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资讯 > 专家评论
使用帮助】【发表新文章

画院进入八仙过海各擅胜场的时代

http://www.huajia.cc  2011.01.10 11:08  来源:中国艺术报 发表评论(0)

浙江画院二十五周年成果展示

    曾几何时,吴冠中先生的那句“不下蛋的鸡”曾令很多画院震惊。今天,多元复杂的美术格局中,画院要想更好地生存下来,必须在体制上有所突破。各级、各地的画院纷纷摩拳擦掌,大刀阔斧的改革之举此起彼伏。

    上半年仙逝的吴冠中先生,生前曾有两个论断争议颇大。一是上世纪80年代关于形式美、笔墨的判断;二是对画院体制弊端的痛斥,曾有“养了一大群不下蛋的鸡”的惊人之语。然而,吴冠中的这记“闷棍”并没有伤了画院的元气,自去年,广东画院成立50周年,浙江画院建院25年,以及日前举行的成都画院成立30年等一系列画院成果汇报,会同兰州画院、青岛画院等进京汇报展,形象而全面地展示了改革开放以来,画院建设取得的辉煌成就,而这些也似乎在有力地纠偏吴冠中的论断。中国国家画院院长杨晓阳日前在国家画院“七分院”成立大会上也明确表示,画院不是要不要办,而是如何办好的问题。

    办好画院的核心是什么?

    其实,吴冠中的那句“不下蛋的鸡”曾是很多画院的切肤之痛。在新时期多元复杂的美术格局中,要想更好地生存下来,必须在体制上有所突破。各级、各地的画院也都摩拳擦掌,大刀阔斧的改革之举此起彼伏。

    现在的美术圈,全国一盘棋。画院要想立足,如同企业在市场经济条件下生存一样,必须具备核心竞争力,而人才作为第一资源自然是核心竞争力的首要来源。杨晓阳在任职中国国家画院之初,便率先提出“五个一工程”,其中一条就是聘一批大家。沈鹏、欧阳中石、詹建俊、黄永玉等一批大家先后受聘国家画院,成为该领域的学术带头人。“中国国家画院将以7个专业院为依托,以少而精的机构模式和专聘结合的用人制度,组建具有高水准的美术‘国家队’,影响辐射至全国甚至全世界,真正做到‘对内代表国家、对外代表中国’,以此带动全国美术事业的发展,进而促进中华文化的繁荣与复兴。”杨晓阳表示。

    积淀深厚、财大气粗的中国国家画院,在人才战略上选择高端路线,自然在情理之中。可对于多数地方画院来说,如何在人才竞争中占得先机呢?

    即使是拥有50年历史的广东画院,依然面临人才队伍建设的难题。据了解,广东画院一批老一辈画家已去世,有影响力的画家又陆续退休,而在中青年画家中具备学术引领能力的还不是很突出,并且培养一个画家,特别是成功画家、学术领头人,又是极为缓慢的过程。

    对此,广东画院院长许钦松表示:“我们准备实行定岗制度,让学术机构设置按照岗位选人,慢慢引入淘汰制,把有成就的人放在学术前沿,同时成立若干研究室,按照画种学科分布,这里的研究人员不只是画院内的,而是一个社会学术平台,全省和国内好的画家都有可能被聘为研究员,独立开展推动学术活动。只要取得成绩,广东画院的大门是永远敞开的,我们求贤若渴,希望有更多人才落户广东画院。”

    与选择高端人才不同,浙江画院剑走偏锋。他们要做的是从青年人培养入手。浙江画院院长孙永介绍,浙江画院特别重视对年轻一代,尤其重视对刚走出校园大门的毕业生的培养。“这个工作我们前几年就在做了,但因为牵涉到现在进画院需要公开招聘等问题,我们比较谨慎,先考察几年再吸纳进来;这其中,除了对绘画本体的考察外,人品好坏是我们一直都非常重视的。”孙永说。

    在孙永看来,如果说美术院校是美术人才的“孵化器”,承担着“生产”的责任的话,那么画院等美术机构则是“销售方”——这些机构一方面接纳和消化从院校“孵化”出来的“好苗子”,另一方面它们也成为了继续培育这些“好苗子”并使之长成为“参天大树”的基地。

    高端人才引进,学术带头人培养以及从年轻人中挖掘新锐力量,量力而行、各取所需,成为当前画院突破瓶颈引进人才的三大特色举措。而今年年初,“国有”的苏州国画院与“民营”苏州画院的“口水战”,则使同一地区画院对人才资源的竞争白热化。开疆破土后的一系列大举措,在带来画院间人才流动的同时,也是对原有美术格局的一种冲击。画院需要协调的不仅是内部之间的人员流动,还有画院与院校、画院与美协之间的关系,在美术人才出现行政化倾向的当下,如何合理而有效地发挥他们的作用,是画院需要认真思考的问题。

    用什么来擦亮画院这块牌子?

    各地画院在成立之初,或许思考最多的还是如何在利用本地文化资源的基础上,进一步将其传承发展。四川师范大学美术学院院长林木在谈到成都画院30年的发展历程时表示,四川地区的一些画家立足于四川和川西地区一系列有特色的文化和景观,依据自己特殊的文化传统来进行创作,不跟风。与此同时,林木提醒成都画院的画家要避免“盆地意识”——成都的闲散有时候容易使人陷入一种满足感,成都画家不能沾沾自喜满足于自己在成都的小成就。

    与林木的提醒不谋而合,同样拥有深厚传统的兰州画院,早在1993年就举办了“丝绸之路万里行”的活动,画家们用两个多月的时间沿着丝绸之路,途经西部7省,行程3.8万余里;前几年,兰州画院又开展了“大河上下万里行”的文化考察活动,跨越黄河28次,行程2.5万多里。

    当行千里路后,由兰州画院画家创作的精品会展北京时,中国艺术研究院美术研究所研究员郎绍君表示,兰州画院提出要创作追求“黄土气息、东方情韵、时代精神”的作品,我的理解是追求具有现代气质的地域风格,他们组织“大河上下万里行”写生与考察活动,在作品中发掘与表现“黄河文化精神”,都体现了这一追求。更为重要的是,“地域风格和艺术派别建立在个人风格基础之上,但无论是个人风格还是地域风格,都只能自然生成而不能生造。兰州画院在尊重画家个人选择与创造的前提下,提倡对地域文化与个性的探索追求,表明他们尊重文化艺术的规律。”郎绍君说。

    深圳画院率先创立和推动一系列紧扣时代的课题,如“深圳画家画深圳”以及“城市山水画”、“都市水墨”等;北京画院在王明明的带领下,注重对近现代传统美术的梳理,举办了一系列20世纪美术大家系列展。湖南省画院在院长刘云的倡议下,坚持联合各地画院开展“院际巡展”,使作品“走南闯北”,在给画家动力的同时,让整个业内与社会各界,对画院和画院里的画家有所了解。各路画院掌门人各擅胜场,以特色擦亮门楣上那块招牌,使其发扬光大。

    这样看来,现在纠结于画院存在与否这个问题已然无益,但画院既然存在,那任务或者说首要任务是什么,应是必须搞清楚的。创作、研究、教学、收藏、交流(普及)——中国国家画院的五大任务之中,创作是仍然首位的。画院作为学术研究创作机构,其主要功能还是要落实在每一个在职画家的创作上。

    诚如吴冠中先生对画院体制的批评,画院最终还是要落实在作品上,只有出得来好作品才是最有说服力的。“拿着国饷而不干活”的时代已经过去,当美术圈的“走穴”已然不是新鲜事,画院里的画家们首先要考虑的还是,如何在这样良好的创作氛围中,真正创作出几幅拿得出手,留得住的好作品。这样说来,吴冠中的警钟“不下蛋的鸡”虽然不雅,若能成为画院画家悬在头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倒也能够对中国美术的发展产生意想不到的效果。


  】【关闭
 

网友评论 共有 0 个关于本文章的评论信息
内 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