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资讯 > 综合资讯
使用帮助】【发表新文章

四川裱画师修复古画:如履薄冰如同手术

http://www.huajia.cc  2012.08.04 16:43  来源:成都日报 发表评论(0)

成都历史文化底蕴深厚,文物资源丰富,民间收藏藏龙卧虎。要问成都收藏氛围到底有多浓?周末到送仙桥古玩城逛逛,你就明白了。周末到送仙桥看看古玩字画,淘淘心仪的宝贝,已经是很多成都市民的生活方式。而各大艺术品拍卖机构在成都举行的艺术品春拍、秋拍,更是吸引到了外地实力藏家前来“掘金”。

古玩收藏的人多了,古玩修复与保护自然成为了人们关心的问题。这成百上千年前的字画古玩,如何收藏才是最稳妥的?它们又是如何进行修复的?从今天开始,不妨跟着小王一起,去见识见识成都文物修复名家是如何修复文物的,“偷师”几招古玩修复保护的诀窍。

成都历来就是文人墨客流连忘返之地,书画名家云集。成都书画收藏群体的人数肯定是位居第一的。今天,就让我们从古代书画入手,先看看书画修复的门道吧。在成都,要说书画装裱、修复的名家,业内人士绝对会为你推荐廖定一。这70多岁的廖定一可不简单。上世纪50年代末期,他就开始师从张大千“御用”古画装裱修复师、中国文博界知名装裱修复师刘绍侯学习装裱修复,在这个行当一干就是50多年。如今已经退休的他依然还带着一帮徒弟,为成都博物院修复馆藏的上万件庙画。他笑言,古代书画修复装裱好似中医,越老越吃香。如今这个行当人才奇缺,在他看来自己的退休遥遥无期。“全省文博界干古画装裱的就10来个,能拿下高精度重要画的更没几个,后继无人啊。”1000多年前诞生的古画装裱师,已成现代“稀缺资源”,这让廖定一不无担忧。

用张大千藏画练手

自制淀粉糨糊代代传

装裱这很常见,可是要见识书画文物装裱修复可是难上加难。经过记者的多方联系,才终于获准进入戒备森严的四川博物院文保中心。一走进文保中心二楼的书画修复室,记者被眼前繁忙的景象给震惊了。这个修复室摆放着3个大木桌。每个桌子上都放满了正准备装裱和修复的古画,两侧的墙壁上,也粘贴着几张古代书法作品。五六个修复师正在分工合作,用毛刷子,一遍一遍地刷着古画。而年纪最大的廖定一正俯下身子,用毛笔蘸着一些特殊的药水,对一张身价不菲的古画进行小心地清洗。只见他屏住呼吸,拿着笔尖有些湿润的毛笔,一点点地涂抹着画面上有霉点的地方,生怕有半点闪失。他那小心翼翼的样子,让记者也紧张得大气不敢出。好不容易结束了手上的工作,廖定一才取下老花眼镜,回过头来与记者聊起自己的修复故事来。

廖定一告诉记者,当年他当学徒时,师傅几乎都是用古画来让他们练手。“古画从哪来?当然是张大千收藏的古画啦,以前我师傅是张大千的‘御用’修复装裱师哦。我们练手的古画都是张大千的。”他呵呵地笑着说,古画修复装裱没有捷径可以走,也没有科技手段,都是沿袭了千年的手艺。不管是明清时期的古画,还是现代的名作,修复起来,过程都是一样的。

一幅字画拿到手上,首先要选择好与之相配的纸张,裁好备用,预备好喷壶、不同型号的大小刷子、糨糊、砑石、毛笔、墨汁等各式工具、材料,然后才铺纸、喷湿、刷糨、抻平……进入正式的修复装裱过程。一个流程下来得数十道大的工序。

一直以为修复过程是需要机械手段,没想到,修复师们居然用木板、毛笔、木刷等工具就把古画文物的修复给搞定了。他指了指身旁一个黏糊糊的碗,笑着说,“你看,这自制淀粉糨糊,从我师傅的师傅就开始用,到了我这里也在用,以后徒弟也得用。”为什么不用胶水呢?他解释道,就像治病吃药一样,用药不能用满了,要一次一次地增加药量。修复也是同样的道理。如果用现代的胶水,直接把修补的部分给粘牢了,以后就没办法再修补了。所以修复师们发明了可溶解的淀粉糨糊,让古画下一次受到损害后,可以通过水来溶解糨糊,将破损部分轻易地去掉,保证古画的可修复性。

修复古画如履薄冰

如同“手术”

“作为古画修复师,我们的心理压力很大,每天如履薄冰。修复成功了,人们说你妙手回春让古画重新‘复活’;但如果文物在自己手中被毁,就形同‘犯罪’了。”廖定一介绍,不要觉得修复古画就是填填补补,里面的学问和“危险系数”大着呢。比如,在古画装裱时,需揭腹背纸。因古画心本身已较脆弱,主要靠命纸及腹背纸来维持其“生命”。揭裱是最重要的一步,粗心大意或技术不过关都会对古画造成无法弥补的损失。说着,他给记者演示了揭裱的诀窍。“揭裱就是要把所有不是画本身的东西全部去掉,换上高强度且适合原画的纸张,原则是‘拿得上去,取得下来’。”只见,他站在古画跟前,身体与木桌保持约3厘米距离,上半身深深前伏,但绝不接触古画,双手极其小心地,轻轻一点点揭去已经破败不堪的古画原装裱层。他说,揭裱全程往往得持续数个小时,就算额头渗出汗珠,也不能伸手去擦拭,“就像医生上手术台,必须一口气做完,不能停。”他透露,旧层去除后,抚平古画再反转,揭裱完成后的古画,仅余薄若蝉翼的“画心”,潮湿“画心”像块丝绸一般。修复师必须将其“飘上”边上一块倾斜木板。待水分干透后,再用画笔“全色”,将缺损部分上色连接。

成都博物院上万件庙画

正在修复

70多岁的廖定一至今都感慨自己闲不下来。除了四川博物院的古画修复,他还带了一批学徒为成都博物院的上万件庙画进行修复。近年来,成都博物院征集到上万件庙画,其时代从明中期嘉靖年间至近代,占目前国内庙画的70%以上。庙画有“可移动的壁画”之称,由于材质的原因,加之时间久远,纸绘、布绘和绢绘的庙画保存至今的已不多。很多庙画严重霉烂、破损。有的庙画破损了,竟被人用透明胶粘上,透明胶一揭开,画的颜色就被拉掉了。据悉,目前这批庙画已修复了5000多件,大约还要花5年时间才能修复完所有的庙画。

小贴士

古画修复后价格涨几十倍

文物修复与艺术品修复有何区别?相信这也是广大收藏爱好者的疑问。廖定一认为,出于文物研究的角度,文物修复的原则是修旧如旧。对文物龟裂等破损之处,修复师只能进行修补,不能还原;古画艺术品的修复则是从艺术品欣赏的角度进行还原,讲究画面效果无限地接近原画。“当然,修复后的艺术品不会完好无损,完美如初,就算再小的手术,都会留下疤痕,只要是经过修复的艺术品,都会有痕迹。”

他还为收藏爱好者支招,如果有能力,最好将自己收藏的古画进行修复。他说,在拍卖市场上,残缺的古画价格,在修复之前和之后会有天壤之别,差价甚至是几十倍。他透露,一幅明代时期的古画,在修复之前,可能只值几万块,可是经过了名家精心的修复,其价格可能会达到十几万甚至几十万。


  】【关闭
 

网友评论 共有 0 个关于本文章的评论信息
内 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