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资讯 > 专家评论
使用帮助】【发表新文章

信息弱势 让拍卖行苦于“拍后拒付”

http://www.huajia.cc  2011.07.16 08:28  来源:美术报 发表评论(0)

  “信息不对称”不只会伤害买家,当买家处于信息优势时,也容易出现让卖者头疼的“道德风险”。竞拍后拒绝付款,便是“信息不对称”带给拍卖公司的风险。

  2004年12月,发生了一桩很轰动的拒付事件。在“沈阳中正”举办的艺术品拍卖会上,一位神秘竞买人频频举牌。她不仅将以120万元起拍的古画《岁朝喜庆图》推至3600万,创东北艺术品最高价,还拍下了全场95%以上的书画,总价600万元。拍卖行因担心不能最后成交,于当天下午要求竞买人提供300万元预付款,遭拒绝后将其请出拍场。拍卖行表示:签单不付款属于恶意竞买,如果3天期限内竞买人不付款,将追究其违约责任。

  出人意料的是,在距离最后期限前半个小时,竞买人携100万元现金及200万元存折来到拍卖行。更出人意料的是,随行的代理律师宣称:拍卖行在没有确凿证据的前提下违反保密义务,声称竞买人恶意竞拍,并大肆通过新闻媒介炒作,公开竞买人的隐私信息,给竞买人带来极大伤害,所以要求解除合同。并且,竞买人交纳1万元押金取得竞拍资格,却被剥夺了下午场继续竞买的权利,损失巨大,所以要求拍卖行对违约行为赔偿。随后,一行人带巨款离开拍卖行。

  对拍后拒付,双方各执一词。

  按当时拍卖行业通例,对成交价5万元以上的拍品,买家签下结算单后如果一次性付款困难,应交付不少于成交价30%的定金。“沈阳中正”称:上午场结束后无法找到竞买人结算,所以希望其提供可靠的资金证明。由于竞买人没有支付足够的款项,才取消其竞买资格。而竞买人称,她并不知道需要当场支付30%预付款。她表示:因为对图录上的拍品都感兴趣,打算参加当天所有拍卖后,再统一结算,是拍卖公司违约阻止了她正常竞拍。而对已签单的拍品,她说很想买,但因为照片被媒体披露,考虑到自身安全不敢买了。

  竞买人的说法是否属实,拍卖公司很难考证,此时买家是“信息不对称”的优势一方。

  法律上并不禁止单个竞买人拍下全场拍品,虽然一个人喜欢、并有能力买下全场拍品的可能性较小。所以,拍卖行对“恶意竞买”只能怀疑而无法举证。拍后拒付无疑让拍卖公司信誉受损,还枉费许多人力物力。那次被称作“艺术品拍卖界丑闻”的拒付之后,“沈阳中正”只得重新拍卖。由于部分对拍卖公司失去信心的委托人索回了多件拍品,许多外地买家不愿再参拍,多数拍品仅以起拍价成交。那位以3600万元拍下《岁朝喜庆图》的买家,也以遭遇恶意竞拍为由,拒绝付款。

  为避免因买方处于信息优势而产生“道德风险”,同样要建立监督机制。

  监督方式除了收取保证金,国际上还通用“黑名单”,即拍卖公司对表现不良者登记在案,下次不予合作。不过,“黑名单”也难以杜绝拒付。2009年2月,“佳士得”在巴黎拍卖圆明园流失的鼠首、兔首铜像,被一神秘买家通过电话以3000余万欧元购得。而此前,中国国家文物局要求“佳士得”撤拍,表示“这些文物理应归还中国”;巴黎大审法院驳回“中国追索海外流失文物律师团”的禁止拍卖请求,引起巴黎华人上街抗议。所有反对者都在期待着流拍。4天后,传来了惊人的消息,神秘买家蔡铭超现身北京告知媒体:“这个款,不能付”。

  蔡铭超的拒付理由为:“佳士得”拍卖不是正常行为,本身破坏了商业规则。

  蔡铭超在拍卖前就已打定主意,“拍下兽首,但绝不给钱”。“佳士得”万万想不到,这位VIP客户竟利用信息不对称拒付,让兽首变相流拍。蔡铭超拒付得到了中国民众的力挺,支持者称:他显示了中国民间的力量与智慧,他打了一场漂亮的狙击战。在某网站的民调中,他的支持率高达70%以上。蔡铭超尽管可能因为拒付被“佳士得”列入黑名单,但似乎并不十分在意。他说:“好东西还是可以从别人那里买。”看来,即便世界级拍卖巨头,也难免信息不对称之苦。

  国内外近来层出不穷的“拍后拒付”说明,信息不对称的交易双方还将博弈下去。


  】【关闭
 

网友评论 共有 0 个关于本文章的评论信息
内 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