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资讯 > 综合资讯
使用帮助】【发表新文章

假画 让艺术消费“步步惊心”

http://www.huajia.cc  2012.08.26 10:07  来源:美术报 发表评论(0)

   不能因为问题而动摇走艺术品市场化的决心

  卓鹤君(中国美术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画家发现有自己的假画流传,这样的事情在当下应该说非常常见。因为画的真假是一个感性的衡量过程,并不像其他事物有一个非常明确的标准,因此无论是拍卖行的鉴定还是画家自己的认定应该都不一定是百分百正确。所以,很多画家对于这样的假画被当成真画拍卖,也是十分无奈的。艺术品市场化暴露出类似的尖锐问题,但是我们不能动摇走艺术品市场化这条路的决心,因为这是发展的趋势。任何事物在发展过程中都会暴露出这样那样的问题,所以我们现在要做的,是努力去解决这些问题,加强行业的诚信道德建设,规范拍卖行业的相关规章制度,尽量去杜绝类似的事情,保护画家的合法权益。

   拍卖公司要维护消费者的利益

    何水法:(全国政协委员、花鸟画家):现在不光艺术品交易市场混乱,假拍也是很厉害。这种事情很多,我都没有去告。有个拍卖公司曾经拍过我的一张假画,我在报纸上看到两个版面才知道,我拨通了报纸上留的一个公司的电话,结果他们老总不在。之后给我回了个电话,问何老师,什么事情?我把原委跟他说了。后来他说他撤拍了。偶然的机会,我看到原作,画得简直一塌糊涂,这种事情司空见惯了。

  就赵建成这个事情,我认为从维权上来看,是应该的,至于是不是一定要起诉,就看画家个人了。拍卖规则上不承担假画责任这一条,这就让他们钻了空子。你真的去查他,他反而会理直气壮地反问你,你懂不懂的?真的东西会这么便宜的?你自己没看清楚,我不负责任的。最后他会这样讲你。

  当然也有个别画家把真的说是假的,这个是作者的道德水平。

  碰到这种事情,我一般都笑笑,人家也是想挣点小钱。我的看法是,拍卖条例上要加以规范,没有的要增加,对假画要负责任。既然要赚钱,就要维护消费者的利益。拍卖公司要尽量做到拍真品,因为买家中有些懂、有些不懂。偶尔有假画也是难免,很认真地去对待这个事情就好,但故意造假、拍假,性质就不同了。

  不保真是一个霸王条例

  陈玉峰(福建省美协原主席): 从这件事来说,既然画家已经发现了拍卖公司在预展他的假画,并告知了拍卖公司要求撤拍,但拍卖公司还是一意孤行。这样不尊重艺术家的拍卖行是没道德的,法律部门应当给予相应的惩处。

  曾经有朋友在拍场买了我的作品,拍下后拿来给我看,大多都是照着我的画册去临摹,是假画。我看到画廊里有在卖我的假画,只能告诉店主,这张画是假的,店主可能会笑笑,一时把画收回去,等我走了可能又挂出来。拍卖公司对拍品的真伪不负责,我觉得这是一个霸王条例。某些拍卖公司为了经济利益,明知道拍品是赝品,还是不撤拍,我们也没有办法。国家对这种条例应该有一定的修改,如果像这样下去,拍假画的事情会越来越多,根本无法杜绝。作为画家,要集中精力搞创作,也不会整天有时间到处去看,去盯着、去打假,这是防不胜防的。我听说启功先生一次到荣宝斋去,隔壁就有一家专门卖启功赝品的店,有人就问启功先生怎么看,启功先生笑笑说:“他写得比我好。”所以,艺术家面对这些,其实有时也挺无奈的。另外,既然拍卖行的这种条例是国际惯例,那么买家在买艺术品的时候就要有自己的识别和眼力,否则买到假画就是活该。

   拍卖公司要让藏家买得放心

  梁时民四川美术馆馆长): 现在不少假画在市面上流传。谁的画值钱,就做谁的假画,我也看到过自己的假画。这肯定是不好的,但也无可避免。一个画家有他自己习惯的用笔、用墨、用色,在创作之前有他的思维、思想、理念,所以他下笔肯定是很有“精、气、神”的,作假注重描摹,很别扭的,达不到艺术家真正的创作效果。

  他们来问我,我会实事求是地告诉他们,这画是假画,但最后假画在市场上还是拍出去了。对于藏家,他有个心理,觉得挺便宜,但真正的名画家不可能有一个很低的价位,藏家自己应该很清楚。所以,买家要自己长眼,不要轻易下手。如果说要去起诉人家,我也不会做这些事情。这是一个职业道德的问题。我们目前的《拍卖法》没有保真一说,关键还是藏家要慎重买,要多看、多学。

   艺术品跟文化的关系太远 跟金钱的关系太近

  李鸿照(西安美院美术教育系教授):我还没有遇到过这样的事情。但假画会影响画家的;其次就是与画家的利益有关系。我想,如果整个社会对艺术品的理解认识能深一点、到位一点,这种事情就会不那么频繁。现在许多人对艺术品的认识还是比较浅薄,出于较低阶段,主要目的还是在经济方面,要它升值,真正对绘画的热爱远远达不到应有的状态。现在艺术品跟文化的关系太远,跟金钱的关系太近,所以它会出现各种各样的怪现象。

  我认为拍卖公司知假拍假,主要是利益的问题。拍卖公司要遵守起码的行业道德规范,这样做不应该。

   市场把握画家画风的变化难度大

  张伟平(中国美院国画系教授): 类似这样的事的确很多,但拿他们也没有办法。就目前而言,我们应该多去培养一些鉴定人才,另外在法制上也应该进行完善,使得这些造假卖假的人得到应有的惩罚,只有这样才能减少类似事情的发生。很多人就是在利益的驱动下,明知道是假的还去卖。还有一些鉴定者,明知道是假的却鉴定成真的,因为反正也没有什么惩罚。所以,完全靠诚信道德去约束,是约束不住的,有利可图就会有人去做。我们目前的规范和制度无法跟上发展速度,存在着这样那样的问题。即使现在画家真的发现在拍假去纠正,拍卖行也不认,所以真的很无奈。

  因为当代画家的艺术品是分前期、中期和后期的,随着时间的流逝,画家的画风也是不断变化,有新的追求。面对这些变化,画家本身还是比较容易把握的,但是要让市场去把握它,难度还是比较大。相对来说,古代的绘画就比较容易把握,路径比较少;但是当代的不同,有中西结合等多种路径,所以把握起来较难。

   关键是完善拍场制度

  黄河清(浙江大学人文学院教授): 作者本人都提出这是假画,还是照拍不误,这是拍卖公司不讲道德,是一种无良的行为。我写过一篇文章,拍卖公司在中国依据一个法律:拍卖公司可以不负责作品的真假,鉴定作品的真假是由买者自己负责任,这也是中国在适用西方法律时候出现的变异、异化的现象。在西方法律里,没有拍卖公司要负责真伪这一条,中国的拍卖公司借鉴了西方的拍卖法律,所以造成了假画的拍卖没有法律的约束,这是一个司法界及有关方面值得思考的问题。中国的《拍卖法》或者相关法律是不是应该加上“拍卖公司应当对拍卖品的真伪要负责”这样一条,这样也许能杜绝拍假画的情况。

  目前来说,法律并不制约拍卖公司拍假画。拍卖公司坚持要拍假,再好的艺术品鉴定专家队伍鉴定画是假的也没用。所以我认为,关键还是要完善中国的拍卖市场的法律、制度,这样才能有效地杜绝拍假画的现象。

   藏家买画更多的是想转手套利

  郭羿承(国际艺术授权基金秘书长): 作假画自古以来都有,这件事只是冰山一角。从10多年的市场经验来看,是把艺术品当成投机品这一情况而延伸出来的问题。购买者在买画不见得是想要收藏,而是想要转手套利,在这种心态下,类似的事件就会层出不穷。这是大环境下的个别事件。我们从艺术家的角度来看,帮更多的艺术家去做艺术授权,这也是艺术家在创作时的一种想法,他们想把自己的作品让更多的人看到,而不见得是想把自己的作品卖很多钱。我觉得要从大环境的心态来看,以及做艺术到底是为什么的角度去看问题。

  在学习艺术的过程中,临摹是很正常的,但是在学习之后再把它作假,这在法律上是不允许的,但还是一直存在着这样的做法。这与社会上的功利主义是相联系的,在利益的驱使下才会去做这件事。

   不参拍是我的一种抗议方式

  方照华(河南省美协原主席): 对于拍卖行的这种行为,我感到非常气愤。由于目前法律上并没有对拍卖公司有太多的制约,也导致了一些损害画家利益的事件发生。我支持画家打假。我平时也从来不参加拍卖,可以说不参加拍卖也是我自己的一种抗议方式。作为艺术家,我们首先要想的应该是保证自己作品的质量。

   用画家的名义假拍且未给报酬就是侵权

  何士扬(中国美术学院教授): 对于这个状态,我表示无奈。作为画家,别人用你的名义拿作品出来拍,是应该得到报酬的,这本来天经地义的,否则就是假冒和侵权。但是,现在没有法律来规范和监督这一块,那么艺术家告拍卖行是很难胜诉的。如果说拍卖行公开说他的艺术品是保真的,那么就有办法和理由去告他了。作为画家也不太懂法律,本身也是受害者。社会体制上应该认识到这一盲点,怎么去遏制它?不仅要靠道德来自省和约束,也要靠个人眼光提升鉴别能力。可惜的是,纯粹靠道德维权很难。那么艺术家该如何保护自己,减少或杜绝这类现象呢,那就需要艺术家个人技法的独特,让人家很难模仿。

  现在出台法律来规范就显得尤为迫切。另外,媒体也要呼吁,要求大家鉴别能力要提高。如果大家认为挂张假画是耻辱的事情,那就没有人购买,没有购买就没有销售,就会杜绝此类现象了。这是对艺术品收藏家良心的拷问,也是对普通市民、艺术爱好者眼光鉴别力的一种考验。


  】【关闭
 


  • 相关画家 

  • 相关美术馆 
美术馆:

网友评论 共有 0 个关于本文章的评论信息
内 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