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资讯 > 综合资讯
使用帮助】【发表新文章

北京画廊的生态大调查

http://www.huajia.cc  2011.05.09 22:02  来源:投资者报 发表评论(0)

  北京的798、大山子、草场地、环铁、观音堂、酒厂等地已成为当代艺术聚集区,画廊主越来越滋润地活跃在当代艺术市场。

  他们经过了画廊业的跌宕,经历了中国当代艺术的襁褓时期,有些是“一次创业”,有些是“再出发”,试图寻找适合中国国情的画廊发展模式。

  不再是传统的买画卖画,也不再是传统的艺术家代理,而是将艺术家乃至画廊本身当成一个品牌来经营。

  在他们眼里,企业需要品牌,画廊更需要。

  危机后露锋芒

  冷林是北京公社的创始人,在他看来,经济危机之后,艺术市场最近的疯狂也不是大家所能预料,其发展需要前瞻能力,才能决定日常操作。

  2008年之前,中国艺术市场的发展追求的是一套粗犷型的路线,各色艺术家和画廊给点颜色就能开暖房,他们像鲇鱼一般搅和这个尚未醒悟的市场,而这些鲇鱼大多抱着服务的心态,而不是商业心态。

  等到金融危机降临,艺术品购买力开始大幅度下降,许多画廊无所适从,但市场同时也恢复得很快。

  冷林说,“经济危机之前,中国艺术品市场的购买力并不强,过后反而成为亚洲购买力最强的地方,大大超过西方艺术在欧美市场的恢复。”

  一时间,中国被压抑已久的艺术细胞开始贲张。

  熬过了2009年,画廊行业2010年在暗潮涌动中悄然复苏。

  在《2010年当代艺术权利榜》中,行业排名首位的是佩斯北京画廊。冷林将主要规划锁定在“推出去”和“走进来”两条主线,成为把中国艺术推向世界的重要环节。同时,还将国外大师如基弗、村上隆、达明赫斯特的作品带到北京展出。

  紧随其后的是翁菱的天安时间画廊,不仅实现转身,更充分利用其不可多得的地理优势和翁菱本人的策展交流能力,把艺术家们从艺术界小圈子带入公众视野。

  而偏锋新艺术空间和Boers-Li画廊在推广年轻艺术家方面张弛有度,稳步迈进,尤其在艺术品销售方面,甚至超过一些老牌画廊的拓展能力。

  本土画廊已经显露锋芒。

  五段式发展

  中国画廊不仅起步晚起点低,而且当代艺术市场的发展也五味杂陈。

  第一个阶段剑指中国改革开放的初期。传统“画店”式的艺术品销售形式得到恢复,但是由于相关配套的法律法规缺失或旧有政策条文的禁锢,在发展规模与发展速度上都受到了很大的制约。

  80年代是画廊发展的第二阶段,这期间艺术品市场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向前冲去,针对民众艺术品消费的画廊层出不穷,而中国旅游业的发展,也对那些针对国外艺术品消费者的销售单位推波助澜。

  但那时,还没有一个真正意义上的画廊出现。

  1991年,澳大利亚人布朗?华莱士在崇文门中国饭店内创办了北京第一家画廊——红门画廊。中国画廊的征程由此打开,大步迈进第三个阶段。

  整个90年代,都只能算是中国专业画廊的草创期。有前瞻意识的画廊主们逐渐摆脱传统的“画店”或旅游性的“美术品商店”模式,而转入当代经营。其中,北京音乐厅画廊、东方油画艺术厅、艺博、华氏、东海堂、世纪艺苑、世纪翰墨等画廊开始经营当代艺术作品。

  2000年,第四阶段开始。彼时,大部分早期创业者淘汰出局,越来越多专业的画廊进入市场。这一年也成为北京画廊业发展的一个重要分野,两位有着国际画廊运作经验的掌门人——程昕东和卢杰相继回国,开始中国式画廊的探索。

  是年,程昕东国际当代艺术空间成立;2003年,长征空间成立。他们已经进入了“赢利时代”,中国台湾、韩国、欧美画廊相继涌入中国大陆市场,一场多元化的画廊战由此铺开。

  2005年之后,中国艺术市场的起伏跌宕使得画廊业开始疯狂奔跑。

  统计显示,2006至2007年是中国画廊行业数量激增时期,2007年5月,中国大陆地区以画廊名义注册和对外经营的共有2369个。其中北京地区画廊数量最多,为400家左右。

  再出发

  中国画廊业走进了野蛮生长的时代,2005年介入的画廊主们吸收了前人们的精华,开始了新的路子。

  房方是星空间的创始人,2005年星空间成立,其签约艺术家的跨度主要在1974年~1983年之间。房方认为,这一代赶上了中国经济的腾飞,而中国艺术的发展也逐步引入市场机制。

  当星空间最初签约高瑀时,他的年收入还不到10万,而星空间开张第一年的营业额还不到50万。走到现在,他们一直将“艺术价值”放在首位。

  房说,中国艺术家与画廊的关系是彼此发展中的关系,之间讲求契合度。对于艺术家来说,不存在绝对好与不好的画廊,只有适合不适合。这种稳定的关系是艺术家成长的重要保障。

  过去的画廊一般实行转手买卖的方式,而新一代更注重与资本联合,本土间的联合,力求为70后、80后艺术家铺好平台,打造新的文化格局、文化概念。

  星空间画廊把作品主要分为三个层次,第一方阵是盈利高的;第二方阵是盈利一般的,第三方阵是允许1/3或者1/5赔钱,但是具有建设性的作品有可能塑造艺术未来的发展方向。

  “就像贝尔实验室每年投入大量科研费用一样”,房方说,这1/3或者1/5赔钱的作品,也是画廊的投资,是积极的艺术探索。

  同星空间画廊有相似思想的现在很多。如偏锋新艺术空间,在对艺术家的品牌塑造上,他们更注重对艺术家,尤其是年轻艺术家成长的规划,而非仅仅是商业上的成功。

  画廊主们没有犹豫,已经再出发了。


  】【关闭
 

网友评论 共有 0 个关于本文章的评论信息
内 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