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资讯 > 专家评论
使用帮助】【发表新文章

由齐白石天价看市场的疯狂

http://www.huajia.cc  2011.06.04 11:50  来源:美术报 发表评论(0)

  在2011年春拍前,尽管大家普遍对市场行情有良好预期,我在春拍前的预测也是“看涨”,但率先开拍的嘉德“大观——中国书画珍品之夜”专场中的齐白石《松柏高立图及篆书四言联》4.25亿元的新天价还是大大超出了人们的想象,看来市场真的“不差钱”。

  在拍卖的第二天,央视《新闻频道》记者采访我,叫我谈怎么看齐白石4.25亿元拍卖天价这个事。我直言“艺术品早已进入资本时代了,天价不是问题,齐白石大尺幅真迹值这个价,但我们更应该关注作品本身,我在现场看了《松柏高立图》,从画的笔墨,题诗书法,特别是构图几方面,都与齐白石出入很大,我对这幅拍品的真伪是持怀疑的,在狂热的市场中希望买家们能保持一分理性。”

  近年国内书画拍场“名人上款”早以成为陷阱,伪造名人上款的高价拍品屡见不鲜。因为“名人上款”更能吸引买家的眼球,在拍场上受到买家的推崇,卖个好价钱,所以各种“假上款”时有出现,大家对拍场上这类拍品早已司空见惯了。但没想到这回冒出个“主席”款的齐白石巨制,实在是太有想象力了!有时“天价”与“天骗”俨然就是一对双胞胎,

  其实,拍卖公司说《松柏高立图》是“为蒋介石六十寿诞作”的说法显得很牵强。因为无论是篆书四言联,还是《松鹰图》,都没有明确出现“蒋介石”的名字,篆书联的上款只是写着“丙戌十月三十一日为主席寿”,你凭什么说就是齐白石画给蒋介石的?“主席寿”,这个主席完全也可以是美协主席,或者是省主席啊?乃至其他的什么主席,为什么就一定是“国民政府主席”呢?我看这完全是一厢情愿。

  稍有点书画常识和鉴定眼光的人,都不难看出《松柏高立图》的漏洞百出。首先看篆书四言联“人生长寿,天下太平”。一、用笔非常扁平,偏锋使用过多,毫无中锋力度可言。齐白石的篆书是以中锋为主,兼用侧锋,用线有一种弧度美,而拍品一再平直,苍白得没有一丝变化;二、最要命的是字的结构太稀松,因为尺幅太大(214.5x65.8cm),篆书联的字显得非常空,字完全垮掉了!这种笔画少的字是很难处理的,一般的造假者根本无法驾驭。以近乎榜书的大小来仿造齐白石的大字篆书,说实话有点不自量力了!三、最明显的,拍品篆书四言联在字的用笔上没有“搭笔”,即横画与竖画没有交融,笔画交叉处全都一带而过,直来直去,这与齐白石篆书真迹完全是迥异的,对比北京画院藏齐白石真迹大字篆书《福寿康宁》轴的用笔,特别是“寿”字的写法,真伪一目了然。

  再瞧《松柏图》,两树的交叉构图显得非常的业余低级,齐白石何尝这样画过?树的勾画用笔也相当软弱无力,与齐白石惯有的画松手法完全南辕北辙。我们看一看北京画院藏的齐白石真迹《松鹰图》,真是笔底有千钧之力,二者对比可谓天壤之别。丙戌年(1946年),正是齐白石绘画创作的高峰期,怎么可能会有如此拙劣的画作呢?此外,画的题诗书法的位置也欠妥,齐白石题款一般是在画的上半部位或者是贴边竖写,而鲜有像《松柏高立图》这般挤在左下角的,如此局促处理,分明是造假者所为,足显对齐白石题款缺乏基本的研究。

  伴随着近年拍场上齐白石作品的行情上涨迅猛,引发了新一波造假高潮。特别是在北京保利齐白石《可惜无声》拍出近亿元的高价后,大家蜂拥而上抢拍齐白石,导致大批伪作充斥市场。目前,拍场上各种五花八门的赝品都涌现了,什么四条屏、《百虾图》啦,绝大多数是粗制滥造、不折不扣的赝品。笔者曾写过专门谈拍场齐白石书画造假的文章,提出当前市场上的所谓“齐白石”90%以上都是高中低仿的赝品和冒牌货!翻开雅昌艺术网“艺搜”一下齐白石,仅2011年春拍就上拍了足有上千件之多!这不是荒唐可笑吗?实事求是讲,笔者在今年春拍预展现场看到的齐白石真迹也不过就屈指可数的一二十件。

  眼下为什么拍场如此狂热地追逐齐白石画作?有些人甚至连齐白石的真迹都没有看过,就敢大胆追买?笔者以为,这都是“投机”惹的祸。进入2009年后,整个国内艺术品市场的性质完全大变了,由从前的收藏为主,转变为以投机和投资为主了,许多投机性的资本大量涌入拍卖市场,企图想在这个市场中分一杯羹,让手中的资金保值增值,而他们并不具备基本的收藏常识和鉴别眼光,大批的赝品被这些新入场的投资新人接了盘,也就不足为奇了。

  有些人会说:“几个亿的天价,不可能有问题!”但是,这只是普通人的逻辑,市场高人就是反其道而行之,不按常理出牌——把价格炒高了,就没人敢怀疑了。我以前曾写过文章,强调“天价不一定就是真迹”,在当今杂乱的市场中,把天价跟真品简单画等号的想法无疑是幼稚和愚蠢的。在当今的市场中,真迹一定价不低,但价高的却难以保证是真迹,不少新进场的资金把眼光瞄上了高价的拍品,许多时候买来的往往是“高价的赝品”。

  书画是高门槛收藏,把书画当成一种普通的投资对象是肤浅和错误的。不加分辨地狂热追逐高价拍品,是一种盲目的投机行为,蕴含着很大的风险,必将付出惨痛的代价。当然,在这个狂热市场中很多时候赝品也不乏赚取可观差价的机会,当下的市场中就有许多抱有这种“博傻”心态的投机者进场,但相信“击鼓传花”总会有最后一棒的冤死鬼。

  有些人把鉴定看成高深莫测、高不可攀的学问,其实这就大错特错了。即便是一个新进书画市场的买家,如果只专注于一家作品的话,我相信用不了几年,他对真伪也会有所领悟。鉴定就是真迹积累的过程,当你亲睹齐白石真迹几百幅时,你可以查看出赝品身上的些许疑点,如果你看过数千件齐白石真迹时,一眼识破真伪就显得轻而易举了。有些大款型买家宁愿相信拍卖公司的忽悠,也不肯自己真正下点功夫,上当受骗是必然的。

  目前国内拍场上正在上演着一场“乾坤大挪移”和“赝品大换手”的好戏,一些藏家趁市场行情大好,赶紧把自己昔日买进的不靠谱的藏品大肆抛售,一方面转移风险,同时还能赚取暴利,真可谓一举两得。时下的拍场颇有点“萝卜快了不洗泥”,面对如此兴旺的市场,拍卖公司也希望赚得钵满盆满,很多情况下对赝品也是睁一眼闭一眼了。市场的风险全部转移到了买家一方,稍有不慎,即成为刀下鬼和牺牲品。对这种新的形势,新手们尤应保持警惕。衡量一个市场的指标有若干个,不能把成交总额和天价看成全部,风险和理性,买家的构成和素质等都是其中考量的因素。


  】【关闭
 


  • 相关画家 

网友评论 共有 0 个关于本文章的评论信息
内 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