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资讯 > 专家评论
使用帮助】【发表新文章

“传人”之争与市场之辩

——“泥人张”传人案折射民间艺术维权之困
http://www.huajia.cc  2012.04.15 09:16  来源:美术报 发表评论(0)

  很多人知道天津的“泥人张”,但不知道它是由两家企业合法共享的品牌,一家是“泥人张”创始人的后代自营的“泥人张世家绘塑老作坊”(简称“泥人张世家”),另一家是国有的“泥人张彩塑工作室”(简称“泥人张工作室”)。因为利益,两家企业常有纠纷。

  日前,“泥人张世家”总经理张宇将“泥人张工作室”职工陈毅谦告上法庭,理由是:陈毅谦在媒体上公开宣扬自己是“泥人张第六代传人”,并推销自己的产品,他们认为这不仅是虚假宣传,更侵犯了“泥人张”的企业名称权。

  专家认为,此案表面是“传人之争”,实质是“知识产权之争”。随着市场和商品意识增强,很多类似“泥人张”的民间艺术、非物质文化遗产面临知识产权纠纷。

  “传人”之争

  张宇说,自己是“泥人张”彩塑创始人张明山的第六代孙,是“泥人张”名正言顺的“第六代传人”,而陈毅谦只是“泥人张工作室”职工,与张宇家族没有任何血缘和姻缘关系。但从2010年开始,陈毅谦在杂志和网站等媒体上公开宣扬自己是“泥人张第六代传人”。

  “如果称为传人,应该有拜师仪式。而我和我父亲都不承认陈毅谦是‘泥人张’的第六代传人。”张宇说,陈毅谦可以说自己是“‘泥人张’工作室高级技师”,也可以说自己“从事过‘泥人张’彩塑工作”,但不能说是“泥人张”传人。

  张宇说,作为“泥人张工作室”的工作人员,陈毅谦在使用“泥人张”名称时,必须与单位名称一起使用。而其“泥人张第六代传人”的说法,显然侵犯了张宇所属企业的“企业名称权”。

  陈毅谦则表示,自己十几岁开始师从“泥人张工作室”高级工艺美术师逯彤、杨志忠,学习泥彩塑,系师、杨二人的亲传弟子,因此称“泥人张传人”并无不妥,只不过是“族外传人”罢了。

  知识产权之争

  专家认为,这场官司表面上看是“传人之争”,实质是“知识产权之争”。事实上,张宇不愿大家仅仅将“泥人张”视为一种艺术,他更愿将其视为品牌,跟可口可乐、苹果等一样,是有所有权的。他甚至直言,这场官司“无关乎艺术,只关乎权利”,是权益之争。翻阅“泥人张”的历史,几十年来,围绕“泥人张”的产权纠纷不断,除了“泥人张工作室”与“泥人张世家”之争,还有天津“泥人张”与外地“泥人张”之争。

  天津社科院研究员王伟凯说,在某种程度上,“泥人张”的命运,是我国民间技艺在商业大潮冲击下演变的一个缩影。长期以来,我国很多民间艺术没有作为产品品牌出现,为日后的品牌之争埋下了隐患。随着市场和商品概念出现,民间手工艺、老字号等的品牌价值日渐凸现,产生了知识产权纠纷。

  天津市高级人民法院审判委员会专职委员李宝明说,我国知识产权立法较晚,在民间艺术、非物质文化遗产领域形成诉讼的案例也不多。这类案件,关键要理清哪些是艺术问题、哪些是法律问题、什么样的艺人在法律上享有什么样的权利等。

  目前,我国并没有专门的民间艺术知识产权法,去年正式实施的《非物质文化遗产法》仅是一部行政法,主要规范政府和行政部门的行为,而知识产权属于民事范畴。

  也有专家指出,民间文艺的知识产权问题比作家、艺术家等个人创作的著作权要复杂得多,许多民间文艺的原创权属关系不是很明确,谁是权利主体有时也难以确定。一些人甚至认为,民间文艺是集体创作,大家都可以利用,无所谓知识产权问题。

  市场之辩

  事实上,跟“泥人张”一样,很多民间技艺都面临市场的困惑。王伟凯去年主持一个调研课题发现,天津的100余项民间技艺,有20多项由于脱离时代和市场而失传。“失传的原因,一是保护和扶持不力,二是脱离市场不能与时俱进,三是陷于无休止的纠纷。”王伟凯说。

  在不少专家看来,治疗民间技艺的“断代”和“失传”之痛,市场化是根本。天津博物馆研究员陈克说,随着品牌和商标意识增强,大家越来越重视文化的价值,很多民间艺术都通过市场而发展壮大。“民间技艺要与现代审美结合起来,吸纳时尚元素,想方设法融入市场。”

  王伟凯说,艺术能不能和商品画等号是个值得探讨的问题。如果一切以市场来衡量,那些具有商业价值和市场潜力的民间技艺,可能被大家争相抢注,而那些没有注册的民间技艺,可能没有市场而走向衰亡。

  张宇也担心,过度的市场开发会毁了“泥人张”这个牌子。他说,当前我国很多民间技艺面临被市场异化的风险。


  】【关闭
 

网友评论 共有 0 个关于本文章的评论信息
内 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