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资讯 > 专家评论
使用帮助】【发表新文章

画廊协会将扮演什么角色

http://www.huajia.cc  2011.05.09 22:08  来源:中华工商时报 发表评论(0)

  近日,在北京市文化局召开的北京画廊协会筹备会议,给北京画廊业带来了一缕温暖的阳光,不难看出,北京画廊协会的即将成立是给北京画廊业建造了一个“家”。北京画廊占国内画廊的90%,一直是中国画廊业的风向标,画廊行业作为一级艺术品市场,被很多有识之士所关注。那么这个“家”的诞生对行业的健康发展将会起到什么样的作用?笔者采访了北京画廊协会的牵头人、艺术北京执行总监董梦阳。

  走一条正确的道路规范市场

  在我国,公众对于艺术品的最初认识,来源于具有神话特征的高价拍卖会,或是有关艺术的种种特立独行的逸事。在这样的心理基础上,想了解艺术的人们对于画廊的感觉是只可远观不可近“瞧”,艺术似乎是一个不食人间烟火修行者。

  如何让艺术品成为公共话语?董梦阳有自己的看法,他认为,当下对艺术品走进大众生活的传播还不是画廊,艺术想要进入公共话语,就要做推广、做推动,这也是画廊协会将要做的事情之一,当然博览会也是推动画廊行业发展的一个力量,就像需要引起大家对画廊的关注一样,因为只有越多的画廊星罗棋布在城市中,才能更好地传播艺术,真正成为消费的需求,让更多的人共享和谐社会的建设发展成果。而我们今天推动的画廊不是简单买卖的画店,我们需要的是推动艺术发展的画廊,在推动艺术的过程中才得到一些获益。

  自2004年以来,中国的画廊业发展迅速,特别是北京像798艺术区、草场地、酒厂、观音堂、宋庄等画廊聚集的艺术园区都在大赶快上,画廊数量和从业者已经有了一个相当的规模。行内人都能看出,伴随着画廊业的高速发展,很多问题也逐渐暴露出来。如:交易流程的规范、艺术家代理制度的完善等诸多问题都是亟待解决的,都需要一个专业的服务体系进行协调管理。

  对此,董梦阳说,互联网超级发达的今天,我们看到了世界。我们要清晰地认识我们和世界的差距,这种差距来自于我们这两百年的差距,这两百年我们没有干正事,不是说古代有多么辉煌,的确这一两百年是在战争、动乱中度过的,我们落后了。所以我们如何去学习西方的先进,既不妄自菲薄也不要妄自尊大,我们要一步步地走,给我们下一代人留下什么。最重要的工作,我觉得不是能够超过谁,而是能够走上一条正确的道路。就像我们对艺术的认识问题,西方有美术馆,有很多东西他们看到了标准,你就知道生活中我们去找到哪些符合标准的东西,我们没有美术馆,我们的美术馆不是陈列馆,还是一个办展览的地方,跟画廊一样,交钱就招呼,所以很多东西我们要一步步的发展,至少我们能让市场,让很多东西走到一条正确的路上,我们的历史使命是这样的,然后再有伟大的复兴,只有这样市场工作才会慢慢地规范。

  画廊业需要有个“家”

  当笔者问及协会对行业的重要性和申请进度时,董梦阳说:“这个协会对于这么一个初期阶段的市场来说变得更加重要,它要有行业自己的规则,因为这个行业的起步没有政策的支持。尤其文化是社会文明的体现,社会要支持这样公益性行业的发展。就像人们说的反三俗,没有告诉我们什么是三雅,雅的是什么?没有雅就看俗了,当然我不是反对俗的,但是你要告诉大家什么是雅,有人会选择雅的东西。这是两手抓的事情:一方面是社会文明的一个推动;一方面是经济产业的一个带动。”

  董梦阳还告诉笔者,民政系统各个方面和政府的主管部门已经沟通得很好了,现在就是在初选理事会的阶段,理事会有常务理事,有主席、副理事长、协会会长等等,可能在未来两三个月之内应该差不多了,他认为至少北京的画廊协会应该出现了,北京的画廊也应该有个家了。并表示,大家都很希望有这样的协会,自己也在积极地促成,因为这些年画廊都是单打独斗。大家也意识到这个行业要想再上一层楼,就需要有一个更大的力量帮助画廊走得更好一些。

  协会是连接政府的纽带

  画廊作为艺术品的一级市场,有了销售就牵到税收,跟政府的沟通和合作变得更加重要,跟政府沟通需要建立一套系统的政策及一些行业的规范,包括如何去跟国外机构谈判,是不是能够联合做一个中国馆等等都可以去发挥。单个画廊谈不出什么条件的,以北京、以中国就能拿到很好的条件,这样对画廊可能会有帮助,所以画廊也都积极响应。协会逐渐有一些公信力可以去做很多事情。

  据了解,韩国的画廊协会就做一些市场的评估和鉴定,与银行的合作,还有其他的一些商业行为。其实,这种商业行为不是为了盈利,而是为了支持协会去更好地发展,这也是协会的一个主导思想。因为政府也很看重文化产业在未来社会的发展,他们希望有很多的政策来支持这个行业的起步和发展。

  我们需要什么样的政府?我们需要什么样的帮助?今天政府在支持的时候,有一些政策并没有适用到我们的身上,这就变得他有心打不到点儿上,大家知道怎么衔接,所以这个协会是一个行业集体的声音,他们给政府提出建议和要求,对政府下一步制定文化产业政策上可能有一些帮助和参考,还有一个行业的自律、行业的发展、行业的规范,这也需要协会成为一个制度和标准,是一个鼓励的东西。

  就如台湾和海外的一些画廊协会一样会对本地的画廊业有序发展提供了很好的支持,一方面这些画廊协会为画廊间的交流提供了一个常规和定期的交流平台,另一方面他们也很好地诠释了沟通政府决策与行业诉求的枢纽角色。董梦阳说:“一切我们都只是刚开始,希望创造更多奇迹出来。”


  】【关闭
 

网友评论 共有 0 个关于本文章的评论信息
内 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