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资讯 > 综合资讯
使用帮助】【发表新文章

艺术品份额交易退潮

http://www.huajia.cc  2012.09.27 09:54  来源:上海证券报 发表评论(0)

艺术品份额交易退潮 财富再造难靠“击鼓传花”

艺术品份额交易退潮 财富再造难靠“击鼓传花”

  艺术品份额交易退潮 财富再造难靠“击鼓传花”

  本月中旬,泰山文交所发布公告称,旗下3个份额产品停牌,并将以协议转让方式,按照投资者的平均买入价收购投资人持有的艺术品份额。此后,郑州和成都两地文交所相继宣告取消艺术品份额交易,目前国内仅剩下天津文交所仍在进行艺术品份额交易。从去年初至今的文交所喧嚣场景,暂时告一段落。

  回望文交所一年多来的历程发现,从资本的视角看,文交所通过文化这个概念设局,通过艺术品份额化交易手段,成功吸引大批投资者。在这场资本博弈盛宴中,一些人赚得盆满钵满,而大部分高位接盘者,在没有人成为其“下家”后,则沦落为博傻游戏中最大的受损者。他们在这种另类新兴投资的跌宕起伏中,没有实现财富的增值,而是接受了对风险的更多认知。

  喧嚣过后开始收场

  曾经火爆一时的艺术品份额交易市场,在经历了喧嚣之后,终于开始降温。截至目前,仅剩下天津文交所仍在进行艺术品份额交易

  随着多个文交所回购方案接连出台,曾经火爆的艺术品份额交易市场,在经历了喧嚣之后,终于开始降温。

  本月中旬,泰山、郑州、成都三家文交所先后宣告取消艺术品份额交易。此前,开展艺术品份额交易最早的深圳文交所,已经宣布按发行价回购、取消艺术品份额交易,并带动了其他文交所行动的步伐。而投资者进行维权的行为,也对文交所施加了很大压力。截至目前,仅剩下天津文交所仍在进行艺术品份额交易。

  在当地政府的要求下,郑州、成都和泰山文交所表示不仅取消艺术品份额交易,并且要满足投资人权益回购的愿望。泰山文交所公告称,将以协议转让方式,按照投资者的平均买入价收购投资者持有的艺术品份额,同意按平均买入价转让其份额的投资人将与本所签署《艺术品份额转让协议书》转让其所持份额。并表示份额停牌系由国家政策引起,本次收购属市场化行为。

  而在河南省相关部门的通知中,也敦促郑州文交所通过协议转让或回购等方式,尽快满足投资人要求权益回购的愿望,同时在9月30日前根据投资人意愿制定投资人善后处理方案并公告。

  据了解,国务院连发三文整顿文交所交易活动。去年11月,国务院发布《国务院关于清理整顿各类交易场所切实防范金融风险的决定》(38号文),叫停份额化交易;今年1月,国务院发布《加强文化产权交易和艺术品交易管理的意见》(49号文),确定上海、深圳文交所进行份额化交易试点;几个月后,国务院又发布了《关于清理整顿各类交易场所的实施意见》(37号文),细化了停止艺术品份额化的规定。

  此次几个文交所先后出台回购方案,表明曾经火爆的份额化交易逐渐谢幕。

  “如果能拿回本金,我已经很满足了,希望泰山文交所方面能兑付承诺,让我全身而退。”在泰山文交所购买了上百万元“黄永玉01”的王先生说。在经历了多次的抗争之后,目前的心态已经归于平静。

  而对于那些购买了艺术品份额没有卖掉的人来说,在经历了刺激、颠簸和失落之后,其投资最终归零。在记者联络的几位参与维权的投资人中,他们均对解决方案表示认同,并会将所有艺术品产权份额进行转让,而此前他们的核心诉求就是如果交易所被清理关闭或强制转型,文交所必须保证场内投资人资金不受损失,按投资人的买入成本价格,进行份额回购。

  和这些拿回本金的人相比,更多的是在政府清理整顿之前已经割肉离场的人。他们在这种投资博弈中,成了最大的输家。据记者了解,尽管损失百万元以上的人数不多,但是输掉数十万的不在少数,而更多的人输了数万元至十几万元不等。

  2

  击鼓传花的游戏

  在高昂的艺术品份额投资面前,人人争相购买,又争相转手抛出,在此过程中唯恐买不到,唯恐抛不出,没有一个想当下家

  牛顿在投资失败后说过“我可以计算万物之间的引力,但无法计算人类的疯狂”。在诱人收益的背后,人们逐利的本能就会被充分激发出来,导致很多投资者疯狂进场。

  在投资者爆炒艺术品份额投资的背后,是艺术品逐渐沦落为赌局上的筹码。

  在艺术品份额投资的泡沫中,“击鼓传花”的游戏被表现得淋漓尽致:在高昂的艺术品份额投资面前,人人争相购买,又争相转手抛出,在此过程中唯恐买不到,唯恐抛不出,没有一个想当下家。而最终谁成为最后一个接盘的人,谁就会成为最大的受损者。在这个游戏中,“击鼓传花”彻底改变了游戏规则,“花”不是激扬、竞争的象征,而是赌博的筹码和物欲的驱动器。大家疯狂的涌入,而且都相信自己在鼓声停止之前可以找到下家。

  而艺术品份额交易的爆炒中,其疯狂可见一斑:画家白庚延的两幅画作《黄河西来决昆仑咆哮万里触龙门》和《燕塞秋》。去年1月26日上市交易时,定价分别为600万元和500万元。不到两个月后的3月8日,分别跃升至8.68元/份和8.73元/份,“身价”分别飙升至5208万元和4185万元。短短40天时间,价格涨幅就超过8倍。天津文交所《黄河咆哮》画作份额价格只有2.46元,而其上市后价格一路飙涨,曾达到18.7元。

  事实上,更多的人正是冲着“击鼓传花”游戏的疯狂冲进去的。沪上一位从上世纪90年代就开始炒股的投资者告诉记者,《黄河咆哮》上市首日涨了100%,在两个月内就涨了18倍,让在股市里备受煎熬的他为之一振,由于错过了天津文交所的头班车,又不想高位接盘,于是选择了在郑州文交所开启时,把股票全部卖掉,转战艺术品份额投资市场。

  而艺术品份额交易,以每一份额的所有权为基础进行发行且公开上市交易,将物权进行拆分进行连续性交易,使得以往只有实力买家才可以参与的高端艺术品市场,中小投资者也可以参与进去。相较于动辄上亿的“天价”艺术品,艺术品份额化的投资门槛自然显得更加可行。另外,相比于拍卖市场价高者得的竞价逻辑,文交所是通过份额化交易的方式,降低了昂贵艺术品的出价门槛,进场的每个人,都可以凭借对作品的判断,将自己的心理价位表现出来,最终对所有参与者心理价位的集合,形成一件艺术品的价格。

  据了解,全球艺术品投资的年回报率在15%到35%之间。但是,在艺术品份额交易市场,真正懂得艺术的人不多,大部分投资者目的都很直接,希望资本在快进快出时能赚到钱,而不会去考虑炒作艺术品的真实价值,完全罔顾了艺术品正常的回报率。于是,凭借着文交所这一新的平台,游资开始兴风作浪,拼命炒作,最后成了击鼓传花的游戏,把白庚延的作品推到齐白石的价位。

  但是,在击鼓传花的游戏中,人们之所以完全不管某个东西的真实价值而愿意花高价购买,是因为他们预期会有人花更高的价格从他们那儿把他买走。而最让参与者害怕的就是难以找到下家,而在艺术品份额交易中,最常出现的恰恰是难以找到下家,有的交易品一天仅有一两手的交易量。据了解,天津文交所艺术品份额化交易被勒令停牌后,其推出的产品多日出现10%的下跌,随后是成交量的迅速下滑,甚至一个交易日中一单即可封死跌停,这种“无量下跌”的状态使得曾经风光无限的《黄河咆哮》每份跌至1.2元。整个2011年,天津文交所20只艺术品上市份额中,有11只跌破了发行价。而北京汉唐文交所上市的《冠中版画》,更是在上市当天就下跌逾20%。

  沪上一位投资者告诉记者,他在郑州文交所买了《全辽图》被套,尽管他在投资之前业务人员曾经明确地告诉他说,因为有做市商制度,不用担心流动性问题,但是恰恰是流动性问题让他被套牢,买了之后根本卖不出去。另一位投资者也表示,他在郑州文交所购买了“蓝田泥塑”和“王铎诗稿”各三份,总价值150万元左右,最后也是无人接盘而损失惨重。

  “我们现在只想拿回交易款和资金利息,至于文交所以后怎么整改与我们无关,这样的市场我再也不想参与了。”前述投资人表示。

  3

  利益链中的博弈

  对于交易所来说,交易佣金是一本万利的生意;对于地方政府来说,文交所成了可以绕开资本市场严格监管的融资平台;而对于各路游资来说,文交所成了一个创造财富神话的舞台

  在文交所利益链条中,处处存在着博弈。不管是交易所,还是地方政府以及参与其中的资本推手,在这场利益链条中,借用艺术品的外壳设局,包装成文化的概念,吸引投资者参与其中。

  对于交易所来说,交易佣金是一本万利的生意。据了解,目前大多数交易所对每笔交易收取0.2%的交易佣金,由于是买卖双方双向,所以相当于每笔交易收取0.4%的交易佣金。和证券公司的优惠政策类似,为了吸引投资者参与,部分交易所施行按投资人累计交易金额的增加而减少佣金收取比例,单个账户累计交易金额大于5000万的可以降到0.19%,累计交易大于8000万元时可降低为0.05%左右。

  文交所鼓励投资人活跃二级市场的用心卓有成效,T+0的交易模式也让文交所收入相当可观。以泰山文交所的“黄永玉01”计算,上市首日成交额达到2664万元,泰山文交所当日获得佣金近12万,一个月按20个交易日算,仅这一个资产包的佣金就有200万元左右,而这还仅仅是一个资产包的佣金。

  据了解,在每个资产包上市时,文交所都会收取上市发行的费用,不过这份费用由发行商和艺术品持有人共同分担。一般情况下,文交所会按照发行总价格预收2%左右的发行费用,如果发行成功,这份费用由发行代理商支付,如未成功,上市费用则由艺术品持有人承担。而部分文交所除了双向收取柜台交易的手续费0.8%外,还会收取托管费、保险费、市场推广费等。

  在文交所链条上,当地政府部门是很大的推动力量。目前各地纷纷上马的文交所大多是在地方金融主管部门批准下设立的,所以地方政府是开设文交所平台的利益方。由于份额化交易实行的是类证券化交易,对于当地政府来说,希望该文化平台成为一个融资的平台,以此绕过资本市场的严格监管,这无疑涉及到投资融资等金融部门的利益,所以受到了相关部门的强烈反弹。

  据不完全统计,在地方政府的支持下,各地文交所纷纷上马,目前国内各类文交所大约三四十家,去年公开发行了总计近18亿元的艺术品份额。

  此外,文交所背后的推动力量,更多的是资本的力量。由于国内文交是新生事物,很多规章制度并不健全,“做着类证券化的股票交易,但是却没有证券市场的交易监管”。在此情况下,为游资炒作提供了很大的空间,文交所也成为他们眼中创造财富神话的舞台,吸引了众多职业游资炒手参与其中。“由于艺术品价值一般都不大,其份额交易市值与上市公司不是一个重量级,很容易受到游资爆炒。”

  中国画廊联盟秘书长西沐表示,“任何形式的资本化运营都是风险与收益并存的,很多时候,高盈利往往伴随着高风险,艺术资本化运营也不例外。尤其是中国艺术品市场的发展还处在稚嫩阶段,艺术资本化也还处在摸索阶段,其运营往往是风险大于收益。”艺术品份额化本身可能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艺术品份额化给我们带来的一些理念规则与做法。

  而最早提出文交所概念的彭中天先生表示,在目前的形势下,如果不从行业标准、制度设计、中介培育、市场主体形成和相关政策制定上有所突破,艺术品证券化可以说“此路不通”。因为除了政策性、基础性和技术性因素外,文化资产有其特殊性,大都以无形价值体现,因而必须遵循无形化——产权化——资产化——金融化——证券化的衍生路径,任何想违背这一规律或跳过某个阶段的做法都将失败。

  另类投资的教训

  参与炒作的人中,很多都是从股市跳槽过来的,他们缺乏对艺术品和“艺术品股票”的基本了解,只是把艺术品当作一个股票筹码,简单地理解为股市中的投资,导致很多人在这场博弈中折戟

  事实上,和股市相比,艺术品份额交易的门槛并不低,在参与艺术品份额交易的投资者中,大部分均属于中产投资者。在这场文艺品份额交易的火爆中,获取的不是财富的保值增值,而是难以忘记的教训。

  以郑州文交所推出的《王铎诗稿》为例,由于其定价高达6000多万元,按交易所设定的规则,每个标的总价拆成200份,其中40份归文物持有人所有,其余160份作价销售,所以每份价格高达30万元,《全辽图》定价9000万元,每份更是高达45万元。

  对于这些投资者来说,很多都是在资本市场搏杀多年的资深投资客,但是还是有很多人在这场博弈中折戟。

  据一位浸淫艺术品市场多年的投资者介绍,艺术品份额交易和股市交易的不同之处在于,前者涉及艺术品市场和资本市场两个方面,投资者需要对二者均有了解,欠缺任何一方面的知识,就会有巨大的风险。“但在参与炒作艺术品份额交易的人中,很多都是从股市跳槽过来的,他们缺乏对艺术品和艺术股票的基本了解,只是把艺术品当作一个股票筹码,简单地理解为股市中的投资。”

  隔行如隔山。事实上,这种“艺术品股票”,在资本推波助澜之下,其价位和其真正价值的背离越来越大,变成了恶性的炒作。加上盘子较小,极易受到游资的爆炒,“其走势和近期的杠杆基金差不多,不是涨停就是跌停,在涨跌停的背后,就是游资在兴风作浪,可以说是最疯狂的套利博弈了。”从天津文交所遭炒作的两幅画作的价格走势看,其涨跌幅频繁,即使是浸泡股市多年的高手,也很难摸透操作规律。

  据了解,在投资者进场前,文交所在发售资产包之前会就上市作品对投资人做一定的市场分析,但被市场疯狂操纵的投资客已经无暇顾及,很多投资者甚至连投资标的都没搞清楚就进场了。

  对投资标的缺乏调查,对艺术品缺乏必要的了解,使投资者受到严酷的教训。从艺术品份额交易的设计初衷来讲,艺术品市场信息不对称,受众群体窄,投资资金过于集中,通过艺术品份额化这种模式的推出,是对艺术品投资领域的完善。但和股票相比,艺术品本身不产生现金流,其艺术品份额化的投资回报只能寄希望于交易价格的不断升高,凭借不断获取价差而获利,价格起伏越大,越便于短期获利。在这种机制下,投资者的非理性行为可能将份额价格推高数倍,而爆炒之后就是暴跌,最终使参与者损失惨重。

  据一位在艺术品市场浸淫多年的曹先生表示,他之前就是一位画家,最近几年随着艺术品市场的火爆,开始做起艺术品基金的投资,随着各地的文化产权交易市场的火爆,艺术品份额投资就成了他投资的新方向。据他介绍说,由于很早就察觉出艺术品证券化带来的商机,在天津文交所推出份额化交易时就进场了,投入几十万元,一个多月后,就赚了几百万,“赚了几百万后,自己都被吓着了,一个月内获利好几倍,没想到这么的疯狂,于是选择了果断卖出”。

  但是,大多数投资者就没有曹先生这么幸运了,“三四十万元投进去,最后只剩下十几万元出来的人太多了。”目前,尽管各个文交所也相继推出了回购措施,但是对于部分人来说,由于他们已经割肉离场,这些举措也与他们无关。

  即使拿回本金的投资者,回想起过去一年多的种种艰辛也不堪回首。通过深圳文交所回购计划拿回本金的朱先生说,“我投资的本金已经拿到了,以后再也不会投资这种东西了,这个事情已经过去了,我不想再提了。”


  】【关闭
 

网友评论 共有 0 个关于本文章的评论信息
内 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