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资讯 > 综合资讯
使用帮助】【发表新文章

“天价”的正面与反面

http://www.huajia.cc  2011.07.23 08:48  来源:美术报 发表评论(0)

  对于任伯年作品《华祝三多图》的价格,不少人士感到了高处的“寒意”,也对此表示了隐忧。7月18日中午,趁吃中饭的休息时间,记者终于找了一个位子坐了下来,这是3天以来第一次有位子坐。在坐等下午场的过程中,记者与一位来自安吉藏家聊。他一上来就抱怨现在拍卖会上的拍品价格都太高了。他说,5年前的拍卖场上能买到物有所值的书画作品还是很容易的,而现在由于大量资金的涌入,拍品的价格存在着大量的泡沫,最终导致一些真正懂行的却无力收藏。谈到《华祝三多图》的高价,他只是微笑地摇摇头。近几年的一些拍卖品已经拍出了10年后的价格,对于天价可能已经达到瓶颈,很难再有上升空间,比如毕加索的某幅画,已经高得无人接盘了。

  收藏家吴耀则指着此次西泠春拍书册的封面对记者说:“实际上任伯年《华祝三多图》,这件作品转来转去,一开始只有200万元人民币,后来2000万元,再后来大概4000万元,现在1.67亿元……但是这件作品是真的假的还吃不准。”

  在不少参拍者反映价格“高”处不胜寒的同时,也有不少现场看客反映相对乐观。“如果把任伯年与前段时间齐白石拍出的4.25亿元相比,这个价格是太低了。中国的艺术品价格并不是像一般人的概念中,这两年涨了很多,而实际上是通货膨胀造成的。或许当代自我炒作的作品是有经济泡沫的虚涨,但顶级的艺术品是无价的,它不存在泡沫。”拍场中,陈先生这样说道。老收藏家张云鹏也表示,“现在整个艺术品市场的价格都高。纽约的拍卖行我去过,巴黎的、瑞士的我也去过,相对而言,国内的价格算是便宜的,还能买到点。”相对于这些谨慎的乐观,王进福更是认为:“任伯年这件作品,再过5年,能够再翻一倍,至少是50%。”

  天价拍品出现后,无疑对拍卖现场有一种鼓舞,它激发了参与者的热情,也使得其他拍品被不停叫牌,价格直线上升。似乎受任伯年天价拍品的影响,在18日举行的中国书画海上画派作品专场上,海派作品竞争激烈。其中,任伯年的《牡丹公鸡图》以40万元起拍,经过多轮竞逐,最终超过估价10倍,以494.5万元成交。而张大千的《急流行舟图》,经过几轮竞价,从380万元起拍价突破500万元的估价上限拉升至600万元的时候,坐在会场最后加座席的一位先生亮牌表示加8万元,凑个吉利数。拍卖师表示最少加10万元的过程中,“加座席先生”多次高喊“拍吧”,引得满堂大笑,让原本紧张的会场稍稍有了点轻松感。最终,该作品以610万元落槌。

  但是,如前面许多被推上“看客席”的卖家所说的,“天价”在引爆拍场的同时,也让很多有心过来竞拍的观众,望而却步,大多只能空手而归。包括现场一位看似对古玩很有研究的工作人员也说,现在的好东西价格很高,只能看看。几天里,记者在现场听到最多的词就是“价太高”。至于价高的原因,一方面是由于个体藏家之间的博弈;另一方面是资本介入的影响。“天价”是把双刃剑。如果拍卖市场进入“资本控”状态,那显然是不利于中国艺术品市场健康发展的。正如来自上海的陆先生所说,去除浮躁的炒作,培养更多的买家,艺术品市场才会越来越走向成熟。我们是否应该反省一下,艺术究竟更需要什么?是资本的专制还是大众的狂欢?

普通观者难辨真伪

  记者的尴尬在于,过亿元拍品的出现,总算是有一点可以写的“料”。但这个时候,各方却都变得“莫测高深”。西泠印社拍卖有限公司负责人陆镜清、成功竞拍的收藏家等人,成为媒体追逐的人物。在现场,对于《华祝三多图》的拍卖结果,陆镜清表示满意,面对众多媒体记者匆匆表示:“这是西泠拍卖中,近现代书画首次突破亿元。”参与竞拍的4位买家,其中一位是陌生面孔,最后相互僵持的两位,都是江浙一带的资深藏家。之后,当记者想进一步地深入了解,却屡遭“坎坷”。对于拍卖公司来说,这的确是一个象征标杆式的重大胜利,而对于陆镜清来说,高兴的同时也更忙碌。所以,记者与他在拍卖会场打了几次照面,步履匆匆的他甚至完全无暇与记者交谈,而只能分身无术地让记者稍等,这一等就是几个小时。当记者再一次去找他,他表示接下来将开拍的专场对他很重要,脱不开身,希望晚上通话采访。而晚上打进电话后,多次被要求再过8分钟、10分钟,到了晚上9点半,打的最后一通电话,先是占线,之后则无法接通了。联系一位拍卖公司负责宣传事宜的工作人员,她则以这是拍卖行行规为由,拒绝了向记者透露关于买家与卖家的任何信息。

  而对于一掷“亿”金的买家来说,与其他拍场上的大买家类似,或许是出于怕“露富”的心理,面对记者的“围攻”,选择沉默而不愿透露任何的消息。

振奋之余的尴尬

  这一现象并不少见。就记者的经验而言,几乎所有的“天价”,无论是作为操作主体的拍卖行,还是买、卖交易双方,出于种种原因,往往都如雾里云山,显得神神秘秘。就像拍卖公司的宣传员所说的:几乎成了“行规”。因为难以获得真实的信息,也使得一些专业媒体或个别资深行家,对频频出现的亿元拍卖案例持保留态度。某件亿元拍品拍卖成交之后,买家是否付款提货?卖家是否收到款项?拍卖行是否缴清此件亿元拍品佣金收入税款等等,更是难以说清的问题。过亿的拍品,往往是艺术史上的重要作品。经合法途径,在众目睽睽之下,成功拍卖后,其去向自然令人关注,买家的神秘,则令作品的去向无从寻觅,如2.3亿元成交的“元青花鬼谷子下山图罐”,拍卖后至今下落不明,就让圈内人质疑不断。

  不少亿元拍卖消息,令人振奋的同时,也令人尴尬。首先,这样重要的消息,难以视而不见。但如果不知情、不懂行的跟风炒作,就会被人牵着鼻子走,成为跟风炒作的工具,但如果置之不理,则有失媒体职责。面对接连不断传来亿元拍卖消息,天价拍卖中的真真假假,记者要保持清醒的头脑很难。

  记者通过调查发现,就2011春拍而言,中国书画成交价前10名中,至少有6件似乎无市场拍卖记录。此外,不少天价作品因太出风头,而被频频发现有“姊妹篇”出现,也使得天价作品引人注目的同时,更显扑朔迷离。如上海崇源曾推出一件估价350万—550万元的《松柏苍鹰》,成交价616万元,与天价拍品齐白石的《松柏高立图·篆书四言联》如出一辙,有市场人士曾公开表明这两次出现的拍品都是同一件;再如,与徐悲鸿《人物画稿册页》(八十开选四十一)相近的是,上海崇源在2007年11月28日以1120万元成交一本徐悲鸿《人物课徒稿册页》(八十开选四十)。另外,北京九歌在本次春拍上以2.8405亿元成交一件文征明的《潇湘八景》,而在此之前广东中亿曾推出一件文征明的《潇湘八景 册页》(八开),估价为80万—120万元,结果流拍。北京纳高也曾推出一件《潇湘八景书画合璧》,估价为35万元,结果成交价为80.64万元。至于1.84亿元的陈皋《蕃骑弄箫》,山东天承也曾推出一件形似的《胡人吹箫》,估价32万—42万元,成交价49.28万元。

  虽然,“不能因为图录上看相似就确定为同一件作品”,一名拍卖行人士表示,“只能说两件拍品相近,有可能是同一件。”不过,天价拍品有类似作品作参照,而且是“低”价,对于买家来说,的确会感到“不是滋味”。这样的现象,也让记者犯难。更有北京一位收藏人曾在《谁在拍卖中国》一书中,披露了不少海外拍卖巨头假拍、做局之内幕。要分清是真消息,还是假消息?是真品假拍,还是假货真拍?是假货假拍,还是真品真拍?所有这些,都必须基于拍卖公司、买卖双方的真实信息之上来判断。在难以获得这些信息的情况下,也是让一些专业媒体行家对某些所谓的亿元拍卖的消息选择沉默的原因之一。


  】【关闭
 


  • 相关画家 

网友评论 共有 0 个关于本文章的评论信息
内 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