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资讯 > 综合资讯
使用帮助】【发表新文章

2010秋拍书画行情盘点

http://www.huajia.cc  2010.12.25 12:39  来源:美术报 发表评论(0)


  伴随着“通胀”的巨大压力,2010国内秋拍书画再度走出火爆行情,亿元天价屡出,市场人气旺盛。秋拍中书画行情呈现哪些特点?古代书画为何价格两极分化明显,未来上涨动力怎样?近现代书画为什么突然发力走强,价格是否有支撑?当代书画缘何“跟涨”,安全区域在哪里?

  一、古书画价格两极分化,《平安帖》领衔秋拍  

  从单价来看,秋拍中超亿元的古书画共3件,嘉德王羲之摹本《平安帖》以3.08亿元领衔2010年秋拍。明陈栝《情韵墨花》卷1.13亿元,西泠拍卖八大山人《竹石鸳鸯图》1.18亿元,创造了八大山人拍卖天价,单价虽未超过春拍的《砥柱铭》4.3亿元,但拍品数量却略有增多。此外,超千万元的拍品达数十件。

  从成交总额来看,2010秋拍古书画较春拍略有放大,但总体没有超过50%,放大有限。如北京保利秋拍“古代书画”专场(1.21亿元,成交率55.5%),“咀英澄华——清代宫廷典藏中国古代书画夜场”(7.42亿元,成交率82%),比春拍的“中国古代书画夜场”(7.04亿元)和“中国古代书画”(0.74亿元)两个专场成交放大仅10%;中国嘉德“中国古代绘画”专场(2.82亿元,成交率75.8%),“宋元明清法书墨迹”专场(1.93亿元,成交率80.7%),较春拍增长近三成;匡时国际“古代绘画”专场(2.35亿元,成交率83.3%),“古代书法”专场(1.59亿元,96.6%),比春拍增长近7成。

  秋拍中较著名的古书画拍品有匡时的王铎《雒州香山作》,拍出4536万元的价格物有所值。古书画在破亿元的同时也面临着价格“两极分化”的窘境,价高的极高,低的几万元、十几万元成交的拍品比比皆是。之所以出现这种现象,主要是买家对古书画的真伪心存疑虑,对古书画缺乏了解和认知。目前,古书画主要是靠重量级拍品拉动上涨的,并不是全面地普涨,未来上涨动力是否能延续,令人担心。

  二、近现代受热烈追捧,《巴人汲水》创纪录  

  笔者在秋拍前写的展望一文中曾预测——秋拍中近现代书画有望接过“接力棒”,成为秋拍重头戏,没想到真应验了。徐悲鸿《巴人汲水图》1.71亿元一举刷新中国绘画拍卖纪录,李可染《长征》也以1.07亿元突破亿元大关。

  近现代书画为何在秋拍中大幅飙升?根本在于春拍中国嘉德张大千《爱痕湖》1.08亿元高价成交后,近现代书画行情被彻底激活,上涨空间被打开了。更关键原因是近现代书画具有“存量大,时代近,真伪相对易辨”等优点,自然受到各路买家的热烈追捧,特别吸引了不少新资金的关注,成为秋拍中的热门也就顺理成章了,近现代大师精品的抢夺无疑成为秋拍中的一大亮点。

  在秋拍中,许多近现代大师的作品均诞生了千万元的高价。如张大千《天女散花》(7448万元),徐悲鸿《三狮图》(2128万元),齐白石《松鹰图》(2856万元),吴昌硕《花卉屏风十二扇》(3696万元),潘天寿《微风燕子斜》(1680万元),傅抱石《高士观瀑图》(1792万元),黄胄《丰收图》(3752万元),李苦禅《英姿飒爽》(1120万元)等。

  不少人担心近现代书画价格太高了,个别已经超过了古代大师的价位,价格有“倒挂”的嫌疑。笔者以为,近现代大师画作价位之所以高企,一方面是新入场的资金过于充裕,还在于可买的古书画精品稀少,必然导致大量资金流向近现代书画。就目前看,近现代书画大师的精品价位在1000—3000万元是较为安全的,馆藏级的代表作可在5000万元以上,价格是有一定支撑力度的。起码在一两年之内,近现代书画行情总体还将是“趋热”的。但不可否认的是,在秋拍中近现代大师的赝品也上拍不少,一些投机客趁市场行情好来借机兜售假货,买家对此应有清醒认识,避免上当受骗。  

  三、当代书画成交放大,价格安全最为重要

  2010年秋拍,受书画行情整体走强的影响,“当代书画”板块的成交比以往有较大的增幅,活跃度开始变强。在古书画和近现代书画价格快速走高且真伪难辨的情况下,可以看出一些买家开始选择进入当代书画市场。尽管当代书画投资周期长,升值空间相对较小,但低门槛和保真性对新买家无疑是一大吸引。

  在秋拍中,受古代书画和近现代书画强势的带动,当代书画成交出现明显增长,几大公司均有不同幅度增长。北京保利“中国当代水墨”总成交额8139.9万元,成交率89%,较春拍的4227.8万元增加近一倍;北京瀚海“当代书画”专场总成交8337.6万元,成交率89.4%,比春拍时的3294.6万元增长一倍还多。中国嘉德“中国当代书画”总成交额5746.7万元,成交率83.8%,同春拍的3389万元相比也增长了四成。

  几位当代书画市场活跃的名家均有不俗表现。如吴冠中《误入崂山》(2128万元),显示出其去世后作品的超强抗跌性。此外,崔如琢《春山烟雨》(694.4万元),刘大为《藏女巴桑》(246.4万元),何家英《丽人百合》(224万元),于志学《北国风光》(201.6万元),贾又福《太行牧归》(112万元)等都成交可观。特别是王西京《玉楼春醉图》(896万元),在秋拍中价位上涨最显突出,范扬的《松荫罗汉图》(201.6万元)也拍价不菲。

  仔细分析,几件当代书画的高价都是靠尺幅巨大造就的,价格有点“发虚”。笔者以为,当代书画出现“跟涨”可以理解,但价格不宜过高。就秋拍看,大部分价位都较为正常,但个别在世画家价格存在明显过高,有炒作之嫌。因为超过500万元以上的价格,藏家完全可以去买齐白石了!我认为当代在世画家的精品在300万元以下是较为合理安全的区域,否则藏家就有面临“套牢”的危险。个别画廊和炒家利用当代书画拍卖来“做市”,有必要引起买家的小心警惕。


  】【关闭
 

网友评论 共有 0 个关于本文章的评论信息
内 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