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资讯 > 市场行情
使用帮助】【发表新文章

连环画重现市场却面临传承无力

http://www.huajia.cc  2011.01.29 00:50  来源:中国画家网 发表评论(0)

 
连环画《林海雪原》

  俗称“小人书”的连环画,曾伴随几代人度过美好的童年。“消失”多年之后,这些“小人书”如今又重现于上海、天津、南京等地的地摊、书店,而且身价倍增。近年来,人民美术出版社和上海人民美术出版社等出版社纷纷再版重印连环画,其中一些优秀的再版连环画受到了广泛的欢迎。然而,这一现象同时引起了人们对连环画传承无力的叩问,有人甚至认为这可能会是连环画“绝后”之前的“回光返照”。

  连环画约在上世纪二三十年代兴起于上海,诞生之初,以鲁迅、瞿秋白、茅盾等为代表的文化先驱纷纷撰文,给这项新画种以极大的鼓励和支持,认为“连环图画不但可以成为艺术”,而且是“大众要看的”。有专家认为,“连环画里可以学到历史、文学、民俗知识,对孩子的一生都有积极影响。”几代人的“小人书履历”

  “1971年,正值‘文革’的非常时期,周总理提出要重视‘小人书’,并在深夜接见了我们。”连环画编辑姜维朴难忘那段特殊时期,如今,已经85岁高龄的姜维朴,仍在为选出100部经典连环画作品走进“农家书屋”和中学图书馆的计划而工作着:“我希望我活着的时候能促成这件事,别成为我的遗憾。”

  当几毛钱的小人书以几万的价格被收藏家拍走;当书店里整套的小人书动辄百元的价格让读者望而生畏;当《海贼王》、《火影忍者》等成为孩子们心目中的经典读物,你是否还能记起连环画《鸡毛信》封面上,拿着红缨枪的海娃?

  “陪伴我长大的小人书,在我家的书柜里曾经堆积如山,如今所剩无几了。有的是别人找我大批量地借,借了不还,我不好意思追讨。后来我离家上班,我妈退休后闲着没事,拿我的小人书出去练摊儿。”这是作家蔡小容的“小人书履历”,说起来,她很是惋惜。

  除了曾是家中的主要藏书,连环画还影响了一代人的价值观。“我是老北京人,我就觉得连环画好。甭管是古典题材中反映出的‘忠孝仁义礼智信’,现代题材中董存瑞、黄继光身上体现出的革命精神,可以说,这些决定了我的世界观。”连环画策划人刘洁坦言,他之所以能坚守连环画的阵地,就源于自己对连环画的情感。

  经典的故事,线描的绘画手法,写实主义的绘画风格,是连环画吸引读者的主要原因。亲民“小人书”成“高档货”

  网友“sebaofshanxi3”说:“小时候,连环画很少。每次庙会时,有人带上百本连环画席地铺开,周围摆着小马扎,两三分钱就让人看个够。那是何等的快乐!但是,现在有人把连环画当做收藏品,真是可惜。书的味道少了,对品相的评价多了。”

  近年来,连环画收藏热点燃了人们对连环画的另一种热情,原来十分亲民的“小人书”,一下成了“高档货”。不仅画家原稿屡屡拍出高价:2004年,刘继卣的《野猪林》原稿以20.9万元成交,2006年,沈尧伊的《地球的红飘带》以1540万元成交,2009年程十发的《欢迎毛主席》以358.4万元成交,连市面上出售的旧版连环画也价值不菲。在潘家园旧货市场,一本1960年出版的一版一印、十品的《三国演义》就能卖到近万元,而1949年一版一印的《摔龙王》,品相好点儿,也能卖到千元左右。

  目前,许多老版连环画的市场价已经是原定价的上万倍,甚至数十万倍。其中,上世纪五六十年代的连环画最受关注,《西厢记》(王叔晖绘)、《屈原》(刘旦宅绘)、《渡江侦察记》(顾炳鑫绘)、《白毛女》(华三川绘)等历届连环画创作评奖获奖作品及名家名作,更是备受追捧。连环画还走上拍卖舞台并屡屡拍出高价,如一套上世纪八十年代的成色新的套书《前后汉演义》以万元成交。连环画传承“后继无人”

  近年来,新出版的连环画愈来愈少,这也是导致收藏热的一个原因。

  刘洁介绍说:“进入90年代之后,几乎没有新创作的作品。不仅如此,原来的老版连环画也多是把名著的精彩篇目摘编出来,而不是把故事全部画完。像从前的《水浒传》就只绘出了《拳打镇关西》、《武松打虎》等一些脍炙人口的故事。目前也就只有海豚出版社出版的中国古典名著连环画系列,画出了足本的故事。”

  除了没有新题材之外,连环画画家后继无人也成为连环画发展的一大困扰。技艺精湛的老画家已不再能提笔作画;还能画的画家见连环画呈现低迷态势,转投其它画种;年轻画家更是不愿为了不足百元的稿费,耗费一天时间完成一张连环画。

  “现在,还能画连环画的画家凤毛麟角,像周申、关庆留、蒲慧华,他们都在凭着信仰去画。即便是美术学院科班毕业的年轻人也鲜有能画的。因为连环画画家需要有非常厚实的文化底蕴,比如画《三国演义》,就要熟读《三国演义》,并对当时的服饰、兵器、人文地理各方面都有了解才能画好。”刘洁说。

  除此之外,一些流行漫画对连环画市场的挤压也不容小觑。

  “1994年在全国政协八届二次会议中,我在新闻出版界小组会上向一些委员出示了10多本据说是当时最流行的‘新型连环画’,其中全是暴力、酷刑、裸体的女人、狰狞的嘴脸,简直不堪入目。跟我们的连环画没法比。”姜维朴实在反感当下的漫画,这也是他在耄耋之年,依旧在为连环画耕耘的原因。


  】【关闭
 

网友评论 共有 0 个关于本文章的评论信息
内 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