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资讯 > 专家评论
使用帮助】【发表新文章

谁是文物造假受益者—访《谁在忽悠中国》作者吴树

http://www.huajia.cc  2012.03.31 10:07  来源:美术报 发表评论(0)

  今年的3·15晚会过后,网上热传一张文物造假地图,地图上所标注的这些造假重灾区,也是作家吴树这些年来行走过的地方。从2004年起,吴树开始对国内文物市场进行调研,并写成出版了报告文学《谁在收藏中国》、《谁在拍卖中国》和《谁在忽悠中国》,对眼下的文物造假、艺术品拍卖、文物鉴定乱象,进行了深刻剖析和有力批驳,把这一神秘行业的内幕展示给了社会公众。

  吴树所撰写的三本书,不同于一般意义上的道听途说,而是都以亲身暗访的形式完成,真实性不言而喻。吴树在书中不止一次地讲述到这样一个现象:一名造假者制作一件高仿赝品并出售后,会按照买方的要求在一定时间内不再制作第二件,以保证该件赝品在市场内的更好流通,从中也不难看出,中国文物从制假到售假产业链已经非常成熟。

  大乱之后,方有大治。面对目前收藏界出现的种种乱象,面对媒体的大力度频频曝光,我们只能期许目前的状况,是这一行业发展到一定历史阶段的必然,而这些乱象,多少年以后或许将得到很好的规范与约束。 ——编者

谁是文物造假受益者

——访《谁在忽悠中国》作者吴树

■特约撰稿 屈菡

  屈:您是何时接触并开始涉及文物收藏领域的?

  吴:我的第一次收藏经历是在2003年,当时我刚退二线在北京治病,为了排遣痛苦,经常去参观博物馆、逛潘家园。2004年,我回江西办事,一位家住在陶渊明家乡附近的朋友告诉我,说老家一个农民挖地,挖出一窖高古瓷来。我当时心想:高古瓷得有多贵重啊,肯定买不动,只是抱着去看看的心理到了现场,见那个农民正在拿稻草搓瓷器,把面上的釉全洗掉了。我当场打电话给一个在杭州搞收藏的朋友咨询,他让我描述了一番后,告诉我:“那是西晋越窑瓷器,那只鸡头壶你还价200元,万一还不下来2000元一个也要买!”结果我花了2000元把10件瓷器全都买下了。

  到北京以后,我挑了其中一个最小的、西晋的水盂,那个灰色釉保存得比较好,去北京古玩城的一家古董店请教老板,那位老板说“东西是西晋的”,我问值多少钱,他说“200-300元吧。”我想还没亏,谢过就往外走。一出门,专家把我拽住,说你别走,你要多少钱才肯卖?我一想,也行,我试试究竟值多少钱吧。就问多少钱肯要?他说“2000元!”我说不卖。他又一拽,“两万!”我当然不会卖,只是告诉他:“以后如果在买到了同样的东西,我拿来跟你换东西!”他回答我:“你以为很容易就买得到啊?那么好买我就不出两万了!”

  一开张就买到了真东西,信心大增,觉得搞收藏也不是像我原来想象的需要很多钱。于是,我就开始对收藏真正感兴趣了。因为在北京搞收藏的朋友比较多,我买东西,常常请他们掌眼,但尽管如此,接下来花了几万元钱,买的基本上全是假货,这在古玩界就叫“打眼!”朋友说就算是“交了学费”,据说每一位搞收藏的人都有这个阶段。第一次在九江便宜买了东西那叫捡漏。直到现在,我也不敢说自己就不会“打眼”,我比较喜欢高古瓷,对这类东西研究得多一些,加上目前那些东西价位不高,基本上没什么高仿品,识辨起来稍微容易一些。但对元青花、明清官窑等瓷器门类,我至今也不敢去碰,因为我多次去景德镇做暗访,知道那些制假高手的厉害!

  屈:根据您的走访调查,目前文物造假的市场格局是什么?

  吴:现在赝品最多的是瓷器和玉器,头些年主要是瓷器,现在又加了一个玉器,在一般的古玩市场是这样的。拍卖市场可能最多的就是字画了,赝品最多的也是字画。

  屈:玉器造假有哪些方式?

  吴:安徽蚌埠现在哪个朝代的都仿,主要是仿制高古玉。高古玉一般指的是汉以前的玉器。高古玉作假比较容易,它的成本很低廉,实际上很多就拿普通石头做,拿现在的观念它根本不是玉。那些石头在当地到处都有,然后就弄一些有机的、无机的化学原料把它弄旧了,做出土沁,再一个做工要粗犷不要很精工的。

  江苏徐州主要是做战汉的玉器,因为那里原来出土过金缕玉衣啊,尤其是汉墓出土的比较多嘛,所以他可以冒充那种出土的。明清玉器一般在江苏、上海、北京做得多一些。这两年玉原料上涨,仿明清的基本没有了,很多作坊主要是在原料上做假,用差一些的俄罗斯玉或别的地方玉染上色,冒充和田籽玉。

  屈:字画造假目前处于怎样的状态?

  吴:从我走访的一些地方看,天津、上海、西安、北京这几个地方是做赝品画比较集中的地方。在这个方面还有区别,你比方说上海、苏州大多数是本土风格的一些画家的画。天津和北京是徐悲鸿、齐白石为主的近代画,另外当代画家那就更多了,韩美林、刘大为、史国良、范曾的比比皆是。按照各个地方的市场需求,首先是满足本地,然后再满足外地,造假一般都是有这个特点。

  屈:画赝品的一般是些什么人?

  吴:比方说我到天津去拜访的那一位,实际上是美院的老师,他自己的画本身就很好,照我看并不比他模仿那几个人的差,但是没有办法,他自己的画卖不出去,实际上他是一个很认真作画的人,但苦于没有任何社会资源可以利用。

  现在一个画家要成名他就要炒作,办展、请人写评论文章、上拍卖公司假拍抬价……不炒作休想成名,这是我们时代的悲剧,黄钟毁弃,瓦釜雷鸣!一些真正的艺术家很难凭着自己的努力,或者创造性的作品得到认可。

  屈:您认为,在这个文物制假的链条中,谁是真正的受益者?

  吴:这个问题我问了很多人,包括这方面的专家、学者,有些人认为是农民得了利益,卖假赝品,骗了钱。我在调查当中发现,制假起步早的一批人的确富起来了,但那是微乎其微的。

  况且,他们要冒着巨大的风险,随时有可能坐牢,因为他们干的都是违法勾当,不是盗墓就是诈骗。对于大部分农民而言,他们富在哪儿?盖起来一栋房子,娶了个老婆媳妇儿,生了一两个孩子,这都是人的基本权,是社会本来就应该给他的,他们却需要冒着犯法的危险才得到,其中一些有良知的人还会受到自己良心的谴责!

  这一场全民收藏运动最大的受益者是两个集团:一个是贪官污吏所构成的公权主义集团,一个是那些不守法制的拍卖小集团。他们掌控了艺术品拍卖的定价权和话语权,真的也好,假的也好,经过他们的二次包装——出土的东西打上火漆成为“海归文物”,赝品带上鉴定证书和假档案,成了传承有序——统统可以推向市场,盗墓者也好、制假者也好,整条文物艺术品链上的收益总和也赶不上这两个集团的收益!

  屈:那谁又是这个骗局中的受害者呢?

  吴:几千万上亿的收藏者呀!买了真东西多半是“三盗”文物,违法!买了赝品,赔本!我有很多热衷收藏的朋友,都爱说家里的藏品价值多少钱,自欺欺人啊!我调查发现,95%的收藏者收藏了95%的赝品!


  】【关闭
 

网友评论 共有 0 个关于本文章的评论信息
内 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