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资讯 > 综合资讯
使用帮助】【发表新文章

迭创佳绩 后来居上

——“长安画派”的艺术及市场走向
http://www.huajia.cc  2012.07.29 22:41  来源:美术报 发表评论(0)

  陕西曾在中国历史上涌现出不少杰出的大画家,尤其是唐代画坛出现了一批像阎立本、张萱、韩干等陕西籍代表性画家,并把中国绘画推向高潮。新中国成立后,长安画坛元老赵望云主张中国画直面人生、走向民众生活的艺术实践,被称为“长安画派的奠基人”。来自解放区文坛的石鲁,高举新文艺思想的旗帜,以才华出众的创新精神,被称为“长安画派的旗手”,他提出“一手伸向传统,一手伸向生活”的口号,成为长安画派同仁创作的宗旨。当时,各地不少画家云集西安,有福建的蔡鹤汀、蔡鹤洲兄弟,工笔画家郑乃光,安徽的王子云,北京的何海霞,河南的康师尧等,使得陕西画坛空前活跃。1961年开始,石鲁、赵望云、何海霞、康师尧等人先后在北京、广州、杭州等地举办展览。这些展览突出地表现西北风情,有着强烈的艺术个性和粗犷、豪放的艺术感染力,从而引起美术界的轰动和关注。这样,在全国美术界的一致认可下“长安画派”逐渐形成。“长安画派”的形成,结束了陕西乃至西北绘画几百年来的沉寂和萧条,以自己特有的个性风格使长安画派成为中国画坛的一支劲旅。

  进入改革开放时期,在长安画派老一辈画家的倡导下,1981年陕西省政府批准创建了陕西国画院,这是长安画派精神的继续和发展。石鲁首任名誉院长,方济众首任院长,何海霞、康师尧以及罗铭、王子武、刘文西等名家曾任副院长,由老前辈为画院奠基开路,同心协力推动画院事业的发展。此后,崔振宽、苗重安、张振学、王金岭、江文湛、王有政、赵振川、郭全忠、王西京、陈国勇、张立柱等一批中青年画家活跃画坛,继续发扬“长安画派”的优良传统。1999年,“中国画巡回展览”轰动北京、南京等地,在全国美术界引起强烈反响。有专家称:“长安画派”撑起了中国画的半壁江山, 并与海上画派、京津画派、岭南画派、金陵画派交相辉映。然而,在艺术市场上,由于种种原因,长安画派的市场影响力长期局限于陕北地区,在北京等主流艺术品拍卖市场上鲜有露面,价格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停滞不上。好在近几年长安画派画家作品价值开始被市场重新挖掘,老中青画家作品广受青睐和追捧,价格也是迭创新高。

  “长安画派三杰”作品市场抢手

  “长安画派三杰”作为长安画派的佼佼者和中流砥柱,在海内外艺术市场上, 很受藏家欢迎,并成为市场的抢手货。

  赵望云(1906-1977年)是现代长安画派的奠基人。其擅长山水、人物、走兽,尤精毛驴。他笔下的作品,线条刚柔相济,笔墨朴实凝重,形神兼备。解放前,就有“赵望驴”的雅号,其弟子黄胄就是从他这里吸取长处而又有新的发展。赵望云的山水画,每一幅都充满了浓郁的抒情味、人情味和文人味,这一点可以从赵望云的《深夜行》、《深入秦岭》、《深山行》 、《醉染重林二月花》、《晚秋》和《秋实累累》得到验证。赵望云的存世作品较少,且很早就在市场上出售。上世纪80年代进入海外拍卖市场,1989年他的《山村图》曾在香港拍到1.5万港元,90年代国内艺术拍卖兴起后,他的作品在拍卖场亮相不多,价格也不高。1993年他的《古都人物》在北京拍卖市场上以0.61万元成交; 1995年他的八开《人物山水册》在海南港澳拍卖会上以6.6万元成交。以后,他的作品基本维持在这个水平,步入21世纪后,随着中国名家字画价格的大幅飙升,赵望云的作品价格有所攀升,2002年他的《陕北风情》被中国嘉德拍至6.6万元。2005他的《牧归图》和《春耕》分别被朵云轩和翰海拍至55.8万元、14万元。从赵望云作品总的表现来看,超过百万元的作品寥寥无几,总体看,2007年之前赵望云的作品价位已沦落为三流画家之列。近两年,赵望云异军突起,后来居上,价格直追石鲁、何海霞。2010年赵望云1974年创作的《巴山新村》在嘉德以1568万元成交,首次突破千万元大关。2011年《祁连牧歌》在北京纳高获价2990万元,同年,《山麦丰收》在陕西天龙拍至1200万元。

  石鲁(1919—1982年)是长安画派的杰出代表,也是中国画坛上的怪杰,其山水、人物、花鸟、书法、印章、诗词、文学可谓无所不能、无所不精。然而,从石鲁的艺术成就和影响看,他的书画成就最高、影响最大。在石鲁的作品中,他的《转战陕北》、《东方欲晓》和《东渡》反响特别强烈。其中《东方欲晓》,不论其思想性还是其艺术性,都达到了他的艺术上“光辉的顶点”。由于石鲁的作品个性强烈、风格鲜明,他的作品在上世纪80年代就受到海内外藏家的青睐和追捧。1985年他的《华岳之雄》在美国纽约以5万美元成交,在海内外引起强烈反响;1992年在香港佳士得拍卖会上,石鲁信手拈来的“空灵”两字竟以5.5万港元拍出,震惊海内外;1989年他的《峨眉积雪》在苏富比拍卖中以165万港元成交,创下石鲁作品的海外最高成交价,1995年海南港澳首拍拍卖会上,他的《雄鸡一唱天下白》以85万元成交,创下石鲁作品的国内最高成交价。2002年他的《峨眉积雪》再次在苏富比亮相,结果以235.4万港元成交,再创石鲁作品新高。不过,从投资角度看,该藏家投资是失败的,若扣除佣金,13年净得20多万港元,假如当初买画的165万港元放在银行,利息的收益会大得多。从中也说明石鲁的作品升幅很小。近几年,石鲁作品在市场上已很少见,一方面是石鲁存世作品本身就少,另一方面是市场上石鲁的赝品较多,客观上影响了石鲁作品的价格。不过,只要是被确认是精品,大藏家一般会踊跃竞投,2005年北京九歌拍卖会上曾有一幅石鲁的《黄河两岸渡春秋》,结果被拍至990万元。2010年石鲁1959年创作的《高山仰止》在嘉德拍至3192万元,同年,《山区修梯图》在北京歌德获价4457万元,创石鲁作品市场新高。2011年《芙蓉荷花行书四言联》在嘉德以4370万元成交。目前,石鲁作品画价在长安画派中仅次于何海霞。

  何海霞(1908—1998年)是长安画派的主要代表,擅长山水、界画,兼写花卉,所作山水取法传统,食古而化,融青绿于水墨为一体,构图布局别具一格,何海霞早中期作品风格近似张大千,晚年自立而目,绘画格调色彩绚丽而华滋厚重。另外,何海霞无论是小幅册页还是高墙巨幛都能挥洒自如,为此有人戏称他是“鬼手何海霞”。

  上世纪80年代他的作品在海外市场上很少见,也不能形成固定的价格,到90年代,国内艺术品拍卖行纷纷崛起,何海霞的作品亮相较多,并流传于日本、我国港台及东南亚地区。1992年在深圳举办的“首届当代名人字画拍卖会”上,何海霞的力作《雄心壮太华》就创下14万元成交的好成绩,并轰动海内外。以后,他的大幅精品在拍卖市场上屡屡有上佳的表现。1993年他的《山水》在北京市场上以16万元成交;1995年在海南港澳拍卖会上,他的《九门口望长城》成交价高达20.9万元;1996年他的大幅力作《金碧山水》被北京翰海拍至35.2万元;2003年他的《延安颂》在中贸圣佳获价48.4万元。不过,他的一般作品大多在10万元以下,2001年他的《卧龙山过涧图》在上海敬华拍卖会上以5.94万元成交;2002年《山林雨霁》被中国嘉德拍至3.52万元。以后,其作品价格有较大的升幅,2004年四尺整纸《松石长寿图》被中贸圣佳拍至66万元;同年,《金碧泰山雄姿》被广州嘉德拍至110万元。2005年他的《小三峡》更是受到众多藏家的青睐,最后被北京九歌拍至148.5万元;同年《仿巨然雪图》被荣宝拍至220万元,2008年此作被陕西盛进推出,获价660万元,3年价格升了400多万元。2010年《临袁耀桃源图云通景 六屏》在北京纳高以8848万元的天价成交,为长安画派画家中的最高价。2011年《人在画图中》在荣宝斋(上海)拍卖会上以2070万元拍出。从中可以看出何海霞的作品在市场上迭创新高,他的代表作或大幅精品均在千万元以上。目前,何海霞作品在长安画派中最高的。鉴于何海霞在长安画派中属于传统功力最深的主要画家,有不少专家对其作品后市十分看好,再创新高是完全可以期待的。

  以上3位作为开山立派大家,若从艺术上看,可谓各具特色,其中传统功力最深的当推何海霞,这恐怕与他早年跟老师张大千学习有关;石鲁是最富个性和创造力的画家,在“长安画派三杰”中影响最大,成就最高;赵望云是长安画派的奠基人,并对创立长安画派作出了杰出贡献。后市长安画派三杰将在市场上争奇斗艳、交相辉映。

  至于画派其他老一辈画家,恐怕也只有方济众较受市场欢迎,自2010年后,他的作品多次越过百万元,如《华山之晨》、《革命圣地》、《西岳朝晖》在秦宝斋分别以380万元、963万元、313.6万元成交,其中《革命圣地》直逼千万元。而其他画家作品价格就很低了,甚至还不如长安画派第二代画家。

  长安画派市场后继有人

  由于长安画派主要画家作品在市场上表现不理想,客观上影响了其他画家的作品价格。好在近两年刘文西、崔振宽、王子武、苗重安、王西京、陈国勇、杨晓阳等画家异军突起,像刘文西的精心之作《东方》在2005年红太阳拍卖会上以385万元成交。2010年刘文西等创作的《幸福渠》,多次被印刷和出版,此作在北京华辰以4952万元天价成交。2011年《秃鹰崖擒匪记连环画原稿》在北京保利获价1322.5万元,同年,《黄土之子》在华夏传承拍至1667.5万元。这些佳绩对所有长安画派来说是个巨大的鼓舞。目前,第二代长安画家中过千万元的还有王子武、王西京,2010年王子武的《曹雪芹造像》在华夏传承获价1173万元,同年,《月下对酌》在盛世长安以1904万元拍出。王西京的作品在市场上也十分坚挺,价格动辄数万元,2012年《和平世界-教皇约翰保罗二世》在北京保利以1165.5万元成交。至于崔振宽、苗重安、陈国勇、杨晓阳等其他长安画派画家也有上佳的市场表现。笔者坚信:长安画派作为中国画坛的一支劲旅, 目前其市场行情同艺术表现力、收藏价值已严重背离,后市随着海内外藏家对长安画派认识的提高,长安画派作品的投资价值会逐渐凸显,并有望成为未来拍卖市场的一匹黑马。


  】【关闭
 

网友评论 共有 0 个关于本文章的评论信息
内 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