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资讯 > 媒体报道
使用帮助】【发表新文章

美国急需中国书画修复人才

http://www.huajia.cc  2012.07.18 17:31  来源:中国文化报 发表评论(0)

  在美国国会山和华盛顿纪念碑之间国家广场的心脏地带,由两个美术馆构成了史密森博物学院亚洲艺术收藏的主体,即弗利尔美术馆和阿瑟·M·赛克勒美术馆——两馆合称美国华盛顿国立亚洲美术馆。该馆馆藏十分丰富,目前拥有1万多件中国艺术品,内容涵盖了从新石器时代的文物到中国当代艺术,是除中国以外,世界上藏有中国文物最多的博物馆之一。

  日前,在中国国家博物馆建馆100周年庆典之际,美国华盛顿国立亚洲美术馆馆长朱利安·瑞比博士应邀来到中国发表主旨演说,并于7月11日接受了本报记者的采访。

  展示中国文化艺术的窗口

  据了解,美国华盛顿国立亚洲美术馆的中国藏品包括商周青铜礼器和兵器,唐代精美金银器,6至8世纪的佛教雕像、鎏金铜器、漆器,宋元绘画,明代浙派绘画,清代早期绘画,各类书法作品等,尤其对八大山人的作品收藏在西方首屈一指。

  美国华盛顿国立亚洲美术馆不但中国藏品丰富,同时也一直是美国与中国博物馆界从事文化交流的“急先锋”,在两国文化交流中扮演着十分重要的角色。25年来,阿瑟·M·赛克勒美术馆与中国相关单位合作,主办和承办了一系列题材广泛、具有开创性的展览,全面展示了中国的文化和艺术。如在该馆举办的“权力——剧场:慈禧太后肖像”展中,高清晰度、颇具戏剧效果的慈禧太后肖像照给人们留下了深刻印象。这组照片来源于赛克勒美术馆档案室珍藏的慈禧肖像照的原版玻璃底片,其中有一部分是慈禧送给美国总统的国礼。“伊拉克与中国:陶瓷、贸易与创新”展讲述了9世纪中国与中东之间贸易的故事,探讨了中国陶瓷、丝绸、纸、墨和茶叶对国际市场的巨大影响。在“游戏文字:徐冰当代艺术”展中,徐冰的大型雕塑装置《猴子捞月》从赛克勒美术馆的顶部天窗一直垂到最底层的水池上方,贯穿美术馆四层高的中庭,十分引人瞩目。去年举办的“历史的回响:响堂山佛教石窟寺”展,结合了石窟内的石像和三维影像技术,重新构建了河北响堂山佛教石窟寺,该石窟寺代表了北齐时代中国文化艺术的最高成就。

  “我们非常注重以学术研究为基础的深度展览,也许有些展览做得像好莱坞大片那样有点哗众取宠,但我们一直强调展览中专题性研究的深入。”朱利安·瑞比说,“正如现在很多人都知道中国的兵马俑和长城,但是我们仍希望给大家更深的认识。”

  美方急需中国书画修复人才

  除举办展览和学术交流之外,博物馆还是一个集多学科、多功能的行业。朱利安·瑞比在谈到美国华盛顿国立亚洲美术馆的运作时,一直强调三个方面的功能:公共教育功能,研究功能,修复、装裱、展览设计的博物馆专业功能。

  美国华盛顿国立亚洲美术馆最近邀请北京故宫博物院的一位展览设计师前往美国总部考察了3个月时间,目的是为该馆中国藏品的展览提出建议。同中国的美术馆、博物馆界所面临的许多问题一样,美国华盛顿国立亚洲美术馆虽然拥有众多中国古代艺术品,但在修复方面力所不及。据了解,美国目前有两到三个关于中国艺术品的修复中心,赛克勒美术馆作为其中之一,是因为他们的修复师是原上海博物馆培养的顶尖修复师。“现在不论在美国还是中国,这样顶级的修复师非常少,当前中美都面临的问题是,这种资深的修复师大多即将退休,修复人员青黄不接,所以如何培养新一代的修复人才是目前很重要的一个命题。”朱利安·瑞比说。

  对于中国古代书画来说,“修复”和“装裱”是一门极其专业的手艺,因为不仅涉及到对纸张的严格要求,对绢、绫等材料的要求也非常高。“由于缺少专业的技术人员,目前世界上很多中国艺术品的修复,都是由日本修复师来完成的。但中国和日本的古代艺术其实是两个体系,它们有着许多本质的不同。”朱利安·瑞比说,“因为顶尖的书画修复人才奇缺,并且在专业培训和经验方面要求很高,所以我们正在积极地和中国的单位合作,希望能够通过努力,组成一个由不同年龄人员构成的梯队来进行文物修复工作。”

  印象最深的是“中国速度”

  美国华盛顿国立亚洲美术馆除了高质量的藏品外,还拥有美国最好的“亚洲美术图书馆”,藏有许多中国的考古书籍。该馆目前正在做一个关于中国善本书的修复项目,目标是办成一个“工作坊”。朱利安·瑞比说:“其实美国的很多博物馆都有中国的善本书,但目前还没有博物馆进行过系统培训,以管理和保护这些书籍,所以我希望每年都做一个关于善本书修复的工作坊,从中国请来善本书的修复专家和美国的专家一起来做这个事情。”

  朱利安·瑞比称,美国华盛顿国立亚洲美术馆在与中国的合作中,留给他们印象最深的是“中国速度”。

  “现在中国的发展速度很快,这也反映到了中国博物馆的运作上。我们和一些欧洲的博物馆一样做展览比较慢,常常需要持续几年来经营一个项目,所以希望能在两者的不同中找到一种平衡。”朱利安·瑞比说,“一直以来,中国的同行都很谦虚,想去美国学习,希望找到一种万灵药来解决中国的一些问题。对于我们来说,中国现在藏品质量如此之高、发展如此之快,也有很多值得我们学习的地方,我们也很希望能派专员来中国进行长期交流。”

  除此之外,中国博物馆和文化界的官员和负责人也给朱利安·瑞比留下深刻印象。“他们非常敬业和负责,我们一起工作时双方十分配合,关于经费、档期、人员往来等问题都能妥善解决。”

  朱利安·瑞比称,唯一遗憾的是,希望中国的文物政策能够更加开放。“目前中国文物局对中国最重要的一部分文物只给予一年的境外展览时间,这个时间是不充分的。”朱利安·瑞比说,“对于外国博物馆来说,如果能拥有更长的时间就能够在更多不同的地方进行展览,也能更加扩大展览效果和影响力。同时,参展的单位越多,博物馆间分担的费用就越少,对展览的投入就越多。”


  】【关闭
 

网友评论 共有 0 个关于本文章的评论信息
内 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