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资讯 > 专家评论
使用帮助】【发表新文章

吴冠中“形式论”的历史贡献及其局限

http://www.huajia.cc  2011.01.22 11:32  来源:美术报 发表评论(0)

——由“吴冠中的画中心思想是什么” 所引发的思考

  从浙江美术馆的“东西贯中”——吴冠中大型艺术回顾展,到《钱江晚报》报道杭州某小学三年级学生关于“吴冠中的画中心思想是什么”的提问,再到《美术报》开展“美术创作需不需要有中心思想”的系列专题,在这个过程中,有成千上万人直接或间接地与吴冠中的绘画作品发生了对话,参与者不仅有专业画家、美术理论家和艺术机构的专业领导,也有工作在各行各业的普通美术爱好者和成长中的少年儿童,话题所涉及的内容不仅包括专业创作和美术理论方面,也包括大众审美和基础美术教育方面。吴冠中不仅为世人留下了大量珍贵的美术作品,也留下了不少争论未果的学术话题和值得深思的相关问题。

  吴冠中抛出的“形式论”、“笔墨论”等观点曾引发了美术界的激烈争论和文艺界的高度关注,可谓一石激起千层浪。“形式论”是上世纪70年代末提出来的。一些美术界的“权威”人士认为“形式论”是堕落的西方现代派理论,是资产阶级的自由化,应该一棍子将其打倒。80年代初,随着国门的开放西方现代艺术蜂拥而入,“形式论”的支持者迅速增多。在反复的论战中,“形式论”逐渐获得了美术界的认同。直至今日,“形式论”在美术领域的影响力依然呈现上升的态势,一些推崇者甚至一味地崇拜,而对“形式论”本身却很少有人去做深入的研究。因此,从史学的角度对“形式论”的发生过程和内容的实质进行一番考察和探究并作出客观公正的评价,显得十分必要。

  在风行前苏联现实主义画风和强调集体意识的上世纪50年代,吴冠中就开始满腔热忱地向学生介绍西方现代绘画,一度被斥为资产阶级形式主义的堡垒。他的人物画也因不妥协于革命文艺的创作道路,而被冠以丑化工农兵的罪名。他甚至因此放弃人物画而改画风景。“文革”刚刚结束,吴冠中便在《美术》杂志上公开发表了《绘画的形式美》和《关于抽象美》两篇文章,指出“漂亮一般是缘于渲染得细腻、柔和、光挺,或质地材料的贵重,如金银、珠宝、翡翠、象牙等等;而美感之产生多半缘于形象结构或色彩组织的艺术效果”,并率先提出“形式美是美术创作中关键一环”的观点。在文章中,他还以破烂的民房为例引导说:“白墙、黑瓦、黑门窗之间的各式各样的、疏密相间的黑白几何形,构成了具迷人魅力的形式美”(见吴冠中《绘画的形式美》)。吴冠中以其特有的敏锐和胆识对“文革”期间直奔单一思想主题的思维方式和创作套路提出强烈的质疑或反对,并主张个性化的审美追求和现代绘画的创作方法,高调呼唤“形式美”、“抽象美”,针对“内容决定形式”的政治主张公然发表“形式决定内容”的反向观点,与革命文艺的保守势力进行决裂。他的“形式论”启蒙并传播了现代绘画的观念和方法,打破了革命文艺的思想禁锢,开启了年轻一代艺术家的心灵世界,加速了中国当代美术的现代化进程。

  然而,由于吴冠中个人的知识结构和所处的特殊年代所限,“形式论”也具有一定的局限性。西方现代艺术是一场发生在上世纪初的美学革命,从观念的转变到观察方式上的变革,再到现代艺术方法论的逐步建立和完备,经历了一代又一代现代艺术家的艰辛探索,最后才逐步走向深入和彻底。1947年春至1950年夏,吴冠中就学于法国巴黎国立高等美术学院,在苏弗尔皮教授的影响下,接受了西方现代艺术思想的启蒙。苏弗尔皮教授在上世纪40年代前后与毕加索、勃拉克等一起活跃于巴黎画坛、继承了现代艺术之父塞尚的艺术理念和观看方式,是现代艺术初期的重要画家。吴冠中在国内所倡导的“形式论”,即点、线、面结构法则,是对西方现代艺术初期美学思想的个人化理解和本土化转换,虽然在当时具有较强的文化针对性,在很大程度上解放了中国当代画家的思想自由和艺术个性,但并不代表现代艺术最辉煌时期的美学成果。当时国内政治和艺术环境使他忙于争论“个人情感”与“集体意志”、“形式语言”与“主题思想”的重要性,而无暇顾及“形式美”、“抽象美”的深层内容和深入问题。吴冠中的“形式论”由于没有全面继承现代艺术的方法论,简化了现代艺术完整的话语结构,因此在一定程度上遮蔽了现代艺术辉煌的美学成果。“形式论”的认识局限必然影响画家对西方现代美学的深度理解和对视觉感受的真实表达。他在《风景写生回忆》一文中描述自己的作画状态:“我作画往往是先有了形式,先发现了具形象特色的对象,再考虑其在特定环境中的意境。”可见,在写生时,吴冠中没有运用现代艺术的方法论去观察和研究对象,从中发现对象所特有的结构次序,并在逐步深入中获得新的审美体验,而常常以点、线、面的程式化法则替代丰富而生动的真实场景。上世纪90年代以后,虽然吴冠中的艺术创作进入了高峰期,但在某些作品中也显露出为形式而形式的话语贫乏,画面语言显得有些单薄,画面结构也开始套路化了,甚至出现了格式化的感受形式和概念化的抒情方式。

  另外,“形式论”的思想源自西方现代艺术,西方现代艺术尽管在语言形式上取得了极其辉煌的成就,但也潜在着各种问题。现代艺术片面强调自我,封闭了艺术家与观众的心灵通道,使艺术丧失了原有的亲和力;过于理性的直线型思维方式导致了艺术面貌不断倾向机械和冰冷;无休止的形式探究割裂了与当代现实的关系;单一的艺术观念排斥了非西方国家多元而丰富的艺术形态……这一切已经遭到后现代艺术的质疑、批判甚至否定与颠覆。

  “形式美”的时代随着吴冠中的逝世已经过去了。吴冠中倡导绘画个性和艺术自由的“形式论”,使人们挣脱了革命文艺的思想枷锁,但愿不要成为当代画家艺术探索的新枷锁。


  】【关闭
 

网友评论 共有 0 个关于本文章的评论信息
内 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