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资讯 > 综合资讯
使用帮助】【发表新文章

假拍“乱”象(图)

http://www.huajia.cc  2011.04.02 09:32  来源:美术报 发表评论(0)

 

某公司向艺术家所发出的拍品征集函

央视曝光的假拍现场

  针对艺术品市场不同的操作模式、投资目标,无论将哪一个简单地定性,或许都将陷入“非此即彼”的僵硬思维之中。但正确与错误,往往就在毫厘之间,其作用的结果需要根据实际情况来判定。吸引了越来越多资本和人员的艺术拍卖,出现种种的问题,他们所损害的,将是艺术市场本身。

  ——编者 

  假拍,骗你没商量

  香港黄先生的一件青铜器藏品,被安徽汇德文化交流有限公司鉴定为明代的,估价100万—200万元,公司允诺为其拍卖,要收取2万元服务费,经黄先生讨价还价后,交纳5000元服务费,委托汇德公司拍卖;

  安徽藏家周先生的藏品,交纳了200元鉴定费,被鉴定为清朝乾隆年间景泰蓝以及其他4件收藏品,被拍卖公司定价为6000万元人民币,拍卖估价1个亿……藏家被天价吸引,一把支付服务费10万元;

  两件未经严肃、专业鉴定的瓷器,被拍卖公司的所谓“专家”分别鉴定为“万历五彩大罐”和“北宋汝窑出戟尊”,估价30万元,藏家缴纳2万元的服务费,委托拍卖;

  河北王小姐在打工之余,手工绣了一幅十字绣《清明上河图》,并把它挂在网上,打算出售,接到了汇德公司的电话,被估价2.8万元上拍,支付服务费6千元……

  安徽商报与央视《经济半小时》栏目联合调查安徽汇德“假拍现象”,“天价”鉴定、委托拍卖、骗取116位藏家的高额“服务费”的事件。

  两天内,要拍出2600多件拍品,注定了大多藏品的流拍命运。谁知实际发生比想象的更糟糕:拍卖当天,买家寥寥,“十七八岁”的年轻人在拍卖场当“托儿”,藏友之间互问,才发现来的尽是卖家。假买家被参加拍卖的藏家们识破,当场报警,公安机关介入调查,并引起了社会和相关部门的重视,终于露出了“汇德假拍”骗取高额服务费的马脚。

  “汇德事件”,明显已经构成对委托人的欺诈,以签订委托拍卖为名、诈骗高额费用为实。中拍协针对此事件,以《警惕以“拍卖”为名骗取服务费用的不法行为》为题发表官方声明,要求各地拍卖企业要全面、认真履行《拍卖法》、《拍卖管理办法》等法律法规。“各地拍卖企业要针对公司内部管理进行全面的自查,严禁各种以‘合作’、‘联合拍卖’为名出借拍卖资质。”而且,记者从相关业内人士了解到,拍卖活动的具体时间、地点,出现流拍的情况都作要详细说明,并且在媒体上做公告,受到相关工商部门的监管。

  在此“骗局”中,让没有拍卖资质“假拍”变成“真拍”的,是受“汇德”委托拍卖的相关公司,收取一定费用即接受委托拍卖,多少有点“助纣为虐”的意思。实际上,有媒体披露,在广州也曾发生过相类似的骗取“服务费”的事,而“汇德”的前身安徽历藏文化公司“流拍谜局”的消息,经媒体调查,从场地、员工、营销手法、到拍卖诈骗如出一辙。

  为何相同的“招式”可以屡试不爽?这不禁要引起公众的反思。拍卖法过于原则、粗陋,又缺乏相关部门的严格监管,才出现了拍卖被所谓“潜规则”支配的现象,即使像“汇德”这样没有拍卖资质的公司,也可以在市场中游走于各方,有机可乘、大捞一笔。受害的不仅仅是当事人,更多的是对社会、法律以及艺术市场公信力的危害。在人们眼中,拍卖行业成了深水坑,没有资本、“搞不清楚状况”就趟不得。

  

  借资质,“跑量”赚服务费

  尽管中拍协的声明“严禁出借拍卖资质”,在记者的调查中却发现,当下拍卖界依然存在这样的现象。手持一纸电子邮箱发来的,以保利精品拍卖为发件人名称的邀请函,记者以送拍者的身份,拨通了北京某文化传播有限公司的电话,对方谨慎地询问了记者电话来源之后,进入正题。在问及拍卖单位为何挂北京某知名拍卖公司的牌子时,接电话的业务员明确、直接地说:“我们只是文化传播公司,不具有拍卖资质,到时拍卖结果,也会在他们的官方网站上登出的”,而且电话的那头催促,“4月10日就截止了,我们已经接到了相当多的拍品,您得抓紧。”

  在这家公司发出的“拍卖会征集函委托作品须知”中,明确注明了服务的内容,包括:在多家相关艺术和收藏的网站发布本场拍卖信息、公告以及网上预展;在相关报纸和网站刊登成交信息,重点宣传和推广被拍作品……提供专业的咨询、摄像、照相、评估、网络宣传、图录制作、印刷、包装、运输、预展和场馆等相关服务。在资费标准“服务费”的一栏中标着:1000元/幅。

  “拍卖前,收取相关费用也是正常的,主要还是出版图录的一些费用”,记者认识的一位画家朋友,曾在2009年参加这家公司在深圳举行的拍卖,“不过,上次拍卖大概有几千幅,连拍了7天,有许多流拍作品,常常仅是读了读作品名称和起拍价格就过去了,没有实际的拍卖过程。简单算算,这么大的量,光这服务费就吃饱了。”

  专家表示,正规拍卖公司大部分是按照传统的运作方式,“就是拍品成交了,扣除佣金,这也是一般常规的运作方式。不成交,一般来说不收费用,就是收费也是少量的图录费,如果大量的收取‘服务费’应该说是不正常的”。即使是不像汇德那样,通过“鉴定专家”估出高价,来收取高额的“服务费”,低价“跑量”也是一种路子。

  以一场次拍卖300件艺术品为例来计算,一个下午,拍卖公司就可将服务费30万元收入囊中,除去图录、场地等费用,拍卖公司的利润还是相当可观的。

  那为何,仅仅是走个过场,画家还如此心甘情愿?

  指数,叫我如何相信你?

  数年前开始,艺术品拍卖会所产生的价格结果,被整理成所谓的“拍卖指数”,做成数据库,而成为许多艺术市场参与者认可的标准。许多艺术品买家,买东西之前先去看指数;许多艺术家,卖作品之前先叫人家去看指数;许多艺术操作机构,定价的时候先去参考参考指数……艺术拍卖指数,似乎成了百用百灵的法宝,没有人来质疑、核实其中的真假。

  在这种情况下,指数成为艺术品市场中“牟利”的利器。因为,画家送拍自己的作品,即使是流拍,网站和媒体公布拍卖结果和图录制作,也为市场行情提供了“白纸黑字”的“第三方”参照,而且还做了宣传,这就解释了为何送拍者愿意花点钱“走过场”。记者在公布相关拍卖结果的网站上,看到了这家公司拍品及价格,大多是当代省市一级的画家,而且多以国画为主,价格也与我们所熟知“名家”有一定的差距。

  “我们自己定作品的保留价,当然要往高里定,这样即使流拍,在拍卖结果中公布的价格也会偏高点。”一位送拍过自己作品的画家向记者解释,“送拍卖一方面也是在市场上‘试称一下斤两’,贴个标价,当然希望高一点,如果自己愿意的话,也可以找个托把价格‘做’一下。”所谓的“做”,就是拍卖方和卖方、买方达成一致,“自己人花点钱,把作品价格稍微抬上去”。《拍卖法》明文规定,“委托人不得参与竞买,也不得委托他人代为竞买”,但是缺乏监管,所谓拍卖检验艺术品市场,也只能流为“虚秤”。

  而对于一些拍卖行来说,利用自己能够进入指数数据库的优势,四处出击游说,或是委托掮客、经纪人,寻找愿意“上拍”的艺术家。而这样的拍卖,一般都是需要收取一定的“服务费”的,并且要求艺术品不得低于一个价格标准。更甚至,不少艺术家为了制造更真实的“成交”假象,愿意自己或者委托人买回作品,拍卖行还可以根据偏高的价格赚取一定的佣金,何乐而不为?虽然,这样的拍卖会有时候也会有一些真实的成交记录,但是,对于拍卖行来说,在无论成交与否的情况下,先行收取“服务费”,则是包赚不赔的买卖。

  据记者了解,这不只是低端拍卖市场的状态,即使是国内一些相对知名的拍卖行,也存在着“拍托”,也会有“哄抬价格”的做法,这样一来,藏品指数就会在网站上记录。因此,即使是相对权威的艺术网站上的艺术家拍卖指数,经过这一系列的操作,多少含有些许“水分”。 

  有趣的是,记者在该网站的艺术品描述中读到,“1991年在有数万画坛好手参加的由中国美协、《美术报》等单位联合举办的‘某国际书画大赛’中夺得金奖。”而《美术报》的创刊在1993年,令人啼笑皆非,可见该公司的“不专业”;哪怕是送拍提供的资料不真实,未经核实也照例发布。

  艺术品拍卖乱象丛生,除了我们知道的出借资质、挂靠拍卖、虚假鉴定、虚报高价、欺骗收费、雇用拍托等,还包括知假拍假、洗钱、行贿受贿、骗取银行高额贷款、暗箱操作导致国有资产流失等现象。中国艺术品市场的健康发展,除了相关法律法规的完善,还需要相关执法、监管部门的执行力度。而藏友们也得端正心态,收藏作为一种爱好,如果过多的掺入其他念头,必然会禁不住诱惑,误入险途。


  】【关闭
 

网友评论 共有 0 个关于本文章的评论信息
内 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