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资讯 > 综合资讯
使用帮助】【发表新文章

当代版画市场探析

http://www.huajia.cc  2011.09.25 21:31  来源:美术报 发表评论(0)

  市场不是衡量艺术价值的唯一标准,但它却在某种程度上反映了社会对艺术的接受与认识。近年来艺术品市场相当火爆,油画和当代艺术尤其走俏,价格飞涨,相比之下版画市场多少显得有些冷清,无论从版画的成交率还是市场价格来看都比较低迷,对很多拍卖公司而言,更多是把版画作为一个小的艺术门类和丰富画种多样性的一个补充,这其中的反差确实值得我们深思。

“复数性”与行业自律

  版画之所以成为版画,是因为其自身有着独特的制作属性,既然是通过“版”为媒介印刷出来的艺术品,就必然会带有一定的“复数性”。“复数性”的存在,使得不少藏家心中总会有一个疑问:我收藏的这张作品,作者还会不会再复制、再印刷?

  “1960年和1962年,世界教科文组织和世界美术家联盟召开了两次会议,针对版画和雕塑艺术的复数性特点,对其制定了相关行业规范。根据国际惯例,版画的印刷基数一般为25张。”版画家陆放告诉记者。

  在印刷出来的作品上署有艺术家的亲笔签名,并标出作品的编号,方法是总印数为分母,每一幅单一作品的序号为分子,比如,如果共印出50张,那么其中的第6张即为6/50。与油画、国画等艺术门类作品的唯一性不同的是,这50张都称为版画原作。

  一般来说,版画印制的数量与价格成反比,但是也不绝对。版画虽然具有复制的特性,但也不是可以任意复制的,版画家会根据实际情况有所增减,太多对市场不利,太少也不便于流通。

  当然,这种增减决定于版画家自身,因而完全是一种自律性的行为。在国内,版画市场还不成熟,缺少相应的监管机制,完全取决于版画家个体的自觉。一些版画家会公开或私下毁版,以示将作品变为绝版的决心,这时候的“限量”原作会因其不可重复性,市场价格受到推动。

版画≠版画艺术

  国内国画、油画和“当代艺术”界的名家大腕们在艺术品拍卖市场中天价频出,风光无限,但是原作只有一幅,不能满足火热的市场需求,于是聪明的商人开发出了一种新的艺术品制作方式——丝网复制版画,比如吴冠中版画。利用名家的国画、油画原作做成限量丝网版画,每张也标有几分之几,也有画家签名,看起来真的跟原作无差,这些版画家眼中的“印刷品”卖得比真正的版画艺术品还贵,因为有原作的天价为参照,每幅竟高达几十万甚至上百万,并且数量较大。复数性在这里为艺术家和经营商们赚了大钱,却在一定程度上冲击了原本就相对脆弱的原创版画市场。

  “版画有3个制作过程,一是画家画,画了以后制版、刻版,再以这个版为载体印到纸上,缺一个过程都不能称为版画”,版画家陆放说道,“像吴冠中版画,在上面有签字,一张卖一二十万,其实是用机器印的限量印刷品,不能称为版画。吴冠中版画印刷品的制作方法有两种,一种是丝网版,另一种是珂罗版,可以做得很接近原作,其实都是商人在赚钱。”当代艺术家应天齐也对这个现象谈了自己的看法:“版画跟版画艺术是有原则区分的,用版印出来的画都叫做版画,比如报纸上的画,也可以称为版画,但不是版画艺术。数码时代的到来对版画艺术影响非常大,很多名家用数码仿真手段和原始印刷技术来进行创作,我并不反对任何画家去做版画,我反对的是混淆版画和版画艺术的概念,如果你要把它称为版画艺术的话,就不能复制原来的素描、国画或油画。”

  虽然价格不菲,但是名家的丝网版复制品在市场上依然受到买家的追捧。利用印刷品来当作版画艺术品销售,既迎合了大众对大师的崇拜心理,又轻而易举地赚得杯满钵满。

市场化使版画被边缘化

  近10年来,许多中青年版画家在原有版画艺术语言的基础上做了很多努力和探索,版画语言日益多样,但总体来看却并未真正走入市场。国内艺术品市场进行得如火如荼,艺术品在商品化的同时获得了丰厚的经济效益,尽管如此,在国内大大小小的拍卖会上所能见到的版画作品却寥寥无几,也很少有画廊会专门经营版画。拍卖会上偶尔出现的版画作品也大都是有特定历史意义的题材,自由开放的版画创作局面远未形成。一幅高质量的版画作品价格在三五万元是常态,能上十万元已属天价,版画在市场经济背景下被有意无意地被边缘化。

  “深圳观澜版画是全国唯一市场化走得比较好的,但总体从市场价位上来说还是低的,甚至不如连环画和水彩画。”作家、画家王川对记者说,“这里面有几个原因,一是欣赏习惯问题,版画本身的硬线条与黑白基调在艺术表达上不像其他画种那样直接和丰富,与人们传统的审美习惯不很协调;再一个就是国内对版画的宣传和理论研究不够,版画在国内艺术市场中缺乏引导和经营。另外,版画本身复杂的制作工艺也让很多艺术家感到头痛,因为工艺复杂,所以对于版画来说超过60厘米已经是巨作了。”除此之外,版画的制作周期也是漫长的,通常“十日一水,五日一石”,三四个月才能制作一张,现在很少有人愿意这么刻苦去做。

  目前除了在学校或美术机构工作的艺术家能够以版画作为职业,一直坚持在做版画的并不多。就目前的市场情况来看,能够完全以版画谋生的艺术家非常少见。作品市场不好,直接影响到版画创作者的生存处境,因此,一些版画家也在艺术与市场之间努力寻找适合自己发展的新出路。中国美术学院教授、著名版画家陆放在保留木刻版画刀味与木味的基础上,采用色彩变化来丰富画面,用水印木刻来表现西湖景色,受到市场的欢迎和认可。除此之外,他也喜欢做藏书票,他认为水印木刻是版画中的“国粹”,应该大力普及和宣传。除了参加展览,陆放许多版画和戏曲脸谱藏书票,得到国际友人的收藏,作为礼品用于交换。最近一系列表现西湖风景名胜的水印版画用于邮票发行,“只有将艺术融入生活,大家才会逐渐认识和了解,”他表示愿意将版画做成照片用于旅游签名和酒标、烟标等各色各样的衍生品,用于版画普及和传播。

  当理想遭遇现实,这其中便有很多无奈。如今版画专业的毕业生很多选择转行画国画、油画,因为大众比较容易接受,市场也好;有些会选择开画室、带学生等方式一边维持生活一边继续创作;还有一大部分会彻底转到当今热门的动漫、设计等领域。如今很多活跃在当代艺术圈中的名家就是出身于版画专业,比如方力钧、邱志杰,杨劲松等等,中国美院版画系教授张远帆认为这与版画系的教学方式有着密切关联,“版画不是单一的画种,它是一种制作方式的名称,包括了很多材料处理的方式和造型手法,我们平时对这方面的训练比较多;第二,版画是门高度概括、简练的艺术,构图上有较高要求,要进行大量的概括处理,版画创作时很少用写生,基本上是自己编画面,这些都是版画教学中必须有的部分,也是整个造型艺术专业通用的知识,学好这些最基本的常识后转一个画种或者换一种工具材料都是很方便的。”

艺术品还是印刷品

  很多观众在欣赏版画的时候,乍一看认为是印出来的,却又不知是怎么印出来的,甚至相当一部分人就会简单地把版画作品等同于印刷品,这确实会让辛勤的版画创作者们感到委屈。不懂就不会理解,不理解便不会去买,这也是导致市场价格不高的主要原因。

  版画创作中有“印”的步骤,对一般人来说,“印”会让人联想到印刷书籍、报纸等不具备情感色彩的机械性重复劳动,尤其是在强调情感表达的艺术创作中,“印”字多少会带有些许贬义。但其实对于版画来说,“印”的背后也是一个复杂的创作过程,比如对水印木刻来说,就要经历构思、构图、画正稿、上版、刻版、拓印等多个步骤,掌握这门技艺的难度相当大。其中对水份的控制很有讲究,为了表现出水的韵味,每次都要经过反复的调整、实验,心中沉着、有数才能掌握好火侯,这个过程不亚于进行一次再创作。所以,对一些优秀的版画家来说,有这样的时间和精力,更愿意去尝试开始新的创作。

  版画艺术作为国际流通的艺术语言,在造型艺术中地位重要,但实际情况是,国内对版画艺术的宣传和普及远远不够,普通人从小到大不太会有机会近距离地感受版画艺术的熏陶和引导,复杂的版画制作工艺更是“养在深闺人未知”。国外在版画艺术的普及方面有很好的范例,在日本中小学的美术课程中,版画是必修的内容之一,版画家陆放谈起自己曾经在日本的展览经历,“展览中没有一个观众认为作品是‘印’出来的,对版画艺术都很尊重,觉得这是门高雅的艺术。”

版画家的身份尴尬

  国内版画市场不景气,导致版画家心中底气不足,版画家转行画国画、油画或从事与之相关的当代艺术,更愿意被称为是当代艺术家而不是被限定为版画家。在中国,国画跟书法拥有悠久的文化传统,与人们的审美趣味密切相关,因此市场占有量大,当代艺术有着巨大的升值潜力也广受藏家青睐,而版画虽然工艺复杂,但在市场上认可度不高。与之相比,国外的版画市场要成熟和繁荣很多,在国外有展览经验的王川告诉记者:“在国外的拍卖行里,版画的价值丝毫不低,在北欧和日本的很多酒店、商场甚至普通人家里面都挂有很多的版画。”相较于国外版画已经通过市场走进人们的家庭和日常生活,国内的版画却因市场寡淡而变得越发走进象牙塔。“西班牙的几个画家都做版画,比如毕加索、达利,虽然毕加索本人的版画跟原画价格也有一定差距,但国外的画家会以自己作为版画家为荣。另外,我们很难用某个画种来给毕加索定义,他是油画家、版画家、雕塑家,甚到他也画重彩和水彩,在国外不太有画种这样的一个限制。”国内很多版画家转到现代艺术家,却出现了以市场行情来区别画种地位的倾向。


  】【关闭
 

网友评论 共有 0 个关于本文章的评论信息
内 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