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资讯 > 综合资讯
使用帮助】【发表新文章

一哄而上一哄而散——目睹画廊“关门”之怪现象

http://www.huajia.cc  2012.11.03 10:46  来源:美术报 发表评论(0)
 
1 2

  11月1日至4日,“2012上海艺术博览会”,正在上海世贸商城热闹举行。据介绍,今年上海艺博会整个展会共设不同规格的展位178个,在规模上继续领先亚洲各大艺博会。其中,一馆和四馆为中外画廊专区,有12个国家的146家画廊参展。

  在此,记者了解到,作为画廊推广艺术的一种独特模式,已经走过16届的上海艺博会,今年更为注重艺术品收藏的“心灵慰藉”功能,不少中外画廊将在艺博会上推出一批为白领“减压”的艺术品,但观者是否买账还未可知。尽管,画廊依托艺博会平台,在新的社会情景下寻求拓展和突破,但是,与数十年来拍卖市场突飞猛进不同,同为艺术品市场参与者的画廊却长久不温不火,甚至举步维艰。

  近日,创立于1970年的洛杉矶Margo Leavin画廊结束营业了。Margo Leavin在国际上享有很好的声誉,曾代理过诸如约翰·巴尔代萨里(John Baldessari)、威廉姆·莱维特(William Leavitt)等艺术家,它的关门,让业界一片哗然。

  无独有偶,中国市场上的画廊在局部地区,也出现一哄而上,又一哄而散现象。

  《中国艺术品市场白皮书》的数据显示:截至2008年12月底,中国画廊比上年同期数量减少了约29%,而这一数据在2009年底则变为:与上年同期相比,中国画廊数量减少了约7个百分点,而处于盈利状态的画廊只占到3.5%。2012年的官方数据还没有出来,但业内了解得知,撑不下去的画廊几乎占到了40%。

  作为艺术品“一级市场”核心的画廊,不再去发现和培养艺术家了,而渐渐变成了艺术品商人和营销人员。与此同时,收藏家也少有前往画廊的了,他们只需要辗转于各间艺博会就能看到自己想看的东西。

  中国画廊业怎么了?为什么异常活跃的中国艺术品市场,独独火不了画廊业?画廊业所面临的几大拦路虎,到底是什么?画廊在中国,还有存在的必要性吗?

势单力薄——画廊成交额不到拍卖的1/10

  在中国艺术品市场上,与拍卖行相比,毋庸讳言,画廊的地位和角色都很尴尬。根据2011年的统计数据,中国艺术品拍卖的市场规模已位居全球第一位。在全球排名前10位的拍卖行中,来自中国的拍卖行已经占据了5席。但与此相对照的是,中国还没有出现一家世界级的画廊,更不要说世界级的艺术博览会。

  以2012艺术北京博览会为例,在为期4天的艺术博览会上,参展机构有160家,同比增长35%;参观人数为52000人,同比增长30%;成交额约3亿元,同比增长57%。这个数字占到了中国内地上半年已举办的艺术博览会总成交额的85%左右。

  与此相对应的是,在2012年5月收槌的中国嘉德2012春季拍卖会上,“中国油画及雕塑专场”的总成交额为1.6亿元,“中国当代书画专场”的总成交额为8470余万元,中国书画各专场的总成交额更是达到了11.89亿元。这还只是一家拍卖行的成交数据。

  同样,据统计,2011年中国艺术品市场拍卖成交额为1000亿元,是画廊成交额的10倍左右,拍卖行威胁到画廊业的市场地位。这首先要归功于拍卖本身的优势。

  由于中国艺术品市场发展的特殊性,一级市场画廊起步较晚,具有代表性的大型画廊很少,其经营理念、经营模式比较落后,其运作机制和行业规范亦都不成熟,市场尚没有建立起对画廊的信任,很少有金融机构愿意承认画廊是产业形态进而提供资金支持的;相比之下,国内拍卖行业运作得更为成熟、更加透明,吸引了大量资金涌入,使得中国艺术品二级拍卖市场迅速成长起来,并且充当着一级市场的角色,争夺本属于一级市场画廊的市场,令一级市场画廊被迫沦为投机倒把的“二道贩子”,在夹缝中生存。

  北京大学文化产业研究院副研究员马健认为,从拍卖这种特殊的交易方式来说,拍卖最重要的优势就是它具有发现价格的重要功能。这种功能只有通过竞价式的交易方式才能实现。相对而言,画廊的传统交易方式——一口价或者协商价显然都无法实现这种价格发现功能。正是由于交易方式的不同,使得通过画廊的“一对一”式的传统议价交易方式为艺术品合理定价,变得非常困难。

税负过重——年营业额80万以上税收17%,画廊盈利难

  山海星云画廊自1996年在杭州南山路开门营业,几度移师,如今安家在吴山广场附近的四宜路。

  “现在的市场行情不好,特别是浙江,外向型经济。中小企业主本来是购画主体,经济转型了,企业自顾不暇,对艺术品关注相对就比较少。原来2005年高峰期,全年交易量1000万元。如今画价比原来提高,成交量却萎缩得厉害,2011年很少成交,一年才200万元。”山海星云画廊郦文龙说。

  艺术品市场行情不好,与此相对应的是,税收政策却日益加重。

  有数据为证,中国画廊的税负之重,在世界范围内都是名列前茅的:年营业额在80万元以下的画廊要缴纳3%的增值税,年营业额80万元以上的画廊要缴纳17%的增值税。此外,画廊还需要为画家缴纳3%的个人所得税,并按利润额的25%缴纳企业所得税和若干种地方性小税种。从这个角度来看,画廊做得越大,税负也就越重。这显然不是鼓励画廊业做强做大的税收政策。

  相比之下,艺术品拍卖公司则只需要按佣金收入的5%缴纳营业税,代扣代缴个人所得税,缴纳很多地方其实并未实际征收的增值税。

  “以前有个别画廊虚开发票,直接造成税负加重。但是,多数画廊还是诚信经营,不能一棒子打死,税收政策能否也做一些调整。”郦文龙呼吁说。

  问题很清楚,但解决起来殊为不易。因为,画廊业在整个大的行业分类里所占比重太小,政府不可能针对画廊业进行单独的增值税降税改革。

  画廊的税负有目共睹,私下交易的艺术家却从来不需要提供发票,只打白头条子,且很难监控。

  “画廊卖画,还是艺术家自己家里卖得好,可以说,现在地下交易大于拍卖会交易,缺少监督机制。假如艺术家家里不能卖画,或者同样纳税,这样商业机制健全了,才能促进画廊发展。”郦文龙说。

  在杭州,除了山海星云一家,其他数十家画廊经营亦很困难,且都依赖于纺织品或茶叶等其他产业,才得以生存。而更为现实的是,劳动路上的画廊这几年几乎洗牌洗了一遍。这除了本身经营不善外,与税负也是分不开的。甚至可以说,同拍卖行相比,画廊发展受限的一个原因就是税负过重。


 
1 2
  】【关闭
 

网友评论 共有 0 个关于本文章的评论信息
内 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