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资讯 > 专家评论
使用帮助】【发表新文章

画家 藏家 鉴定家 家家谈打假

http://www.huajia.cc  2011.12.06 13:33  来源:互联网 发表评论(0)

  市场现状 三个真实的故事让人瞠目

  “如今,书画市场出现了很多假冒伪劣名家作品,这是不争的事实!而且,现在的书画市场,前所未有的混乱。”画家、鉴藏家杨子真一针见血地指出目前书画市场存在的怪现状。

  故事一:一位著名画家听说某处有他的假画出售,便跑去打假。到了店里,他看到三张自己的真迹,三张假画。于是这位画家故意说那三张假的是真的,真的是假的,想把假画买回去作证据。没想到商家说,你凭什么说这画是你画的?全国叫这个名字的人太多了,你有啥证据说是你的?画家没有办法,只好尴尬作罢。

  故事二:有师兄弟俩人,师兄在地摊上买了师傅一张画,回去跟师弟说这画是师傅的真迹,师弟一看,明显不是师傅的画,二人争吵,请师傅定夺。没想到的是,师傅看了画以后,居然说,这是他在一次笔会上喝多了酒时作的应酬画,当时画得不够好,我给你再修修,说着便拿起笔,在画上涂抹起来,修完钤上了自己的印。就这样,假画成了真画。后来,师兄弟在地摊上又看到了师傅的作品,师兄目瞪口呆,原来师傅自己都认不清自己的作品了。

  故事三:甲在深圳一家拍卖会上拍回一画家的作品,回来让画家鉴定,画家认定是自己的作品,但没有在画上钤印。后来,甲打算把这幅画卖给乙,乙提出跟画家合影留念,没想到画家这次居然不承认了,说这不是他的作品。后来,乙对甲说,你把价格压低些,我还是买这幅画,因为我喜欢。就这样,甲赔钱把画卖了。后来甲才知道,乙和那位画家串通了骗他的,画家拿了乙的“好处费”。

  杨子真告诉我们,目前书画界有几个怪现象:市场上谁的假画多,就说明谁名气大,此人的画价就会涨高,而买画者只看名气、身份和地位,却不看画作本身。一些知名画家出于社会责任感站出来打假,遭人奚落不说,往往因没有证据失败而归。一些本来没名气的人趁机跳出来“打假”,一打假就成名了。市场上的假画太多,人们无奈跑到画家家里去买画,一张四尺整张的画,市场上的假画五百元一张,在画家家里,五万块钱一张,画家收入自然高了。还有一种就是上面例子里面说的,画家认不出自己画的真假,甚至参与造假。

  专家分析 假书画泛滥,最受伤害的是谁?

  “书画造假最终伤害的是藏家。”杨子真说,书画造假古已有之。古代书画造假先后出现过三次高峰。第一次是在北宋后期,书画市场的活跃,助长了造假之风。第二次高峰是明代中后期,造假地区分布之广、方法和手段之多远远超过了前面任何时代。清末,出现了专门经营字画古玩的市场,古书画造假之风盛行,而且名码标价,促成了书画造假的第三次高峰。

  杨子真说,根据知识产权法,假书画所侵犯的是被造假者也就是书画家本人的权益。但知识产权法所保护的只是在世书画家及其去世后50年内的权益,50年之后,便不在保护的范围;这样一来,法律上的缺憾,助长了造假者的气焰,假书画肆无忌惮地充斥着市场,对画家本人除了侵权之外,也造成了其他种种影响。按照消费者权益保护法来说,假书画侵犯的更多的是买家的权益。但自古至今,偏有一些买家只要假画不要真迹,因为假画便宜。

  假画鉴定的复杂性,给收藏家平添了很多烦恼:经过专家“掌眼”的作品,都未必是真的;明明是真的,到了画家那里,有可能变成假的。由此,藏家往往打消收藏念头,在国外拍卖市场上,中国书画因为赝品的“搅和”曾几度备受冷遇,长此以往,到底假画伤害了谁,很值得人们深思。

  行业声音 书画打假到底难在哪里?

  近年来,书画市场的打假呼声很高,但书画打假的难度也很大,难在谁打?打谁?业内人士张剑波告诉记者,首先,书画鉴定,谁适合当最终“裁判”?市场上假画与真画的比例是四比一,画家本人屡屡打假多以失败告终,虽然有的上诉法庭,比如吴冠中前些年打假的例子,最后的结果是拍卖公司只是撤掉作品,吴冠中并没有获得相应的经济赔偿。书画家对“自己作品”真假的鉴定缺乏法律上的支持和保护,而且,这种鉴定主观因素太多,容易出现“作假”行为。再加上有些画家素质不高,甚至成名后对自己的早期作品不承认等情况,书画家的鉴定,也不一定“保真”。

  其次,书画打假,到底打谁?张剑波说,鉴定出来有假画,画商会说,我们没说是名家真品,矢口否认,无凭无据,没有办法追究画商的责任,而且,目前国家也没有哪个机构是约束画商“保真”的。

  对拍卖行来说,如果是有意以假作真,欺瞒买家,牟取不义之财,理应给予坚决打击;但如果他们是限于水平把假货误作真迹推向市场,或者有人为了学习而对名家名作进行临摹复制,一棒子打死显然也不合适。书画市场涉及画家、画商、鉴定家、拍卖公司、收藏家等很多环节,因此,解决“打谁”的问题,才是书画打假最关键的。

  张剑波坦言,书画界也有主动站出来打假的,但一些“恶意”打假变相炒作的行为,让打假在人们眼里变了质。一些坚决打假的人则觉得打假太难,只好望“假”兴叹。一位著名画家无奈地表示,他经常遇有人花大价钱买到假画,拿过来让他鉴定。一旦说假,人家的损失就很大,他只能含糊其辞,不能得罪人。他说,现在打假太难了,要顾忌各种人情关系,自己站出来打假,有时还会遭到一些威胁恐吓。

  藏界说法 专家被质疑,谁才有最终鉴定权?

  在采访中,杨子真说,现在很多书画鉴定专家的职业道德也令人怀疑。他说,在当代书画鉴定领域存在着一种怪象,鉴定当中,根据收取“好处费”的多少,给出与其数额相当的“鉴定证书”,而这些所谓的“权威”一旦做出鉴定书,同行们也碍于种种原因,不便戳破。

  拍卖行业内人士薛洪涛告诉记者,拍卖公司必须要尊重画家的著作权,但是按规定在拍卖活动中,只有委托人和司法机构的介入才有权利终止拍卖活动,而画家对自己作品的鉴定结果是否具有权威性,需要法律进一步明确。画家本人认定拍卖会上的画是仿自己的作品,也无权终止拍卖。更复杂的是,画家本人的鉴定也不一定完全可信。

  “没有统一鉴定标准,没有一个法定的鉴定实体,没有令人信服的权威鉴定机构,国家文物鉴定委员会的鉴定同样可以被一个小拍卖行否定,很多收藏者被弄得不知所措。”杨子真的话道出了很多藏家的无奈。

  画家呼吁 个人力量太小,合力打假才有效

  为什么有些画家明知市场上有自己的假画却不站出来打假?著名画家赵振川说,书画打假的情况很复杂,有些人打假是为了作秀,趁机抬高自己的身价,有的人是孤军作战,打假往往是惨败而归,只得作罢。

  针对一些画家找学生代笔炮制假画的说法,赵振川说,真正的艺术家的作品是无法代笔的,尤其是写意中国画,画家本人深厚的艺术修养和艺术功底是仿不出来的。而真正的艺术家的创作,一定不是以盈利为目的的,他们追求的是艺术的创新和发展,是在为一个时代而创作,这样的画家,何谈造假和仿制。

  赵振川说,画家应该打假,这是一个艺术家的社会责任和艺术良知所要求的。但画家个人打假,得不到有关机构和法律条文的支持,是很无奈的。打假是要书画界、藏界和有关文化市场监管部门共同携手来做的一项工作,单靠画家个人力量太小,合力打假才会有效果。

  他呼吁有关部门关注书画界,尽快出台相关的法律法规来规范整个书画市场,在保护知识产权的今天,保护艺术家的艺术创作成果,保证一个时代的艺术市场和环境的纯净是一项非常重要的工作,一定要把书画市场造假的不正之风刹住。


  】【关闭
 

网友评论 共有 0 个关于本文章的评论信息
内 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