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资讯 > 媒体报道
使用帮助】【发表新文章

晨报记者对话已故画家白庚延之子白鹏

http://www.huajia.cc  2011.03.28 18:52  来源:鲁中晨报 发表评论(0)

    艺术品股票化的模式将天津文交所置于舆论漩涡的同时,也将已故画家白庚延及其画作置于公众的视野之内。
    资料显示,1940年生于山东德州的白庚延1962年毕业于天津美术学院,此后便留校任教。1973年至1985年任天津美术学院中国画专业负责人。曾任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天津中国书画研究会会长,天津美术学院副教授等职务。
    24日,本报在位于天津市河北区的鸿德艺术馆的一楼展厅之内专访了白庚延之子白鹏。与鸿德艺术馆仅一墙之隔即是白庚延就读和执教过的天津美术学院。事实上,在白庚延画作在天津文交所遭到轮番爆炒之时,作为“市值亿元画家”的亲属,白鹏近段时间一直疲于应付媒体对其父亲的各种提问。
    采访结束时,白鹏告诉本报,他至今仍驾驶着一辆本田飞度轿车。而在众多朋友看来,就他现在的绘画成就及其父遗留下的大批画作的财富而言,白鹏完全应该“换一辆宝马车开”。
    而透过这段话,白鹏要对外表达的内容似乎还有很多。鲁中晨报记者 王昭 发自天津
    鲁中晨报:作为同行,你如何评价你父亲在艺术上的高度?
    白鹏:作为家属,我对老爷子的任何客观的评价都有可能不被外界认同。
    前段时间,书画界的一些专家曾专门在北京召开了一个研讨会。在场的专家都觉得老爷子是一个非常有高度的画家。其中,中国美院的杜哲森教授认为,老爷子是继李可染之后,当代中国山水画的又一个高峰。
    鲁中晨报:你如何看待你父亲的画作在天津文交所的上市和遭到爆炒这一现象?
    白鹏:需要澄清的是,对老爷子的画能在文交所上市我事先并不知情。上市之前,天津文交所曾专门找我鉴定这两幅画的真假。大概半个月后,有同学打电话说,老师的东西要上市。
    天津文交所是一个模式的创新,是个很有意思的东西。但是我觉得上市交易的作品,它的交易所达到的价格不能等同于市场价,应该有溢价成分。
    我当时只是辨别真假,至于价格评估的过程我也参加了一些,但最终的定价是大家的意见。实际上,上市的挂牌价格仅是当时评估价的四分之一左右。
    我个人认为,老爷子是一个市场潜力非常大的画家,他起拍的价格并不算高,市场潜力比较大;第二,他是一个非常具有艺术高度的画家;第三,画家去世,就意味着这个画家的增量没有了,只有现在的画。在世的画家在一刻不停地出作品,就会对市场形成冲击。
    我认为,文交所应该迅速扩大产品的数量。从现在的情况看,好多人都在里面踊跃开户,参与这个事情,但品种太少。我觉得应该多上一些历代大师的东西,迅速把品种扩大,满足一般老百姓参与高端艺术品经营的想法。高端艺术品从来都是富人拥有,这样普通老百姓能够参与近来,还是很有吸引力的。
    鲁中晨报:为什么当初评估价格那么高,上市价格却比较低?
    白鹏:具体我不太清楚,我个人认为,可能是让出一部分幅度给投资者吧。
    鲁中晨报:有观点说,目前国内艺术品出现的价格飙升,是炒作的结果。你怎么看?
    白鹏:不是炒作,中间多少有利益的考虑。但现在,同时按现在的价格上市交易的话,是不合适的。
    前几年保利总经理到天津美院搞讲座,当时有学生问他,你觉得中国艺术品什么时候能够进入亿元时代,他也说不出来。结果转过年,亿元时代就来了。高端艺术品到多少就是多少,你无法预测。
    鲁中晨报:你认为份额化的艺术品投资能否对艺术品形成较为公允的价格评估体系?
    白鹏:份额化千万不要炒作现代画家,应该看到最高端一流的大师级作品,那么这对老百姓就是一种负责任的态度。
    只要国家强盛经济发展,艺术品就永远处于一个成长期。艺术品也是在不断升值的,当年有学生可以提着几个苹果去换李可染先生的画。今天你很难想象,这幅画就是几个苹果换来的。现在那一张画就值几千万了。
    高端艺术品难以想象。比企业还要更厉害,从这一点来说,艺术品还是比较保险的。
    鲁中晨报:按常理,投资艺术品往往是艺术界和高端群体的奢侈性消费,你如何看待越来越多的与艺术品毫无关联的人进入艺术品收藏和投资领域?一种说法是,山西的煤老板已经成为艺术品投资的一大力量。
    白鹏:一般老百姓参与高端艺术品对艺术品的发展是有好处的。
    美国经济发达后,有本书叫做《艺术的阴谋》,讲美国人如何颠覆欧洲艺术品市场。因为经济的强大不意味着国家全方位的强大,国家强大包括强势文化,要打造自己的强势文化。美国是一个快餐文化,没有自己真正的底蕴,所以急切的需要颠覆一些欧洲的文化传统。这本书是揭露美国是怎么做的。他是先从购买法国画开始的,然后不断炒作,很快就把欧洲的文化传统颠覆了。
    现在中国也面临这个问题,中国有非常深厚的文化底蕴,可是很多人都处在一个弱者的心理。很多人一说李可染的一张画1亿元多,这泡沫太大了。但作为一个经济越来越发达,物质文化达到一定地步的国家,文化也应该跟上去。
    现在世界上大师级的艺术品的价值应该在1亿美元左右,这都是拍卖达到的。现在我们的是1亿元人民币,这有什么可担心的呢?我觉得高端艺术品永远没有泡沫,不存在什么问题,当然,我只是指高端艺术品。
    目前确实有大量的煤老板进入艺术品市场。他们是把艺术品当作投资了,他们因为有大量的资金实力,可以进入高端艺术品市场,相对风险较小。但那些不高不低的艺术品的收藏,风险比较大。
    鲁中晨报:你认为当前国内普遍存在的炒作风气,会不会影响中国艺术的发展?
    白鹏:国内确实存在全民炒作艺术品的倾向。但我觉得其中有几个因素,比如说房地产,股市都不能炒作,游资需要新的切入点。
    但我觉得艺术品适合大量资金介入,它不关系国计民生。艺术品是物质生活极大丰富后的精神享受。我觉得对艺术品的投资才刚刚开始。
    现在一个不好的现象是,有些不好的艺术品,不入流的艺术品,利用拍卖进行炒作。
    目前中国还有一批画家是在自我炒作,所以说普通收藏者一定要有专业的人士去指导。你要有甄别能力。
    鲁中晨报:我们注意到这样一个说法,说你父亲的珍迹遗作较少流传,大多数珍迹都为家属所收藏。可不可以这样认为,在你父亲的画作遭到天津文交所投资者的爆炒以及由此带来的传播效应后,作为你父亲画作的最大拥有者,你才是最大的受益者?
    白鹏:老爷子生前给我提了个要求。一是我毕业10年内,不允许卖画;第二,尽量的沉淀下来,不能办画展。当时我也很不理解,参加展览也是提高技艺的一个方式。后来反过来看,其实你参加展览就是在迎合这个展览,你就要考虑市场。我一直按照老爷子的这两点严格要求自己。我有十年一张画没卖出去。偶尔参加展览,但是很少。我现在回想起来,这是非常大的一个好处。
    老爷子生前非常厌烦炒作。他说,别看我的画现在价格低,哪一天我一蹬腿的时候,你们等着看吧。而且这个画只有在他的所有相关利益人都没了后,才能给他一个准确的定位。利益纠葛会使价格定位不准。
    2005年前后的时候老爷子还说过,对他画作的定位,至少要等到50年以后。因此,50年以内,我不会卖老爷子的画。所以说,我并不是什么最大的受益者。


  】【关闭
 


  • 相关画家 

网友评论 共有 0 个关于本文章的评论信息
内 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