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资讯 > 专家评论
使用帮助】【发表新文章

为人民大会堂画画,就是大画家了?

http://www.huajia.cc  2011.03.30 08:31  来源:中国艺术品 发表评论(0)

  无疑首都北京是中国政治、经济、文化的中心,“人民大会堂”肯定算是这中心中的中心了。党和国家和许多重要活动、重大决定,大都是从这里传向全世界的。因为在这座建筑里发生的任何事,都是具有特别重要意义的。所以它在咱老百姓心中的位置是神圣的,甚至是神秘的、神奇的、神往的一个地方。也正因为这些因素和背景,一些“先知先觉”的人,通过各种途径,在“人民大会堂”召开如:“医药”、“食品”、“服饰”等新产品的新闻发布会。当然也包括为“人民大会”堂,画画的画家了。我以为,所有这些也都无可厚非,“人民大会堂”是为“人民”办事的地方!“人民”在里面开个产品介绍会,也是合情合理的。问题是,那些在这个神圣的地方开会、介绍产品的机构,后来是不是对“人民大会堂”负责了,有没有对“人民”诚实?而画家,一夜之间是不是就变成大得不得了的大画家了?我看未必!在这里就先不说那些产品的前世今生了。咱们还是来解读一下画家的心路历程吧。

  我不知道有没有人注意过,就现今公开发表的,有关各种美术方面的报章里头,尤其是在推介画家的环节中,有些画家会特别兴高采烈、特别兴奋、特别光荣。用尽十分深情的文字,介绍自己曾给“中南海”、“人民大会堂”和具有非凡政治意义的“天安门”画过画。我没有专门研究,为这些地方画过画的画家,后来的艺术成就会怎么样;我也不知道来这些地方画画的画家是否都著名。我认为著名,就应是开宗立派的画家,不可以是人云也云的。但是,当我看过去“人民大会堂”画画的画家资料后,我发现,他们都没有什么特别的过人之处。

  从画家本身艺术形为上来讲,在哪里画?为谁画?都是一样的,并不是为“人民大会堂”等处画幅画,就显得特别的高人一等,就认为自己是大画家了,或炫耀认为,我都为党和国家领导人办公的地方画画了,我能不是大画家吗?从理论上讲,这种逻辑是对的。但是,“人民大会堂”等处的管理机构邀请些画家来画,可能每年都会有;同样也有毛遂自荐,自愿献礼的。“人民大会堂”也许会想,只要能帮助一下,有利于激发画家创作,来画幅画也没什么关系。正是因有这种善念,才被一些画家开发、利用成了“忽悠”人民的“政治”资本。

  试看一位花鸟画家,为“人民大会堂”画了一幅大“荷花图”。揭幕仪式开始(这是重要的),从国家新闻出版署的领导到北京画院一大批名人要按级站着,听报告、听介绍、听感言、听回报、听祝贺,然后撩开大幕,众人从鼓掌。不过从公开的图片看,我到真没看出此“荷花图”的特别之处在哪个位置上。但是,有一个写家这是这么写的:“质言之,——先生所画的荷花,融合了八大山人、齐白石、潘天寿、李苦禅诸家之长,又济以现代人的审美感受,蕴藉如诗词,畅达如散文,直从画里延伸到画外,充满历史、文化、艺术的深度。”

  余生愚笨,怎么也看不到诗句在哪?散文哪?融合了八大山人、齐白石、潘天寿、李苦禅诸家之长,并还充满历史、文化、艺术的深度。我想,画家画画,如果老是要想到融合八大山人、齐白石、潘天寿、李苦禅诸家之长,老是要想到充满历史、文化、艺术的深度。那基本上肯定,就是在胡扯了。是人在创作的时候都不会想到,也顾及不到这些历史、文化、艺术的深度。

  此君继续写到:“——先生的独到之处在于,他有驾驭和布置大幅绘画的能力,因为他意识到,绝大多数的国画家因种种条件的限制,因而在程度上都只能称为‘小品画家’,而新的时代需要鸿篇巨制,所以他总是尽力使用大尺幅的宣纸以表现整片荷塘的气魄与丰姿多彩之处”。

  照这样说来,黄宾虹、谢稚柳、程十发等都属于“小品画家”了,因种种条件的限制,使他们一辈子都没进“人民大会堂”等处画过画呢!。再说了,新的时代需就要鸿篇巨制,“小画”就不能画、不需要画了么?简直是荒唐至极。

  在其大作的结尾处,此君归纳写到:“考察——先生的创作,还应放到21世纪的今天来看。全球化的进程发展到今天,中西相融固然已经无法避免,但是在中西相融之间更能确立中国画的魅力,创作出富有感染力的作品,无疑是最重要的。中华民族终于在经过长期的探索过程中找回了自尊,曾经被破坏殆尽的传统文化也慢慢地被修复着,在一个有着民族自尊和文化自信的时代,这件旷世的大作品应运而生了”。

  啊哟哟……不就是为“人民大会堂”画张画吗!我压根就没看出那么多道道来。但是,我的儿子仲崇玄到是看出点道道来了。他说:“老爸,这画,画的几月荷呀?”

  “那肯定是六月荷了,满塘都是荷花呢。”

  “那就有问题了,六月的荷叶不会枯萎、下垂,也不会破裂的,你看这幅到像是秋荷哩:荷叶破落、下垂,莲蓬成形,这都是秋荷的景象啊!”

  我在仔细一看,还真是的。想不到这样的一件旷世大作品,却犯了一个常识性错误。

  说白了,靠为“人民大会堂”等处画幅画,成不了大画家,也算不上是什么政治待遇,我想。当年傅抱石、关山月先生,为“人民大会堂”画画时,他们以经是大画家了,也从来没听他们到处炫耀过。一个绘画艺术家要有平常心,无论在何处,为谁而画,只要安心创作,拿出自己的真本事来,“人民”自然就会记住他的。而其它“神马”都是“浮云”了。 仲敬干(美术评论家)


  】【关闭
 

网友评论 共有 0 个关于本文章的评论信息
内 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