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资讯 > 综合资讯
使用帮助】【发表新文章

天津文交所难以洗脱利益输送之嫌

http://www.huajia.cc  2011.07.26 14:49  来源:望东方周刊 发表评论(0)

  沉寂数月后,天津文交所于7月1日恢复开户、二次“开张”,开户资金标准上调至人民币100万元。

  此前的6月24日,文化部文化市场司副司长庹祖海在“艺术品市场规范建设工作通气会”上明确提示了新兴交易形式的风险问题。

  有消息称,一个全国性的产权交易管理法规即将出台,发布时间最早为7月下旬,产权类交易所将从严审批,甚至可能考虑收回地方政府对产权交易所的审批权。若消息属实,产权交易所“谁审批,谁负责”的时代将一去不返,正在各地大干快上、遍地开花的文交所将面临生死大考。

  冰火两重天

  天津文交所重启后的开户制度类似于会员制。根据公告,除将开户标准上调至100万元外,天津文交所还将按提交申请顺序及会员发展计划审核入会申请。

  与此同时,天津文交所再度大幅修正了交易细则,日涨跌幅由原来的15%缩至5%,交易模式也参照A股制度,由“T+0”变为“T+1”。

  1元/份的定额申购方式被抛弃,按修订后的《天津文化艺术品交易所暂行规则》,第三批艺术品份额的价格形成机制调整为竞价申购。投资人在一定的价格区间内自由报价,按照一定的申购定额量定量申购,最后由文交所的交易系统按照价格优先原则确定中签。

  在退市制度方面,此次上市的4只艺术品“股票”规定了上市交易期限和相应的退市机制,份额交易期限届满将实施停牌,份额停牌后于第7个交易日在该所交易系统进行竞价,并在规定时间内进行。竞价底价为该份额历史交易最高市值与历史交易最低市值的平均值,通过三次竞价的方式,实现实物交割。竞价交割成功后,所得款项扣除费用后,按交割前投资人所持份额比例进行分配。

  这意味着,艺术品份额交割退市后,投资人的账面亏损将成为真实的亏损。

  改弦易辙后,天津文交所推出了第三批4个艺术品份额产品:“翡翠珠链”、“翡翠龙璧挂件”、“杨飞云《生命祭》、《百合花》油画组合”以及“《荷风千秋》长卷”。4件艺术品的发售底价为总市值1.5亿元。

  与前两批发售不同的是,此次每件艺术品的发行人数刚好控制在200人以内。

  以“荷风千秋”为例,通过天津文交所交易系统发售3000万份,其中艺术品持有人保留312万份,发售代理商优先认购312万份,向投资人发售2376万份,每个中签号码定额申购量12万份,中签号共198个。

  这被视作对《证券法》监管的有意规避。根据《证券法》的规定,向不特定对象发行证券或向特定对象发行证券累计超过200人的,为公开发行,必须经国务院证券监督管理机构或者国务院授权的部门核准。

  尽管一级市场控制在200人以内,但经过二级市场的交易环节,仍无法控制人数,等同于公开发售。

  由于新品中签后可坐享二级市场的高溢价收益,本次打新火爆依旧,吸引了19亿元资金的围追堵截。

  另一方面,早先上市的艺术品乏人问津,在上市交易的短短六个多月内,经历了行情的重大逆转。

  天津文交所的交易软件显示,上市的艺术品份额在3月份爆炒到高点之后,已连续数月暴跌。5月份10只艺术品跌幅均超过20%。在“燕塞秋”等多只艺术品“股票”遭遇特殊处理后,失去开户支持的市场逐渐萎缩,呈现无量下跌、无人接盘的萧条景象。

  迷雾中领跑

  作为第一个吃螃蟹者,天津文交所的一举一动皆被视为市场风向标。3月12日天津文交所宣布暂停开户之前,开户数已达5万余,各地其余文交所不及其十分之一。

  暴涨暴跌的行情让天津文交所显得疲于应对。据不完全统计,半年来,在该所网站上有关艺术品价格涨跌幅更改的公告就达7次,涨跌幅比例一改再改;数次改变开户制度,4次推迟开户公告,多次以临时、技术性、特殊原因停牌。艺术品份额退出交易年限也存在第一批未规定、第二批规定10年的分歧。

  虽然交易规则频繁修改,但一些根本性的重大问题却始终未予涉及。随着市场影响面的扩大,一些投资者心中的疑问也被逐步放大。

  首先是艺术品持有人的具体身份。在文交所上市交易的前两批艺术品中,有9件来自天津美术学院副教授白庚延的画作,定价都超过400万元。对白庚延作品的特殊青睐,及白氏作品在上市交易前突如其来的暴涨行情,让各方人士产生质疑。

  在该系列画作上市前,天津文交所通过代理机构天津华赞公司,以持有人沟通后不愿透露为由,拒绝在有关公告中透露真正持有人身份。

  发售代理商的身份是否独立同样引人关注。

  截至第三批艺术品发售,天津文交所的代理商仅三家,分别为天津华赞文化艺术品投资公司、深圳市蒸蒸日上文化艺术投资中心(有限合伙)和天津中睿信投资有限公司。

  工商登记资料显示,天津华赞文化艺术品投资有限公司成立于2010年5月25日,注册资本3000万元,其中大股东张斌占90%,法定负责人何常棣出资10%。该公司的成立日期恰逢天津文交所筹备寻找艺术品之时。

  据《21世纪经济报道》,张斌的另一身份是天津市华驰建筑装饰工程有限公司董事长,与天津文交所董事长陈玉是多年好友。

  此次新增的两家代理商同样身份蹊跷。本批次的产品中,《荷风千秋》的发售代理商为深圳市蒸蒸日上文化艺术投资中心。工商资料显示,该公司成立的日期是2011年4月12日,核准日期是5月5日。公司网站于2011年6月15日方才注册,而其代理的《荷风千秋》在网站注册后的一周内(6月21日)迅速通过上市审核。

  该公司的简介资料更凸显了其与天津文交所的特殊关系:“公司充分理解天津文化艺术品交易所的成立对文化改革和社会进步的重大历史意义,愿意以天津文交所为平台,为广大投资者提供一流的文化艺术品份额交易专业服务。”

  此外,该公司网站没有ICP备案,也就是所谓的“非法网站”。

  天津中睿信投资有限公司的成立亦与天津文交所密不可分,根据其主页介绍,该公司“是在天津文化艺术品交易所成立后,文化艺术品份额交易成为艺术品投资的一种重要形式的前提下应运而生”。

  有投资者担忧,所谓的新增代理商不过是天津华赞所穿的“马甲”。

  在相关机构、个人的神秘身份揭开以前,监管机构不明的天津文交所难以洗脱利益输送之嫌。百度贴吧内甚至有人提议,要就单方面肆意修改交易规则、人为操控市场、上市艺术品持有人及限售股情况等问题,对天津文交所提起民事诉讼。

  整顿传言难挡行业冲动

  从6月起,有关国务院拟整顿产权交易所的说法开始频频流传。有消息称,目前相关意见已经征询完毕,7月份国务院就会出台文件,对新成立的文交所进行严格审批,不再允许文交所进行艺术品份额化交易。

  但在监管之手伸出前,各地文交所已如雨后春笋般遍地开花。

  据“2011中国艺术品收藏与投资高峰论坛”组委会监测统计,截至2011年6月30日,国内已陆续开业的文化产权交易所(含艺术品交易平台)已达18家,而正在筹备的文交所有6家,总数已达24家。

  其中除上海、深圳、北京和成都四家隶属国有并取得相关部委的批示之外,其余文化产权交易所均为民营企业,未有相关部委批示,仅在地方政府批示下取得工商登记,不具有牌照。

  郑州文交所在艺术品份额发售开启时即涉嫌违法从事文物经营活动。近日又有消息称,郑州文交所准备发售的3件艺术品《古都晨曲》、《醉归图》和《鸣禽图》曾出现在北京保利春拍会上,并均以高价卖出。

  湖南文交所则从注册到发售产品仅用了短短两个月,真正的开户仍未启动。湖南文交所艺术品持有人和代理商不持有任何艺术品份额,全部发售给投资者,没有做市商制度和平抑价格的功能。

  政策未明之际,最早推出艺术品权益份额交易的深圳、上海文交所一直表现得较为审慎。

  深圳文交所发行的3只份额产品自5月12日以来一直处于停牌状态。相关负责人肖女士对当地媒体表示:“春节前后,国内艺术品权益份额交易出现较严重异常情形。停牌目的是为了保护投资人的权益。”同时,她强调还没有具体复牌的时间表。

  上海文交所同样表现低调。该所近日面向会员推出第二批艺术品产权组合产品—— 000002号“薛松艺术品组合产权产品”和000003号“赵准旺艺术品组合产权产品”,未举行任何发布会。上海文交所媒体负责人崔斌告诉《望东方周刊》:“因为交易规则一直在调整,我们不想引起外界的太多关注。”

  部分新开张的文交所对份额化交易形式持观望态度。即将挂牌成立的江苏文交所表态暂时不会以保证金形式推出具杠杆效应的艺术品,将以付全款的形式交易艺术品。

  而在广东南方文交所开业庆典上,该文交所艺术品事业部运营总监丛亮表示,国家的态度决定了艺术品交易的方向。该所副总经理于泳此前接受采访时表示:艺术品份额化尚缺乏根基。但本刊记者致电于泳时,其未对此说法作出证实与回应。该所媒体负责人谢云飞告诉《望东方周刊》:“近期我们会就关于艺术品份额化交易的问题召开媒体见面会,会在新闻发布会上做特殊的说明。”

  在文化部组织的“艺术品市场规范建设工作通气会”上,出席者有拍卖行代表、画廊代表、艺术网站代表、文化创意产业代表等,却唯独没有文交所方面的代表。

  防止“变成由利益集团控制的牟利工具”

  面对各地文交所的野蛮生长,文化部文化市场发展中心研究员、中国艺术品市场研究院副院长西沐指出:“不少地方已将文交所作为一个形象工程项目来对待”。

  西沐对《望东方周刊》表示:“文交所的整顿管理是必要的,需要对区域规划、布局的不同特性进行研究,不能搞成同质化竞争。首先应该尽快出台管理办法,明确文交所的基本定位、成立条件。不能地方有冲动,而中央没监管。”

  西沐认为,只有建立一个公平、公正、公开、公信的“四公”交易平台,才能防止文交所“变成由利益集团控制的牟利工具”。

  要建立“四公”市场,鉴定、评估、保险机制的缺失就不容回避。事实上,这也是长期困扰着整个艺术品市场的关键问题。

  文交所最初的发起人之一、国家文化软实力—文化艺术品交易所重点课题组首席专家雷原对《望东方周刊》表示,在最初的方案设计中,关于如何确权、鉴定、保险都有一系列的设想,但这需要国家层面的推动:“比如产权人如何证明交易产品是你的,应该通过司法部下面的公证机构来公证。持有人可以提供详细的证明,如果不能证明,可以登报公开3个月。”

  雷原建议,由中宣部牵头联合相关部委人民银行、银监会、文化部、财政部经国务院批准,组建中国文化金融管理监督办公室,使正在尝试的文化金融创新步入健康发展的轨道:“要有审批备案的制度,把车刹住,不要一开始不管,然后动不动就关门。”

  在相关法规缺失的情况下,部分文交所已开始自行探索风险防范机制。成都文交所在国内首次引入的艺术品保险机制颇有代表性。

  成都文交所运营总监王小峰告诉《望东方周刊》:“我们也有鉴真环节,必须要求艺术家本人亲临现场在律师或公证处的见证下对资产包的作品进行现场确认,艺术家还要出具作品保真承诺书。”

  受艺术品份额化交易模式影响,法国巴黎、中国香港也推出了类似的交易所。如何确保艺术品金融创新模式不因利益集团绑架而被扼杀?文交所或面临大规模的行业洗牌。


  】【关闭
 

网友评论 共有 0 个关于本文章的评论信息
内 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