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资讯 > 综合资讯
使用帮助】【发表新文章

文交所困局:投资者住在大厅要退款

http://www.huajia.cc  2012.08.16 19:45  来源:华夏时报 发表评论(0)

新闻回放

2011年,艺术品交易因创新而变得疯狂。

自去年底开始,国务院发布《关于清理整顿各类交易场所切实防范金融风险的决定》(业内简称“38号文”),饱受争议的文交所“艺术品份额化”交易模式从此进入了“整顿倒计时”阶段。

2012年2月,清理整顿各类交易场所工作会议暨部际联席会议第一次会议召开,明确要求各地应在6月30日前,依据“38号文”规定的内容完成清理整顿工作。而截至6月底,国内绝大部分文交所都完成了交易业务的整顿,一部分文交所梳理出了一条今后发展的思路,还有一部分则在等待政策和市场为它们指明前行的方向。

2011年,对于文交所来说,是风云际会疯狂的一年。份额化交易模式创新,大量热钱涌入,致使交易乱象频现,市场呼唤理性。年底国务院出台“38号文”对市场进行规范,不久“37号”出台。深圳、陕西、湖南等地文交所先后清退了交易。

这场整顿“风暴”给文交所“艺术品股票”画上了一个句号,对冀望于赖其作为退出渠道的艺术品金融化市场也是一个打击。

无奈自救的投资人

文交所的去留、转型可以慢慢探索,然而投资者却如热锅上的蚂蚁,他们担心自己的钱是否会在国家清理整顿文交所市场的时候,一同被“清走”。“他们的态度就是一个字——拖”,今年以来,已经有几批投资人找到郑州文交所要求退款,甚至住在了文交所大厅,最终也是无果而返。

投资人代表王全创建了一个五地文交所联合QQ群,已经有300多名艺术品份额投资人加入,他们在群里商量自救对策,和关注相关政策动向。

网名“HU”的投资人申购了30万元的《王铎诗稿》份额,但随后才知道郑州文交所已经在两天前被国家文物局认定为涉嫌违法从事文物经营。“国家文物局已经发函了,文交所仍旧公开认购,新闻曝光后,谁还会接手。”郑州文交所的上市艺术品没有经过暴涨暴跌,而是刚刚进场就被“套牢”。

泰山文交所的投资人曾经以为曙光来临,1月9日,投资人同泰山文交所签订协议:“如甲方继续经营且根据‘38号文’的要求更改了已上市三件作品的交易规则,乙方不再继续参加交易,并且和甲方解除原先签订的入市协议,有权要求善后主体按照成本价返还乙方投资款”;“乙方要求善后主体在甲方更改已上市三件作品的交易规则或者国家决定关停甲方文件下发后30个工作日内,完成退款事宜。”

问题出在了协议中的“善后主体”上,谁是善后主体?投资人认为是交易所,而交易所则认为是政府,双方各执一词。

“当初投资艺术品份额,冲的就是股市的模式,可是文交所远没有股市规范。”王全很无奈,因为泰山文交所是全国唯一收取印花税的文交所,又是省政府批准,金融办监管,国资委批准大股东注资,所以完全没有在意政策风险。“投资人里各行各业精英都有,还有不少拍卖行的老总也参与了,看中的就是‘流动性溢价’,大家希望有这样一个金融化产品,但是文交所给搞砸了。”

汉唐艺交所的投资人如今心情很复杂,一方面担心与汉唐的谈判破裂,对记者表示在谈判敏感时期暂不接受采访,另一方面也没有把握对方是否有诚意退款。所以他们又不想同媒体断了联系,“不退款的话,以后事情闹大了和我们无关。”

一头雾水的则是天津文交所的投资人,天津文交所如今是唯一没有任何清退动静的,甚至连交易规则都原封不动。而按照天津市政府办公厅下发的《天津市清理整顿各类交易所工作方案》,6月30日就将清理整顿工作报告上报天津市政府和部际联系会议了,但投资人无法知道相关信息。

最心急如焚的是那些借债的投资人,一位投资人借款在北京汉唐艺交所购买了“艺术品份额”,现在欠下几十万元的债务,开始了打工还债的生活,而天津文交所的一位投资人已经欠下了百万债务。每拖一天的高额利息都让他们寝食难安。

不久前,天津、郑州、成都、汉唐、泰山5家文化艺术品交易所的投资人,自发组成了全国文交所投资人维权联盟,至今已经向证监会3次递交书面材料,请求清退5家交易所涉嫌违法交易的产品。证监会也曾对投资人信访作出过两次书面答复。

“证监会只是提出‘意见’,关键还在于地方政府怎么做。”王全说善后方案是由交易所上报地方政府,交易所应该会以自身利益为出发点,地方政府的态度起着决定作用。在投资人看来,深圳文交所按买入价退款的模式是最理想的方案。

文交所各揣算盘

早在去年3月22日,深圳文交所就对其上市的3个资产包停牌,彼时,国务院还未下发相关政策文件,或许该所提前嗅到了气息。国务院下发“38号文”后,深圳文交所在今年4月15日发布公告,以投资人的购入价格,通过协议转让投资人的份额,并对未上市的资产包以原价回购,最终深圳文交所在6月30日全国交易所整顿大限之前了结了纠纷。

深圳文交所之所以对投资者善后相对痛快,关键是在2011年12月底,中宣部等五部门下发了“49号文”《加强文化产权交易和艺术品交易管理的意见》,只保留了上海和深圳的文交所作为试点,并允许其经批准可探索采取非公开发行或其他方式进行艺术品交易。对此,深圳文交所当然选择知时务,从长计议了。但其他不在“49号文”保留范围内的文交所,对此并无反应。

“不得将任何权益拆分为均等份额公开发行、不得采取集中交易方式进行交易、不得将权益按照标准化交易单位持续挂牌交易、权益持有人累计不得超过200人、不得以集中交易方式进行标准化合约交易”,这是“38号文”中对文交所五项“不得”的具体要求。

郑州文交所曾发布公告称其已经依照“38号文”的规定修改了交易模式,但份额化交易一直不停牌,也不同意给投资人退款。直到7月27日,针对清理整顿交易所的相关部委联席会议二度召开,并明确了下一步的工作重点——做好对各省级人民政府清理整顿工作的检查验收。

当日,郑州文交所启动了投资人善后处置工作,在交易所公告中称,该所将根据《郑州文交所投资人意向表》,与投资人沟通,初步拟定善后处理方案并计划于近期召开投资人代表大会。不过一些投资人认为郑州文交所的公告可能是缓兵之计,投资人大会能否召开并解决退款问题并不乐观。

在“38号文”出台后,北京汉唐艺交所最早做出停牌,也召开了投资人大会,但至今仍未公布清退方案,在投资者对其举报材料中称,“汉唐注册资本5000万元,首期出资1000万元。但我们发现,汉唐这1000万元注册资本是找垫资公司垫的资,验资后很可能已抽逃,成为空壳公司。”汉唐艺交所并未对此做出回应。

曾创下暴涨最高纪录的天津文交所,一度是各地文交所的风向标,如今其不但没有停牌,甚至有些品种还出现了涨停。网名“受害人”的天津文交所投资者告诉记者,曾经是暴涨代表之一的《燕塞秋》如今根本没有成交量,他当初以13元价格高位买入,现一路暴跌至1元左右,投入的交易款由13万元缩水至几千元。

“有人用个人账户进行自买自卖,一手拉涨停交易,每手的单位是100股,大多数都是1元以下,也就是说花几十元钱,就可以将产品拉至涨停上限5%。”王全说,中央文件中没有说明清理整顿文交所如何善后,各方都在看天津怎么做。

不愿透露姓名的“文化产权交易探索者”曾参与成都、郑州文交所的交易规则制定,据他分析有的文交所原份额融资已经分配到交易商和艺术家,或已挪作他用,现金流出现了问题,而有的文交所觉得维持现状成本比较低,低调停牌可延长资金占用时间,更可等待政策博弈。

艺术品金融化

文交所整顿风暴对艺术品金融化也泼了一盆冷水。从去年开始,艺术品基金急速扩张,国内一些金融机构私人银行、基金管理公司纷纷推出艺术基金。据不完全统计,去年约有50亿资金进入艺术基金市场。此外,加上艺术银行、艺术信托等其他方式,有业内人士甚至估计未来艺术品金融化市场可以引入巨额民间资本。但艺术品市场金融化在过热之后也正深陷鉴定和退出困境,不久前北京市场上更曝出艺术品信托三大庄家被查事件。

“现在艺术品份额化走不通了,很多人回去走艺术基金的老路,要么就是融了钱不用于艺术品投资,要么就是拿新基金给老基金接盘,做连环局。”“文化产权交易探索者”说。

他认为合理估值和完全退出是目前艺术品金融化市场最主要的瓶颈,而完全退出是难点。如此前文交所暴露出来的交易价格虚高、与真实价值严重脱节等问题,金融化的艺术品也普遍存在估值不合理的情况。因为艺术品价值鉴定评估体系不成熟,在传统市场上不能顺利退出的艺术品,做成金融产品绕一个圈子退出。

“艺术品基金要么单纯靠艺术品价值自然增长,一旦艺术品价值增长无法保持之前十年的速度,就面临很大风险,要么就是通过所谓‘运作’,在二级市场炒高艺术品价格,但有价无市的概率很大。”“文化产权交易探索者”认为除了极少数经验丰富的运作团队,很少有艺术基金投资顾问敢打保票,即便圈里的人口头上说市场小幅调整,但实际上东西越来越难卖。

在艺术品基金退出渠道匮乏的情况下,文交所仍然是很多艺术品基金冀望所在。但“文化产权探索者”认为文交所在艺术品交易方面缺乏竞争力,无法和拍卖公司及画廊竞争,通过文交所促成艺术品成交较难。加之在天津文交所经历“过山车”之后,投资人对文交所信任度降低,参与意愿不强。而且文交所自身未能解决定位和风险控制问题,关联交易并不鲜见。

在5月上旬宁波举办的关于艺术品金融化的论坛上,文化部文化产业司原副司长李小磊表示,国家此次出台的两个文件,旨在规范艺术品市场,使其更好地繁荣发展下去,并不是反对“艺术品份额化”,反对的只是证券化这种形式,反对的是艺术品投机行为和一切破坏文化市场正常发展的行为。


  】【关闭
 

网友评论 共有 0 个关于本文章的评论信息
内 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