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资讯 > 专家评论
使用帮助】【发表新文章

中国书画赝品水太深

http://www.huajia.cc  2012.12.05 11:09  来源:艺术国际  发表评论(0)

  一位搞收藏的朋友,最近通过熟人收到两件“金陵画派”代表人物的作品,报价都比外面便宜,送去找行家鉴定,全是假的。两张画,一张出自老人当年的学生,说是因为要换房子,资金不够,愿忍痛割爱云云,实际上是精仿先师之作。一张出自其子。老爷子去世后,留下一批真迹,但其子将其藏之名山,找了几个学画的学生,亲自传授如何临摹父亲作品,印章全在他手上,批量生产,对上门购画者,批量供应,这些画只有印是真的,但每次他都题款证明是“先父真迹”、“难得之精品也”。这些年靠仿父亲作品,光别墅就买了若干套。

  圈内人揭密说,著名书画家身后,学生、遗孀、儿女都能大造老爷子的假,发横财,几成业内潜规则。近年中国书画市场狂炒,价格飙升,赝品泛滥,造假者已无所顾忌。傅抱石先生是二十世纪中国画坛最具传奇色彩的山水画大师,无论是绘画、书法、篆刻、诗词都无所不通。早期他专心研习古人书画,在山水画方面卓有成就,开创了全新的艺术风格。江苏省国画院著名画家、原傅抱石纪念馆馆长徐善是傅派山水的重要传承者,多年来对傅抱石的画风、理论、艺术思想、笔墨技巧等在理论研究和实践经验上都卓有建树,其作品与傅氏风格近乎神似。近年来,一些国内外专造傅抱石假画的团伙,购得徐先生画作后,以专业手段做旧,裁掉徐先生的落款,让临摹傅先生笔法的高手题傅先生的款,已到十分猖獗的程度,徐善说现在已是不堪其扰。

  现代技术的发展、特别是高仿真扫描复印技术,让一些临摹高手的伪作与真迹高度相似,有时连内行人都雾里看花,因为它几乎可以做到与原作分毫不差。技术进步和暴利驱使,使临摹造假高手都能过上异常滋润的生活——市场动辄出现起价千万甚至上亿元的张大千、齐白石、傅抱石的作品。艺术评论人牟建平还断言:“我见过的市场上的齐白石虎作基本是假的。”留意最近某大拍卖行的拍卖图录上,傅抱石的作品赫然出现几十张,起拍价高的超过了2000万,徐善说,99.99%的作品均为伪作。随着动辄数千万甚至上亿元拍品的出现,各种专业化的、高科技造假手段层出不穷,高精密度的扫描仪、复印机开动,别说张大千、齐白石、傅抱石的作品,就是故宫博物院的宝贝,只要有一本图录,都能给你仿出个“真假莫辨”的“宝贝”来。过去难得一见的傅抱石的作品,现在拍卖会上动辄以数十件计,“国宝”越拍越多。徐善开玩笑说:“已作古的老先生作品越拍越多,大概是拍卖的槌声惊醒了他们,从棺材里爬出来接着画了。”

  拍卖会上的许多作品都能编出精彩故事:某件作品是60年代傅先生在庐山疗养时,巧遇交往30多年的某公。某公后人有缘得此传世之遗墨;某件作品是先生在长白山疗养时,送吉林省委书记某某的。当然这些故事都要花大价钱请人讲,通过“鉴宝”的形式题写补录,附在作品的款格上,甚至连与傅抱石先生十分亲近的人都因说不清道不明的原因而为之有题款曰:“高风雅韵,气撼魂魄,古朴雄浑,实为家父之精品也。”为做实该画为真品无疑,有的甚至能搬出上世纪八十年代的党和国家领导来题字落款,以求“镇得住”。有人信以为真,数百万、上千万拍得“傅先生精品”后,迫不急待送到徐善处鉴定,“这些作品不乏20年前,以一万元价格从我家里买走的作品。”徐善说。

  中国艺术品屡屡拍出天价,真伪之辩也闹腾得愈演愈烈。去年,针对举牌过亿的《砥柱铭》和《平安帖》的争议,拍卖行一句“艺术品拍卖不保真是通行的规则,买者自负”,市场潜规则的风险可见一斑。现在,大量流通的作品是临摹之作,其实,临摹先人之作古已有之。明代书画家董其昌在街头看到一幅仿冒其《夏木垂阴图》的假画,挑明后,画贩跪地求饶,称乃迫于生计不得已为之。而今人造假,更多的是受暴利驱使。古人作假,尚有一惧,冥冥之中,恐神灵先人惩罚,有时作画还故意留点破绽。而今人作伪使出浑身解数,赌咒发誓,不惜用各种手段“做实”,利益驱使下,无所不用其极。2000年,李可染先生的儿子李庚临摹其父的一幅画作在上海上拍,作品与其父风格非常相近,李可染还亲自在画作上题字:“杏花春雨江南。此小儿李庚摹吾旧作,略有似处。可染题记”。当时就有藏家笑道:“这幅画太像李可染的作品了,改个款就可以当李可染卖了。”说者无意,听者有心。过了两年,这幅画果然出现在北京的一次大型书画拍卖会上,只是题款成了“杏花春雨江南。可染题旧作”。“此小儿李庚摹吾”等字迹都被挖掉,经裱画高手拼接得天衣无缝,最终以高价拍出。

  书画市场赝品泛滥,有些地方拍卖会上甚至出现满场皆假的景象,有些“佐证”拍卖的出版物名家画册,里面充斥大量“狸猫换太子”和掺砂子的手法——有几页真的,再掺杂些伪作,而在拍卖会上出现的,往往是这些掺砂子的伪作,叫你真伪难辨……近几年,在流动性泛滥的背景下,古画市场身价飞涨,市场上几乎一夜间冒出大量多“真精新”的唐宋明清“上品”古画,简直令人不可思议。许多赝品只能靠讲故事存身,一些不法画商通过与拍卖行勾结,假画拍成了就对半分账。暴利驱使下,中国书画市场换手率是一年三次,往往是这场拍卖会才拍下来,就直接转场去接着拍了。每拍一次来回手续费要20%,如果每次加价50%,转手两次价格就要翻一番。艺术品在频繁换手中的“炒作性增值”,并不代表其本身价值,“大家都在玩跑得快”,都知道讲故事不靠谱,很烫手,但击鼓传花的游戏还在继续。

  假画赝品泛滥,损害收藏者和投资者信心,更有伤中国文化的传承。当炒作、欺骗和蒙蔽成为赚快钱的不二法门,市场的公信力就日渐式微,这个市场这样玩下去,假画充斥,底限丧失,延续千年的文脉必然面临断裂的危险。


  】【关闭
 

网友评论 共有 0 个关于本文章的评论信息
内 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