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资讯 > 综合资讯
使用帮助】【发表新文章

雅贿江湖:拍卖行成了掮客

http://www.huajia.cc  2012.04.11 11:59  来源:艺术品鉴 发表评论(0)

  “雅贿”,也是需要一个复杂链条来支撑的。在这个链条里,古董字画本身只是一个个“隐形的翅膀”。

  古玩店的“潜规则”

  通常买古玩送礼的,背后原因都挺复杂,绝不是一送一收那么简单。送礼的、古玩店、收礼的,各有好处。

  一家古玩店的老板有一件古玩其实是赝品,只值几万元,被一个企业家买走,送给了某官员。在买的时候,这个企业家就跟他说好了,多少天后,如果有一个什么长相的人来,要卖出这件东西,就以真品的价格收了,差价由这个企业家出。

  其实,这就是一种变相送钱的方式。送礼人和收礼人早就知道是赝品,送礼人也会告诉收礼人,什么时候、到哪家店去把这个东西卖出去,价格大概多少。这个流程三方都清清楚楚。

  这件假古董,被同一个企业家买了5 次,送给不同的官员,最后又回到了这个古玩店老板手里,而古玩店老板本人不费力气赚到了5 次中间费,加起来也是一个天文数字。

  这样有“前途”的工作,也是现在不少古玩店的重要业务之一。对于这种古玩游走于官商之间的潜规则,古玩店的老板们深谙其中的门道。

  在商人和官员之间,“雅贿”改变了直接送钱的方式,两个人之间不是那么赤裸裸的行贿受贿关系,而是盖上了艺术、收藏这些高雅的面纱。

  在各种“介质”中,古玩作为“面纱”的掩护作用特别突出,究其原因,正是源于古玩价值难以估量的特性。

  不少收受贵重古玩的官员,之所以敢收价值500 万元的古玩,而不敢收500 万现金,原因就在于可以“以为是赝品”。

  收受古玩或者名人字画,最重要的行贿证据就是实物,但是实物却没有明确的定价标准。即使评估出来很值钱,受贿者也完全可以辩称自己并不知道它的价值。

  而对于已经将文物倒手卖出的受贿官员来说,最后可能剩下的“蛛丝马迹”就是古玩店的票据或记录了。

  然而古玩界有个规矩,东西一经卖出,不退不换,不开发票,往来不留记录。

  拍卖行成了“掮客”

  清朝末年的时候,京城中“雅贿”之风极盛,当时北京琉璃厂多数古玩店已沦为行贿受贿的掮客,而官员们则把自家文物放在古玩店由其代售,送礼者掏大价钱买了再送给官员。双方不提一个钱字,大把黄金白银却源源不断地通过古玩店流进官员腰包。

  如今,除了直接从古玩店买进卖出的方式外,“雅贿”的另一个看起来更光明和公开的方式,就是通过拍卖行公开拍卖。

  对古玩店老板来说,拍卖会也是他们重要的进货渠道之一。如果看到一个感觉明显不入流的物件,结果鉴定机构给出的鉴定是品相极好,或者拍卖的起拍点明显不符合实物价值,基本上他们就应该起身走人了。最后绝对会有人以明显高于实物的价格把那个所谓的古董拍回去,通常都是用手机打来电话就直接买下了,谁也不知道这东西是谁卖的,又是谁买的。

  看起来很神秘的拍卖过程,其实流程也并不复杂。最常见的一种方式,是送礼人把一件文物,通常是不值钱的赝品,通过熟人获得专家或鉴定机构的鉴定书,再和拍卖行“合作”把它当作真品拿上拍卖会。

  关键的一个步骤是,送礼人会把这个赝品的产权确定成收礼人的,再找另外一个人把它以真品的价格拍下来,对拍卖行当然要给好处费,而收礼人就貌似合法地获得了一大笔拍卖款。

  这种以拍卖行为中介的方式,其实跟古玩本身已经没有了关系。当做道具的赝品可能只在拍卖的当天展示一下,就又被摆回了原来的店铺里。所有这些复杂程序的设计,都是为了对抗第三方的监督,某种程度上,更类似于洗钱。

  当然,进出拍卖行这样的“大手笔”,并不是官员手中“玩物”进出的常态。通过拍卖行和古玩店老板中介的方式,还是容易留下痕迹。

  另外还有一些更简单的办法。一个人,如果找领导办事,直接送钱,领导多数是不肯收的。那么他可以送领导一个红木小摆件什么的,这东西本身不值钱,领导也敢要。然后他找另外一个关系人,去收礼人家里转一圈,偶然看见这个红木小摆件,表示特别喜欢,要求收礼人给一个昂贵的价格,领导如果同意,这个小礼品就被置换成现金了。

  古玩、艺术品不是一般消费品,没有办法像一部手机一样,可以清楚地计算出目前市价,而是完全取决于个人喜好。就算是一个红木小摆件,人家非愿意出10 万元买,为啥不可以呢?比起收取一个本身就价值昂贵的古董来,这种做法更顺理成章,更不容易被揭穿。

  相对于送真古董的“大进大出”,或者找古玩店、拍卖行来“暗渡陈仓”,“以假乱真”的送礼方式,在层级低一些的官商“勾兑”中似乎采用得更多一些。

  古玩送礼,有的以假充真,有的以真当假,不同目的,不同方式,各有各的道。

  虽然洗钱的链条存在并运行着,真假古玩都可能变现,但从媒体报道中,人们还是常能看到从那些落马官员家中查出古玩和珍贵字画。显然,接受“雅贿”的人并没有把这些真假艺术品都变成一般等价物。

  很多时候,一些官员只是为了满足一种虚荣心——我有某某知名画家的作品——这种高格调的占有,让他们感到愉快。

  收礼人的心理很复杂,但古玩字画常常能够满足收礼人的各种需求:精神需要、收藏欲望、保值增值、安全隐蔽……古玩,简直是一种天生的官场“玩物”。


  】【关闭
 

网友评论 共有 0 个关于本文章的评论信息
内 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