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资讯 > 综合资讯
使用帮助】【发表新文章

助力文化馆 认证“真专家” 谋划数字化

http://www.huajia.cc  2012.02.26 09:40  来源:美术报 发表评论(0)

  解读《国家“十二五”时期文化改革发展规则纲要》

  Point 1:

  “助力”文化脱贫

  “越是到基层、越是到中西部,我们越是要把必要的财力往那里倾斜。大家都在讲脱贫,真正的脱贫最重要的是文化脱贫,有了文化的脱贫才有经济上的脱贫。”国家发改委党组副书记、副主任朱之鑫说。

  去年,全国的国家级、省级美术馆相继向社会免费开放,带给观众们的是实实在在的“惠民”,不论是出于“蹭空调”的心理,还是真正地去欣赏艺术作品,美术、博物馆都是当代普及大众艺术教育的首要手段,是公民进行文化鉴赏和参与公共文化活动的重要方式。《纲要》中提出,要加强地、市、县级美术馆“建设并完善向社会免费开放服务”,尤其是还没有这些设施的中西部地区、地县级别城市新建展馆。同时,国家还将对这些展馆实施财政补贴。文化部副部长、国家文物局局长励小捷介绍说,“具体补贴的标准是地、市级图书馆、文化馆每年补贴500万元,县级图书馆、文化馆补贴标准为20万元,乡镇综合文化站补贴5万元。”同时,孙志军认为,“《纲要》明确提出要加大财政对文化建设,特别是公共文化体系建设的投入力度。首先,财政投入增长幅度要高于财政一般性收入增长幅度。”我们可以期待,美术馆等公共服务机构的艺术普及、艺术教育功能将有更大的发挥空间。

  Point 2:

  谋划更多文化企业上市

  “圈钱”促发展

  “建立健全文化产业投融资体系,鼓励和引导文化企业面向资本市场融资,促进金融资本、社会资本和文化资源的对接。”《纲要》中的这一段,或许是最吸引资本眼球。近年来,文化产权交易所的建立,引起了众多的是是非非。一方面是促进文化艺术发展的需要,一方面是脱离实际情况的天价与交易混乱。为解决文化产业发展中突出的种种问题,自去年开始,有关部门就一直在着手研究对策。目前,我国的文化产业开发大都是政府搭台:政府加大文化产业投资力度,但多数人对于文化产业化的理解依然停留在浅薄的文化开发上,以为文化产业化就是办几次展览,对于“后产品开发”基本处于无意识状态。邬书林介绍,“根据新闻出版总署的统计,目前有多家出版企业上市“,“现在出版企业上市,目前的总体表现比较好”。邬书林表示,‘十二五’期间将会采用以下措施进一步推进、用好上市这个工具来保证文化产业的发展,保证文化企业在股票市场上有一个好的表现,增进股民信心,使我们整个文化实力有所增强。‘十二五’期间我们将把中国出版集团经过一个严格的程序上市”。像荣宝斋、人民美术出版社等也将随之成为上市企业。

  “研发制定文化产业技术标准,加快建立文化产品和服务质量管理体系。”“办好重点文化产权交易所,规范文化资产和艺术品交易。”重点扶持上海、深圳文化产权交易所建设等等目标和举措都表明,在未来一段时间,将是文化艺术与资本对接的深入阶段。

  Point 3:

  实现美术作品的“CNKI”

  在iphone、ipad成为街机的浪潮下,数字化转型已然成为出版业未来的发展趋势。新闻出版总署副署长邬书林说,在数字化的条件下,我们可以打破许多壁垒,把知识、信息特别是中国人的声音通过数字化更好地传播出去。此次《纲要》对未来5年提出文化数字化工程,明确指出文化资源、文化生产、文化传播要数字化,包括数字图书馆、博物馆、美术馆以及少数民族文化事业的数字化,实现文化的数字化转型。

  其实,美术作品的数字化一直是圈中人的多年呼唤。清华大学开发的国家数字出版工程里面重中之重的CNKI(音)把中国目前最重要的报纸,7000多种最重要的期刊,反映当代中国人科研交流成果的重要期刊全部数字化,实时地向世界传播。邬书林介绍,去年清华大学CNKI数据库的收入达到5.3亿。而最重要的是,欧美包括我国的台湾地区、香港地区的重要大学都在用这个数据。全球的美术作品若有自己归属的“CNKI”,也将是一件社会、经济效益双收的大事。

  Point 4:

  文艺评论不能只吹喇叭

  很长一段时间以来,对当下文艺批评的诟病不少。社会舆论普遍认为,当代文艺评论的价值取向发生了偏离,呈现出一种功利化、商品化的倾向,严重影响到文艺创作和大众审美,十分令人忧虑。文艺评论家冯双白曾表示,“文艺评论不是复印机,更不是吹喇叭。” 好的评论不是创作者的附庸,应该从独特的角度去把握作品的形象和本质,去开掘阐释作品的内涵,成为作品和读者之间的桥梁。但如今的许多文艺评论达不到这样的高度,评论家更是丧失了独立品格和再创造的力度。

  《纲要》强调,将“完善文化产品评价体系和激励机制”。“加强文艺理论建设,培养高素质文艺评论队伍,开展积极健康的文艺批评……引导群众审美鉴赏……加强文艺评论阵地建设,扶持重点文艺评论媒体。加大优秀文化产品推广力度,运用主流媒体、公共文化场所等资源,在资金、频道、版面、场地等方面为展演展映展播展览弘扬主流价值的精品力作提供条件。设立专项艺术基金,支持收藏和推介优秀文化作品。” 把遵循社会主义先进文化前进方向、人民群众满意作为评价作品的最高标准,把群众评价、专家眼光和市场检验统一起来。

  Point 5:

  认证“真专家” 杜绝“伪鉴定”

  在各类“鉴宝”栏目、节目中,常有一些所谓“鉴宝专家”的身影出现。鉴定行业“速成班”使得“伪专家”满天飞。去年的“金缕玉衣”事件,让人们从文博业的乱象中觉醒。而艺术市场中蕴含着的巨大利益,使得挂着各种名头的鉴定师、文物评估顾问大行其道,堂而皇之地从鉴宝活动中捞得好处。又使得不少真专家也作出“伪鉴定”。在“专家”身份受到越来越多质疑的现状下,《纲要》中指出:将“建立文物鉴定准入和资格管理制度,引导规范民间收藏。”这对于在一定程度上有些混乱的民间收藏市场,无疑将起到积极的作用。

  Point 6:

  大师要知“人间疾苦”

  “大师”一词,对于美术界有着相当诱惑力的同时,也充满危险与争议。在当代,一方面,呼唤大师的声音急切而常见,另一方面,因为标准的多元化和艺术欣赏“萝卜青菜,各有所爱”的特征,许多“大师”往往成为争议的对象。当代美术界,可以说没有一位像齐白石、黄宾虹、潘天寿那样,被多数人认定为业内的领军人物。一些名家往往有着自己的一方天地,却无法“一呼百应”,承担起带领美术大军成长的责任,走不到大师的“高端”;而处于基层的艺术家,潜心艺术的不多,想着进入中心、进入圈子、谋取话语权的不少,当代名家“高不成,低不就”是一个尴尬的现象。自从齐白石、黄宾虹被授予“人民艺术家”称号以来,艺术界权威的国家级荣誉似乎比较少见。按照传统的“谦逊”美德,美术界形成了一个基本统一的意见:大师不是自称的,是现象沉淀之后,理性的并被艺术史所确认的。《纲要》中“建立重大文化项目首席专家制度,造就一批人民喜爱、有国际影响的名家大师和民族文化代表人物”,以及“落实国家荣誉制度,抓紧设立国家级文化荣誉称号,表彰奖励成就卓著的文化工作者。”的论述非常引人注目。

  与此相对应的,是纲要中“引导广大文化工作者加强自身修养,做道德品行和人格操守的示范者,努力成为优秀文化的生产者和传播者。引导文化工作者特别是名家名人自觉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增强社会责任感……积极支持文化工作者特别是文化名家、中青年骨干深入实际、深入生活、深入群众,拜人民为师,增强国情了解,增加基层体验,增进群众感情。”“名家名人”的脱离人民、远离生活,或许正是大师千呼万唤不出来的原因之一。艺术大师潜心修炼“专业技能”的同时,还要真正深入到生活中去,可以说是一针见血地指出了当代艺术存在的问题。

  Point 7:

  让中国艺术“走出去”

  据法国艺术品行情公司Artprice报告显示,2011年,张大千(1889-1983)的作品拍卖总额高达5.067亿美元,居全球第一。而齐白石(1864-1957)则位居第二,紧随其后的是美国的安迪·沃霍尔,2010年占据排行榜首位的毕加索以3.116亿美元退居第四。中国的大师作品拍得了高额数目,本应值得庆贺,但必须想到的是,这些数据都是本国的收藏家所创造的,这让人难以开怀。因为在一定程度上,这至少说明了一点:中国艺术还没有真正走向世界。

  纲要中,“逐步改变主要文化产品进出口严重逆差的局面”引人深思。海外艺术家的作品在中国的各大美术馆、博物馆持续开展,常能受到广大观众的热情追捧,比如毕加索、印象派等等。中国艺术大师的名作却难以深入到世界人的心目中。日前,将于2月28日起举办的“2012毕加索中国大展”举行了大规模的新闻发布。虽然两位中国绘画大师张大千与齐白石的作品拍卖总额首次超过了毕加索,但是,法国国立毕加索博物馆馆长安妮·巴达莎莉接受新华社记者专访时认为,中国收藏家购买本国艺术作品热情高涨,但将这些艺术家介绍给全世界也非常重要。“我们对张大千这样的中国艺术家不甚了解,所以我建议中国的收藏家不仅应当购买他们的作品,而且也应该把他们展现给全世界,向世界传播他们的艺术理念。”如《纲要》中所指出的,“推动文化产品和服务出口。实施文化走出去工程……生产制作以外需为取向的文化产品。”或许是未来中国美术界所要面临的最艰巨任务。


  】【关闭
 

网友评论 共有 0 个关于本文章的评论信息
内 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