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资讯 > 综合资讯
使用帮助】【发表新文章

淄博艺术品市场交易繁荣 或为投机需求刺激

http://www.huajia.cc  2011.03.28 20:13  来源:鲁中晨报 发表评论(0)

    在淄博中心城区的开元文化大世界外,摊贩们的日常生活又增加了一项新内容——猜测每个周六来这个市场上的人数。
    尽管这种猜测并非每次都能达到精确数值,但最近两年内,市场摊位数字的激增在当地所谓的“艺术圈”已是人所共知的事实。
    3月14日,欧洲艺术博览会发布“全球艺术市场报告”称,2010年,中国的拍卖总额接近60亿欧元,占全球份额的23%,这也使得中国首次赶超英国,成为世界第二大艺术市场。对于这样的行情,午后的阳光下,聚拢在一起的小贩们或许并不知道。但在相当长一段时间内,他们知道的却是,当越来越多的艺术品价格曲线实现快速上蹿,之前对他们不屑一顾的“老板们”也开始变得热情起来:一遍遍地告知“王刚们”,“有好东西,电话联系”。
    因此,伴随着他们手中的“老板名片”日渐增多,躁动与狂欢相映成趣的市场中,这些小贩们越来越深信,行业的春天已经在不经意间到来。

    火爆的艺术品市场

    2011年3月25日的淄博,乍暖还寒。淄博开元文化大世界外,除三三两两的摊贩守候的七八个摊位外,其余那些被栅栏和白漆隔开的地摊围栏上面则是空空荡荡。不过,按照摊贩王刚的说法,只要一到周六、周日,这里肯定挤满了人。
    王的“肯定”在次日显现。来自洛阳、开封、平遥、西安、佳木斯等地的500多个摊位填塞这个“张店西二路110号”的狭小区域。
    屈指数来,已过而立之年的王刚已在这个市场上度过了8个春秋。8年时间,让这个最初花两万多元把树脂工艺品当“犀牛角”买的滨州男子在鉴定“艺术品”方面也越来越有经验。
    但一切总会在不经意间改变。王说,去年以来当1980年发行的猴票由最初的8分钱涨到现在的几十万;当今年发行的小型张兔年生肖邮票实现面值翻数番,他们的“春天”就此来到。
    事实上,邮市再现暴涨的现象仅仅是如今艺术品市场火热的两个缩影。当艺术品市场“火爆”、“火热”字样逐渐占据各大媒体的版面,市场交易大户们也一舒眉头。
    而在淄博文化艺术城,一不愿具名的书画大户坦称,这两年,市场的走暖同样在淄博发生,投资者众已为公认。尽管这名被访者拒绝透露其具体交易数据,但“增幅明显”阐述下的笑容已经给出答案。
    当然,上述现象也被上述艺术城的总经理韩森所捕捉,他称,自去年以来,市场交易数据的上升十分明显,今年则在去年基础上继续升温,就该市场的人流量而言,就同比去年上升两成以上。
    而淄博开元文化大世界文化发展有限公司总经理王永剑则直接用“井喷”来形容目前市场的交易态势。
    一掷千金者众 

    火爆的市场就自然无法离开那些“一掷千金”者的支撑。
    据本报调查,尽管不少淄博老板们在聚集财富的方式上千差万别,但在一些生活方式上,相比较最初的“物质炫耀”,如今他们有了一致的取向:玩高雅。而且,“随着财富的迅速膨胀,这个玩高雅的圈子正日渐扩大。”王永剑坦言。
    据淄博一文化公司的一项本土的调查,2005年时,进入这个圈子的富豪不过区区几个,但目前,这个群体已经颇具规模,“我们对200人的富豪调查中,他们中的2/3人都有收藏爱好。”
    财富后盾下,为收藏不惜“一掷千金”者众。这期间,除淄博书画市场上占据一片天地的淄博桓台建筑商们外,急剧涌现的地产新贵们表现出来的“高雅”更是让人叹为观止。
    据一名“圈内人”透露,在淄博,一名地产商收集的陶瓷上千件,其中,不乏明清陶瓷的身影。而另一名地产商虽然开发的地产均属于“小盘”,但他在古玩字画,尤其是对书画收藏品的热情更加高涨,逢拍卖会必参加,他决心两年时间内淘到更多国内名画家作品。
    此外,诸如在邮票、红木、玉石、翡翠,甚至是小人书、交响乐CD都有着不少“富豪粉丝”。
    不仅如此,他们在各自“收藏”上的投入堪称巨大,据称,一名地产商为争夺一块和田玉,不惜持上千万巨资购买。
    不过,单纯的“收藏”不能概括这个群体的全部。“对于这个圈里的很多人来说,投资以及送礼才是重点。”一书画商称。
    而除正常的拍卖会外,这些富豪为购得一份称心如意的商品,也不惜留联系方式给诸如王刚此类的小贩,而这也刺激了淄博当地艺术市场的火爆。
    然而,很多时候,市场就像一部粗俗的肥皂剧,多了点疯狂,少了份幽默。短短几年中,尽管淄博富豪们的眼界和品味有了质的“蜕变”,但一个无法回避的事实是,虽然一些私企老板具备一定的鉴赏力,但其整体品位依旧不高,而表现在艺术品、收藏品上,“以获利为目的的投资,甚至投机氛围相比较国内很多区域而言,似乎更为浓厚。”王永剑对此并未回避。

背后的追问

  正所谓“哪里有需求,哪里就有市场”,撇开淄博区位优势、历史积淀等暂且不论,上述投资、投机的氛围也在一定程度上给市场的繁荣提供了动力。
    而来自地产商的支持不可小觑。前述淄博文化艺术城总经理韩森认为,目前开元文化大世界、淄博文化艺术城、荣宝斋,淄博三大文化市场,均与地产存在千丝万缕的联系,其中开元为鲁中房地产投资开发,淄博文化艺术城的背后则是金晟房地产的身影,而荣宝斋的最初运作也与地产营销存在相关支出。
    不过,在更多人看来,地产引导仅是致使淄博文化市场活跃等众多原因中的一个。
    放大到整个国内来说,韩森表示,文化市场的火爆也与地产调控、股市相对低迷存在很大关系。他认为,从上述“两市”逃离的资金需要找一个明确的突破口,而连续两年来,文化产业投资回报每年都在翻倍增长的现实也为上述资金提供了一个土壤。
    上述观点也得到王永剑的认同。3月25日,他在接受本报专访时称,在流动性恶果导致的通货膨胀、游资猖獗以及热钱涌入的背景下,文化市场的火爆与之前楼市的热潮一样,都是“保卫我们的财富”所提供的驱动。
    而这期间,相对于之前被“热炒”的农产品,在一定程度上,为“奢侈品”的艺术品似乎更能为投资以及投机者提供更多的想象空间。“一旦这样的空间存在,炒作就会形成。”他说,比如,“画作‘股价’暴炒30天超越张大千”的白庚延书画作品等等。
    “这些现实中的事例正在给斥巨资的投资者、投机者们传递一个信息:书画等艺术品的价格无法想象。”王永剑说,在此背景下,整个行业陷入一场炒作的危机之中便不可避免。
    “炒作”一旦抬头,结果似乎不难预料。在王永剑的记忆中,2005年,书画市场炒作疯狂时,在潍坊,一些老板的司机甚至用房子做抵押贷款买画,然而2008年金融危机一爆发,当时市值“3万元”的画,一万元都没人要。而这也使得潍坊的书画市场至今还在低谷徘徊。
    对于这样的“炒作”,韩森也一再提示,“投资者需量力而行,否则将付出代价。”
    不过,就目前来说,这样的话语似乎并未被“利润”吸引的投资者、投机者们所捕捉。对于王刚这样的摊贩来说,为满足名片上的“老板”,他还得不遗余力地在市场上游走;对于那些普通投资者来说,他们依旧希望,倾囊而出的艺术品投资能在未来某个时段提供一笔巨大的财富;对于那些手握重金的富豪们来说,他们依旧打着“收藏”的擦边球,在财富炫耀与人脉聚拢的曲线道路不停地前进……
    躁动与狂欢的戏谑中,他们都明白,这不是一个健康的市场。但谁又能还给他们一个健康的市场?


  】【关闭
 

网友评论 共有 0 个关于本文章的评论信息
内 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