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资讯 > 媒体报道
使用帮助】【发表新文章

画廊与画家的鸡生蛋困局

http://www.huajia.cc  2012.03.19 08:34  来源:北京日报 发表评论(0)

画廊与画家的困局。

  北京荣宝2012春拍日前落槌。1.51亿元的成交额,共计成交1500多件艺术品。3月24日,中国嘉德也将拉开拍场大幕。业内人士认为,今年拍品行情要好于预期。而在中央美术学院副教授余丁看来,这不过再一次验证了“艺术品一、二级市场倒挂”的常态而已——一方面是艺术品交易大国,另一方面,作为艺术品一级市场重要部分的画廊业长期疲软。

  记者了解到,国内实行经纪代理制度的画廊已近两千家,可这个着眼于解决画家创作与推广两难的制度,并未真正发挥出其应有的作用。在书画交易领域,不少画家更习惯于原有的手工作坊式,即在自己工作室或委托中间人卖画。

  画家

  宁可自销,不要“菜贩子”

  陈泗伟和爱人5年前从山东辞掉高校的工作,双双进驻宋庄艺术区,开起了艺术夫妻店。专攻风景油画的他坦言,其间自己找过多家画廊,希望能协助推广自己的部分作品,“可他们就类似于‘菜贩子’,根本不可能做到与画家共同成长。”具体表征为:既不在前期提供市场需求导向,也不在后期为推广投入。几年下来,未签约过一家画廊的他依然故我地做自己喜欢的学术画。他爱人张庆慧的境遇稍好一些,目前与三、四家画廊有签约合作。“不过一般我只会同意由他们代理一年。”她告诉记者,一家画廊曾经在展出她的作品数天后,就卖出十几幅,却一直以各种理由推托交付成交金额。“没有诚信度的画廊主,还不如‘菜贩子’。”

  李洪涛很看重画廊能给予自己的“襄助”。“毕竟创作和推广两头都要占用精力,有人帮忙打理推广,自己就能一门心思搞好创作。”不过,从中央美院毕业后去年才进入宋庄艺术区的他也承认,当前最要紧的是拿到中国美协会员资格,然后多参加展览甚至拍卖,引起画廊的注意。他说,其实画家并不希望既做艺术生产者又做销售员,但当前画廊的经纪代理制度并不完善,无奈之举只能是画家两头兼顾。

  曾经和中西方画廊都有过合作的画家赵孟君认为西方画廊更有耐心,“为了推一本画集,它可以等上一年,更不用说包装画家本人了。”而国内的一些画廊更讲究“短平快”,往往低价买进一批,然后再伺机高价卖出。“同样是推广交易,国内的画廊有时候已沦落为普通销售者。”在他看来,也正是这种“沦落”,让画廊多了叫卖作品的吆喝声,而少了对画家的引导与发掘。

  画廊

  乐做伯乐,但不愿被“出卖”

  尽管画家对画廊颇有微词,但白盒子艺术馆馆长孙永增认为,画家自产自销的模式并无优势。这家位于798艺术区的画廊,去年曾入选某权威艺术杂志评选的中国画廊百强榜单,拥有当代艺术与设计版权开发中心、艺术品商店、白盒子艺术沙龙、艺术与品牌拓展等商业功能。“相比于单个艺术家,有实力的画廊无疑拥有更多艺术资源,尤其在市场行情把握方面更显先见之明。”孙永增介绍说:“画廊在艺术家成长过程中,要做包括学术梳理、展览推广、藏家维护等在内的大量工作,赚钱盈利也相当不容易,因此画家与画廊之间要有很好的信任关系和契约精神。”

  孙永增经常通过业缘关系,从全国各地“网罗”来一批非著名画家到馆内集体创作,以期发现一些新星。不过,业内一位批评家认为,国内画廊目前并未在吸引画家方面体现出多少优势,“出于市场收益考虑,画廊往往会优先甚至将签约指向锁定为名家,然而名家自身活动能力并不需要‘倚重’画廊;非著名的画家倒是积极性有余,可画廊‘竹篮打水一场空’的几率陡然增大。”

  画廊“佩斯北京”2008年进驻798艺术区时,坊间有人断言,“狼来了”将导致国内画廊倒掉一大片。可事实是近些年新开的画廊数远远多于倒闭的数量。赵孟君认为,画廊的持续增长从一个侧面反映出画家和画廊已有较高依存度。经过前些年与多家画廊的短暂合作后,他希望今后能与一家“对上眼”的画廊“长相厮守”。

  不过,画廊和签约画家由“亲如一家”到“互相指摘”的现象并不鲜见。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画廊业主抱怨说,早些年,自己动员身边不少圈儿内好友出点子、推画展,帮助对方提升名气和画价,可就在瓜熟蒂落之时,画家却以双方合作期限已到为由,将所有收益据为己有。他说,“我乐意去做伯乐,因为于我有利,但我不能容许‘见利忘义’,被出卖。”

  市场

  完善艺术品代理制度成关键

  尽管一直未找到合适的画廊代理自己的作品,但陈泗伟并不情愿将自己的作品拿到拍卖会上去充当成交数。“真正懂行的人,还是会优先看重你作品的质量,而不是那些唬人的数据。”他说自己最乐此不疲的事情就是带着画作奔走于各类艺术博览会,既能遇到很多真正懂门道的人士,也能在一个有限竞争的环境里找准自己作品的定价。

  业内专家看来,在当前画廊代理机制尚不够成熟前提下,由画廊协会主动发起一些艺术博览会,有助于画家与画廊双方找到更多了解与沟通的渠道。而北京画协首任会长程昕东,更认为协会当前的重要任务是积极整合社会资源,让画家与画廊走出国门,到国际舞台发声。

  不过从长远来看,完善画廊的艺术品代理制度无疑才是根本出路。中外市场行情不错的画家,大多借重了这一制度。油画家陈逸飞的成功就离不开美国哈默画廊的推广包装。“关键是,画廊与画家要彼此认可,共同进退。”孙永增今年依然计划召集一批年轻艺术家到馆内“写生”。“推广他们很难说赚钱,但最起码这样可以为画廊培养一批固定的业内关注者。”漫画/赵春青

  马上就访

  由于实力存有差距,画廊的层级也不尽相同。实力雄厚的画廊,它更有优势去挑选知名画家;小型画廊则会更关注年轻艺术家。也正因为这种相互选择,画廊与画家的多层次格局才得以形成。如果年轻画家没被画廊相中,也不用带有道德评判、感情色彩去指责对方,可能是你的作品质量与风格与对方存有差异。

  即使双方已签订代理合作关系,出现分分合合也正常。当画廊的发展速度超过其代理的艺术家的成长进度时,艺术家会自然而然地被淘汰;当艺术家的成长进度超过画廊的发展速度时,画廊被抛弃也实属正常。既然是合作,首要前提是合拍,而进度不一致必然带来不合拍,这时候解除合约关系,对双方并不意味着是坏事。其实,无论是前期的相互选择,还是中后期的共同合作,最关键的是双方都要努力。

  ——艺术家邱志杰

  不同于拍卖行,画廊并不是纯粹意义上的销售终端,从某种层面讲,它还承担着对公众进行艺术启蒙教育的角色,带有一定中介服务机构的色彩。

  因此,有必要对当前将画廊与普通古玩字画店同属零售业的身份进行定位调整,进而在税收上实行一定的倾斜。


  】【关闭
 

网友评论 共有 0 个关于本文章的评论信息
内 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