镇的瓷器以前一眼就看得出来,现在如果不仔细看已经真假难辨,老专家把自己的绝活都告诉人家了,这些鉴定的手段也就失效了。”李智勇说,现代科技的快速发展,关于鉴定书不断地写,都是把所有的本事都告诉“老鼠”,猫也就成了“睁眼瞎”。

  当然,这种影响并非单向的,造假技术的提高也对书画鉴定提出了更高的要求。针对目前出现的书画复制技术,尹毅也介绍了初步识别书画复制品的办法:第一,要在亮光下,最好是阳光下看作品,由于多数印刷书画的墨色是由彩色颜料墨合成的,因此在阳光下容易看到泛出彩色;第二,由于墨滴非常细,需要用40至50倍的放大镜,普通放大镜根本看不出;第三,如果空白部分出现墨点,要特别留意,极可能是制版印刷时留下的墨迹,专业术语叫“脏版”。

  在记者采访的过程中,很多人觉得在鉴定的过程中,业务水平可能很重要,但并不是他们最头疼的,“现在真正的鉴定专业人员越来越不愿意从事鉴定,包括我本人在内,因为现在鉴定已经不仅仅是业务上的事情,牵扯的东西方方面面,包括很多利益方面的问题,有时把握不好还受到一些威胁、警告,因为影响了别人发财,这是很现实的事情。”李智勇说,鉴定机构的人很多都不敢讲真话,说话很含糊,这其实是某种暗示,因为有时三四方面的人都在场,不能直接挑明了,这样会得罪人。

  “我希望能够建立一种机制,由政府部门来承担这种压力,而不是说由具体某个专家来承担,这个压力很大的。”李智勇说。


  】【关闭
 

网友评论 共有 0 个关于本文章的评论信息
内 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