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资讯 > 媒体报道
使用帮助】【发表新文章

天价乾隆御笔贱卖背后的疑云

http://www.huajia.cc  2013.01.01 09:36  来源:半岛都市报 发表评论(0)

  
朱云:刘岩说这是幅"老东西",但不是乾隆的真迹,也就三万块钱。我们问他画上所盖的"石渠宝笈所藏"是什么章,他说是收藏人的闲章,没有什么意义。
刘岩:他们问这幅画值多少钱,问了很多次,我说这个很复杂。碰巧手头有本书,书上有乾隆的其他作品。有参考价,让他们自己考虑。
刘岩:他们问这幅画值多少钱,问了很多次,我说这个很复杂。碰巧手头有本书,书上有乾隆的其他作品。有参考价,让他们自己考虑。

陷入风波中的乾隆御笔《嵩阳汉柏图》。(资料图片)
陷入风波中的乾隆御笔《嵩阳汉柏图》。(资料图片)

  近日,国内艺术品鉴定市场又出了一场风波。2009年,郑州市民朱云以17万元卖出的传家宝乾隆御笔画《嵩阳汉柏图》,在2010年被拍卖出7800万元的高价 ,算上佣金,成交价达到了8736万元。近500多倍的落差,让朱云觉得自己钻进了鉴宝专家刘岩的圈套,遂将对方推上被告席。交易过程中,是原告认为的专家和买家演双簧,还是被告辩称的公平交易?至今没有明朗的说法。通过这场风波又一次折射出的鉴定困局,如何破解依然引人深思。

  17万卖了“传家宝”

  朱云今年66岁,家住郑州市惠济区。他几年前卖掉的《嵩阳汉柏图》是从外祖父手里传下来的。据其介绍,因为不知道画的真假,家人一直把它装在盒子里,扔在柜子顶上 ,平时没人去动它。在电视上看了两期河南电视台的鉴宝节目“华豫之门”后,朱云和弟弟决定到让专家给鉴定一下。

  2009年9月底,兄弟俩带着画来到节目的海选现场,交了100元报名费,要了一个号,排队等专家鉴宝。朱云称,负责古书画类的鉴定专家刘岩看到这幅画后,“特意摘下眼镜仔细看了看”,表示晚上可以到他住的宾馆讲讲画,并留了自己的联系方式。

  当天晚上 ,朱云二人找到“华豫之门”为鉴宝专家安排的郑州市花园路路口的快捷酒店。在房间里,刘岩仔细看了看画说,这是幅“老东西”,但不是乾隆的真迹,市面上这种类型的画很多,没有收藏价值。随后,刘岩拿出一本《北京明珠双龙2009年首届书画精品拍卖会》,指着上面的另一幅乾隆的画,说尺寸更大一些,也才5万元~8万元。

  “所以他说,我们手里的这幅也就3万块钱。我们问他画上所盖的‘石渠宝笈所藏’是什么章,他说是收藏人的闲章,没有什么意义。”朱云称,当时刘岩表示还能找个人来买这幅画,对方对其很信任,届时可以帮着多卖三五万块钱。

  朱云介绍,2009年10月21日上午,刘岩再次电话联系他,说买画的人已经到了,让他带着画到上次那家酒店来。“在进电梯时,想着多卖点儿,我们打算好了要价18万。”朱云称,在房间里他见到了从北京过来的买主程功。对于18万元的价格,程功认为要高了。经刘岩从中斡旋,双方最终以17万元的价格成交。

  一年后8736万成交

  此后,双方再也没有联系。直到2011年5月,朱云突然从电视上注意到,《嵩阳汉柏图》在 2010年12月4日举行的北京保利5周年秋拍中国古代书画夜场上 ,拍卖到7800万元的高价。算上佣金,成交价达到了8736万元。

  是不是自己被骗了?2011年6月下旬,他和弟弟到北京找到刘岩,表示“有事要谈一下”。双方在一个咖啡馆里见面。对于上述疑问,刘岩并没有给出一个让朱云信服的解释,双方不欢而散。

  随后,朱云来到北京保利国际拍卖公司,买了当时拍卖会的竞拍书《咀英澄华——清代宫廷典藏中国古代书画夜场》。在书中,朱云这才知道了乾隆御笔画《嵩阳汉柏图》的价值。故宫博物院书画部的书画鉴定专家杨丹霞在书里写道,乾隆不止一次绘制《嵩阳汉柏图》,见于《石渠宝笈》著录和实物的共有四幅,其中一件已佚,两件藏于故宫博物院。通过查阅资料,朱云发现自己卖出的那幅画上所盖的“石渠宝笈所藏”,正是清代皇家的收藏章。

  “2005年秋季拍卖会,中贸圣佳人公司推出的五件经‘石渠宝笈’著录过的书面,成交价都超过500万元。但在宾馆里时问他‘石渠宝笈所藏’是什么章,刘岩却说是闲章。”朱云认为,自己那幅画的价格远不止17万元,鉴定专家刘岩和买主程功以欺骗方式的购画,导致自己产生重大误解,最终交易显失公平。”

  就此,2011年9月,朱云兄弟二人诉至郑州市中级人民法院,请求法院撤销买卖合同,判定刘岩、程功二被告向其赔偿损失8719万元。

  专家买家“演双簧”?

  “人家是大专家,我们对古画又没有什么研究。在我们去宾馆前提前准备了一本参考书给我们看,说没有什么收藏价值,又说能帮我们找个买主多卖些钱,我们也觉得是个好事。半个月后真把买主带来了,他还在两个价格中间协商。”12月25日,面对本报记者,朱云坚持认为,鉴宝专家刘岩和买主程功导演了一出“双簧”,使他上当受骗。

  2012年4月,郑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审理此案的法官等分别对两被告进行了询问。询问笔录显示,刘岩和程功的父亲比较熟悉,因为对方也搞投资收藏。对于起诉书上的“以欺骗方式的购画”等内容,被推上被告席的刘岩和程功都予以否认。

  为何会在宾馆里向朱云兄弟俩“讲画”?刘岩的解释是,“当时活动人有1000多人,3000来件东西,每件物品的鉴定不能超过1分钟。我的意思是,回头再细说。有天晚上,他果真去我的宾馆了。因为我们住的宾馆是公开的。并没有说过起诉书上的话。”

  “他们问这幅画值多少钱,问了很多次,我说这个很复杂。碰巧手头有本书,书上有乾隆的其他作品。有参考价,让他们自己考虑。我印象中是他们先问我的。不是我主动介绍的。”刘岩称他并不清楚程功和朱云的交易过程,“当时程功也在我们这个楼上住,也是做华豫之门的节目。当时我的房间里还有很多人。至于他们之间是怎么谈的,我就不清楚了”。

  而此案的另一名被告程功在回答法官询问时,和刘岩的说法大致相同。程功称,当时他在郑州以送宝人的身份参加“华豫之门”节目,所以和刘岩住在同一个宾馆。“后来原告给我打了电话说,手里有幅画,问我有没有兴趣。我听了 20万的价格后,不准备买。他就从我房间走了。做完节目他又来了一次。我觉得是个好东西,就和我父亲沟通了下,以17万的价格成交了。”

  委托人自己拍回去了?

  也是在今年4月接受法官询问时,程功表示,在以17万元的价格买到《嵩阳汉柏图》后不久,他参加了一场拍卖会,和旁边的人聊天,后来有人感兴趣,就把《嵩阳汉柏图》卖了。交易地点就在程功家里,买家一共买了四五幅画,是打包一起买的,总共将近100万元。

  刘岩则称,他是在接受朱云兄弟俩的电话后,才知道拍了7800万元。“但同样的画有好几张,是不是程功买的这张画我不清楚。我说可以帮着问问。我又问了拍卖公司,拍卖公司说委托人自己拍回去了。”

  在没有诉至法院之前,朱云曾与刘岩做过多次沟通。朱云向法院提供的录音资料则显示,2011年6月,朱云联系上刘岩讨要说法时,刘岩在电话中告诉他,“我问他(程功父亲)了……我说弄了很多钱?他说不是。第一是公司的运作,交了相当一部分钱,做了一个账……他说百分之一百没卖掉,花了比较多钱做了账,这是核心机密,不能跟人家说。”

  为了证明画并没有被拍卖出去,刘岩还接受了朱云的建议,向朱云提供的邮箱里发了三封《嵩阳汉柏图》的照片,并在图片一侧注明了拍摄日期是2011年6月24日。而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拍卖法》,委托人是指委托拍卖人拍卖物品或者财产权利的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委托人不得参与竞买,也不得委托他人代为竞买。

  “内部人操作是操作,但这幅画的价值也是在那儿的。”原告朱云的代理律师韩旭东告诉记者,上述材料也说明画还在程功手里,原告故要求其把画退回来。

  鉴定师资料造假?

  从打定主意给自己讨说法后,朱云兄弟俩就开始四处搜集关于刘岩的资料。让他们意外的是,从网上搜到了两个同名同姓的鉴定师。两人虽然长相不同,但简历却有不少雷同的内容。

  在北京“博圣名轩”网站的“专家鉴定”一栏里,关于刘岩的个人简介:又名刘忠红,汉族,1960年2月9日出生,党员,清华大学文博高级研究生。现为中国书画家协会理事,中国艺术家协会理事,中国书画研究学院艺委会委员。国内多家知名拍卖公司顾问,河南卫视《华豫之门》鉴宝栏目客座书画鉴定专家。

  “我不会上网,2009年让刘岩鉴定完古画后,家里的年轻人上网搜了搜刘岩的资料,一看名头这么多。我们也就觉得专家说的话很可信了。”朱云称,随后又搜到了广东东莞一名同样叫“刘岩”的鉴定专家,两者资料经历、身份内容重合。

  朱云主动联系上了东莞的刘岩(下称刘岩B),得知北京的刘岩(下称刘岩A)的出生年月以及“清华大学文博高级研究生”“中国书画家协会理事”等身份都是“源自”刘岩B。另外,刘岩B还专门出具了一份个人资料被盗用的材料。其中写道,2009年开始,刘岩A盗用北京文博苑鉴定专家刘岩(刘忠红)的个人简历、证书和职业证件在各大网站和媒体对自己进行宣传。为此,刘岩B曾致电刘岩A让其撤销各宣传媒体的资料盗用宣传。此后半年时间,各网站及媒体停止了对刘岩A的相关报道。

  但2009年下半年,刘岩A又继续盗用刘岩B的个人资料。为此,南宁历藏艺品有限公司也发出网络通知让其停止盗用行为。同时,还咨询了刘岩A任职的“北京古博玺艺术品鉴定中心”关于网上登载的刘岩A相关介绍与刘岩B资料相同一事。该中心称,个人资料系由其本人提供,该中心只是按照其提供的资料进行宣传。

  对于这一问题,刘岩A在此前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表示,自己原籍北京,现已移居香港,其影响力是靠业内的口碑树立起来的。但他自己并不会上网,不知道网上那些东西是谁发的。

  艺术品鉴定困局难解

  2012年8月,郑州市中院开庭审理此案,被告一方不同意调解。同年11月,由于认为案情复杂,并结合朱云兄弟二人的申请,依据相关法律规定,法院下达民事裁定书,驳回朱云兄弟二人的起诉,将案件移交到郑州市公安局处理。最新消息是,郑州市公安局经侦支队以此案并不属于经济犯罪案件范围为由,已将其重新发回法院。

  “正在协调此事,如果公安部门不接受,可以重新起诉。”此案的主审法官赵玉章告诉记者。尽管看上去案件已经陷入僵局,但朱云依然坚定继续“维权”。他向记者表示,会有一些新的证据提交。

  “无论画拍卖到什么价格,已经与之没有关系了。主要还是他心理落差太大,才过来诬告刘老师。”12月27日下午,刘岩的辩护律师孔德义在接受电话采访时表示,不排除后期会追究朱云侵犯刘岩名誉权的责任。而刘岩在电话里也表示:“法院、公安都驳回,说明我们这边也是有证据的。清者自清,浊者自浊,随便诬陷他人也会犯罪。”

  目前,当事人各执一词,何时能有定论依旧是一个未知数。近年来,藏家和鉴定师对簿公堂的案例并不鲜见,这场风波又一次将艺术品鉴定和收藏业的公信力推至风口浪尖。

  “客观上说,古画被拍卖之后,已经进入另一个程序了。里面如何运作,成交价8736万是不是画的真实价格都很难说。”山东省收藏家协会副秘书长苏义才接受采访时表示,国内书画鉴定主要有专家鉴定、家属鉴定、画家本人鉴定三种形式。在现在的艺术品市场,画家本人、家属、鉴定专家都不能100%全信。目前没有一部法律法规制约鉴定专家,主要还依赖于鉴定专家的职业道德,而专家鉴定出现问题后缺乏相应的责任追究机制,这使得艺术品鉴定陷入一个困局。


  】【关闭
 

网友评论 共有 0 个关于本文章的评论信息
内 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