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资讯 > 专家评论
使用帮助】【发表新文章

为什么买画十多年后突然“敢讲真话”?

http://www.huajia.cc  2011.06.28 13:50  来源:南方周末  发表评论(0)
  中国字画市场水深,其游戏规则与事事都要西方标准的当代艺术不可比拟。

  有人问范曾,为什么画价这么贵,他答道:“内靠贪官,外靠土匪。”范曾自然是书画市场种种症结行为的代表———流水线、炒作、依附政要、缺少创新、不断重复自己,样样少不了。但同样,为万达集团收购艺术品的资深字画经纪人郭庆祥此次大规模的“倒范行为”,把范曾推到口诛笔伐的聚光灯下,如果说仅仅是为了伸张艺术正义、社会责任,也依然让人心存疑虑。作为一个多年深度参与字画市场运作、能够把无名艺术家推动为市场排名艺术家的经济推手,据说他与范曾之间的恩怨是非由来已久。在《北京晚报》和《文汇报》整版发表揭露范曾的文章,恐怕远非一般的文艺批评。

  国画流水线生产礼品画,已经是字画市场里由来已久的状态。艺术家经常反复试验,创作出几种经典构图和题材,然后开始批量复制。有上下叠印的,也有自我临摹的,范曾的流水线更是熟练工种。在这种曝光下,旁观者谴责艺术家不事创新。但事实上,每个人终归只能单独面对一件作品。

  大批量的需要和写意性的画面,很难要求一个书画艺术家像当代艺术家一样,每张画都保持全新创作的状态。当一个成名艺术家宾客盈门,供不应求的时候,复制本身也成了收藏者的要求,每个人都要自己的这一张像上一张一样好。你可以提倡艺术家保持一个不断自我更新的创作状态,但是他搞流水复制也并没有什么错。只要市场依然有需要,这种供货行为就得以合理维持。搞流水线作业的,在国画界远不止范曾一个人。这也正是越来越多的收藏者放弃字画市场,转向更强调创作的当代艺术作品的原因。

  在双方都是资深内部高手的前提下,任何一种公开批评,都是一场没有硝烟的政治斗争。不论范曾还是郭庆祥,都是各自利益的前台代表。在大众范围内,指出圈内人所共知的常态,无疑是某种营销策略或工具。为什么在这个时候以这样的方式出手?为什么买画十多年后突然“敢讲真话”?十年前,他们的“社会责任”哪儿去了?

  这往往是画家与操盘手台面下利益分配不均,两股权力互相斗争的表象。

  虽然背后关系错综复杂,一旦上升为公众事件,范曾案就不再是简单的江湖恩怨,而更多地具有社会效应和群体性影响。批评与艺术创作的关系,再次成为案件备受诟病的焦点。通常情况下,因为被艺术家或商业资本收买,艺术批评已经沦为印刷在精美画册上的广告词,丧失了作为第三方独立判断的立场,变得软弱无力。“批评”理应是批评家的天职,不受市场的利诱,不受权势的左右,针对作品和现实语境,做出准确而敏锐的判断。犀利、一针见血、有见地的批评,往往带有对负面问题的毫不留情的批判和反思,而更加具有独立性和针对性。如何避免批评成为软广告,而成为真正针砭时弊、具有建设意义的批评,正是每个批评家所面对的问题。

  郭庆祥所写关于范曾的文章,很多是事实描述的罗列。他将范曾在电视上大谈哲学国学,公开宣称超越大师的说法,与流水线作业的描述对比并列,从而得出此人“虚伪”的结论。从逻辑上看,并没有什么与事实不符,捏造证据,或者构成人身攻击的言辞。法院却将一篇在正常言说范围内,暴露局部真相的文章,宣判为人身攻击,要求作者书面道歉并赔偿7万元,是否将成为司法对批评的粗暴干涉?是否有专家参与认定该文的专业属性呢?是否有人可以指认郭庆祥所说不实的证据?范曾的学生拍的流水线作业的照片,倒是在网络上广为流传。

  如果真的维持原判,那么以后不但会使礼品画流水复制的方式更加肆无忌惮畅行无阻,也将使艺术批评的生态环境更加恶劣———以后批评家们只好画地为牢地写吹捧文章,而不能再轻易地指出艺术运行过程中任何不良状况。否则不但要面临人际关系的冲突,还要冒着被法律制裁和赔款的危险。批评就意味着走上了犯罪的道路。如果连艺术创作的不同观点都不能讨论,否定创作就意味着人身攻击,还有谁会继续做批评家这个职业?

  在媒体时代,负面炒作也成了明星吸引眼球的灵丹妙药。打官司双方联手炒作,在娱乐界已成为套路性手法。但是范曾赢了官司,输了名声。流水线作业这层窗户纸被捅破,以及官司效应,确实已经使范曾四尺整张的销售价格由150万跌为100万左右。法院的判决也使本来并无太多人关注的郭文,成为今年的艺术批评里最为著名的一篇。这是范曾打官司的初衷么?(作者为《美术文献》杂志执行主编)

  】【关闭
 


  • 相关画家 

网友评论 共有 0 个关于本文章的评论信息
内 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