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资讯 > 媒体报道
使用帮助】【发表新文章

古玩城屡屡被蚕食 收藏市场是大是小

http://www.huajia.cc  2011.05.19 21:35  来源:中国文化报 发表评论(0)

  不久前,甘肃兰州金城珠宝古玩城的招牌上,又新添了一块“兰州茶叶世界”的招牌;福建厦门的东镀古玩城,也在今年挂上了一块“连锁酒店”的招牌;北京的古玩城古典家具市场,则委身在“海鲜城”经营差不多两年了。一边是一座座规模不俗的古玩城在全国各地拔地而起,而另一边,一些旧有的古玩市场或者已经不见了踪影,或者面临转型的艰难抉择,时不时就会唱上一出“双城记”。

  “双城记”屡上演

  近日,在已经开业近6年的兰州金城珠宝古玩城门前,又热热闹闹办起了开业仪式,只是这次的主角不是古玩城,而是位于该古玩城四层的“兰州茶叶世界”。“现在古玩城的四层、五层不再经营古玩了,已经改成了茶城。”甘肃省收藏协会秘书长郝军说,“和很多商户一样,为了给茶城腾地方,我们协会的办公室已经搬到别的地方去了。”

  据了解,从去年夏天开始,古玩城的五层就全部换成了经营茶叶的商户,而今年四层也归属了茶叶世界。当然,在原来古玩城的牌匾上,也新增了一块茶叶世界的牌匾。到底是古玩城还是茶城?对于这样两块招牌,当地不少人猛一看还真摸不着头脑。

  无独有偶,在厦门,老牌古玩市场——东镀古玩城也在今年年初挂上了连锁酒店的招牌。据了解,东镀古玩城共有6栋大楼,每栋约五六层,位于一楼的店面基本上是古玩店铺,共有200多间。“现在,古玩城的5号楼自第二层开始已全部改成了连锁酒店,而6号楼也将开辟为连锁酒店,预计年底开业。”这里的一位商户不无担心地说:“照这么改下去,搞不好古玩城就该关门了。”

  与这两家古玩城的主动改造转型不同,还有不少古玩市场则是无奈寄人篱下。北京的古玩城古典家具市场,委身于一个“海鲜城”经营已差不多两年了。“地下一层全部是经营海鲜的,二层则是海鲜餐饮,一层只能容下百余家经营古玩的店面。一进入市场便能闻到鱼腥味,这样的经营环境与古玩市场的文化氛围总显得格格不入。”在这里经营古玩店铺的杨先生表示,“来这里逛的客人觉得不舒服,慢慢地就没什么人愿意来了。”

  而除了挂上两块招牌唱“双城记”的,近两年,全国还有不少地方的古玩城遭遇到了不同的尴尬:或为了公共设施的建设而让路,或为了开发房地产而拆迁,或为了改造成商业城、服装城而转型。艺术品收藏不是日趋火热吗?一向被视为“淘宝”圣地的古玩市场怎么会遭遇如此窘境呢?

  百花难齐放

  据不完全统计,目前国内的古玩市场大约有数千家,而其中绝大部分都是趁着收藏热在近几年建成的,民间收藏的发展速度之快可见一斑,然而,很多问题也随之暴露了出来。

  自从厦门东镀古玩城打起了开设连锁酒店的主意,商户和收藏爱好者的质疑之声就没有断。对此,东镀古玩城的负责人解释说:“开酒店并不影响一楼的古玩经营,古玩城离中山路、鼓浪屿等旅游景点很近,若能分流一部分游客来这里住宿,在一定程度上还能提升古玩城人气。”

  而对这样的说法,一些商家似乎并不买账。据有多年经验的商家介绍,更多情况下,游客只愿意买一些旅游纪念品,来古玩城买东西的很少,游客多了不见得生意就能好。所以有人认为,东镀古玩城之所以转型,主要原因还是撑不下去了。有知情人士说,不少店面已很长时间不开门了,一些店铺甚至早就挂上了转让告示。“短短时间内,厦门就冒出了七大古玩市场,虽说市场规模不小,但客户数量有限,这些古玩城开业以来或多或少都存在经营问题。”厦门资深藏家胡锐认为,厦门古玩基础不够扎实,这么多古玩城分散经营,特色不鲜明,不仅令收藏者无所适从,更为自己的经营不力埋下了伏笔。

  “南京的古玩市场也是越开越多,这本应是好事,但也分散了客源和货源。”南京收藏者苏谭认为,迅速放大的收藏需求下,货源问题越来越突出,一下子多了几千个商户,本就有限的资源难以填补市场,只能以次充好,几乎每个市场都是鱼龙混杂,整体质量反不如从前了。

  而在武汉收藏品市场总经理闫春亚看来,古玩市场不可能像开连锁超市那样百花齐放,在已经基本处于饱和的状态下,古玩市场需要的不再是数量,而是质量。“盲目跟风兴建古玩城的结果,就是大家的利益都受到损害。一些新起的收藏市场,经营方可以说五花八门,有原来做房地产的,有的是对旧市场进行了改造,还有的只是跟风入场,专业化程度并不高,经营品类良莠不齐,到头来收藏者不买账,商户经营不下去,市场也就维持不下去了。”

  抓住特色是关键

  从“双城记”的上演,可以窥见古玩市场竞争日趋激烈,如何在激烈的竞争中寻找自己的立足之本,这是每个古玩市场都要解决的问题。江苏扬州、湖南长沙都为打造当地最大的古玩城做足了准备,浙江义乌也要建浙中地区最大的古玩交易场所……这其中,不少都打出了“规模最大”“定位高端”等宣传招牌。但大规模是不是就能实现高效益?

  几年前,郑州以2.2亿元打造的“北古玩城”可谓大手笔,但如此宏大规模的市场在投入运营后并未达到预期的效果,长时间未能摆脱萧条的窘境。有业内人士认为,虽然古玩市场想通过规模的扩张打造一个高端模式,但往往容易停留在表面,虽然场地大、设施齐,但经营理念没有跟上,只是对其他市场模式进行简单套用,很难形成自身特色,从实际效果看并不理想。

  有人认为,古玩市场自来就是几家欢喜几家愁,必然要经历优胜劣汰的过程。就在一些古玩市场转型、隐退的同时,也有很多市场在激烈的竞争中寻找到了自己的立足之本。辽宁锦州古玩城从最初的默默无闻发展到现在的“全国十大古玩市场”,在很多业内人士看来,就是因为找准了自己的特色。锦州身处要塞之地,自古便是关内关外通商贸易的必经之路,锦州古玩城便充分利用了这一地缘优势,每年都会举办几次大规模的古玩交流会,为关内关外藏家、商户的交流提供了便利的场所,自然人气迅速提升。

  而除了依托地域文化背景,古玩市场要想生存、发展,还必须形成各自的经营特色。武汉在2005年前后,几乎是一夜之间出现了十几家古玩市场,然而,看似红红火火的市场在一阵热闹之后,便陷入了困境,不少市场悄然退出。在闫春亚看来,经营类别雷同、千篇一律、缺乏新意,很难让新兴市场异军突起。

  在这一点上,老牌收藏市场有不少已经取得了不错的成效。比如北京的报国寺收藏市场,立足于古钱币收藏,每年4次的钱币交流会已经成了全国各地钱币收藏者必享的大餐,形成了品牌效应。还有武汉收藏品市场,不仅经营书画的商户云集于此,装裱业在这里更是相当火热。在业内人士看来,只要是差异化经营,避免雷同和不正当竞争,每个古玩市场都能立住脚。


  】【关闭
 

网友评论 共有 0 个关于本文章的评论信息
内 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