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资讯 > 专家评论
使用帮助】【发表新文章

“保真”谁说了算

http://www.huajia.cc  2010.11.14 10:38  来源:北京日报 发表评论(0)

    不怕买贵就怕买假

    多年前在上海和杜月笙的大管家闲聊收藏,老人指着满壁的名家扇面告诉我,他的这些藏品都是朋友赠送所得,自己很少花钱买,东西一假钱打了水漂不说,还让帮忙的朋友难堪,曾有为他掌眼的旧识因一次走眼,内疚了一辈子。

    比起过去老古玩行掌眼的师傅,如今某些鉴定专家玩起活儿来容易得多了,一是眼力奇高,二是定论奇快,三是理由奇绝。如某次专题收藏研讨会后,一位慕名而来的老者小心翼翼地取出一件紫砂壶请专家现场帮忙鉴定,得到的结果是“三天前我在潘家园花30元买了一把和你这把一模一样的壶”。意思再明白不过,但收藏者就是不服,他告诉我,这把壶上世纪五十年代就在他们家,至今没有换过手,怎么一下子就成了地摊货?

    艺术品保真,到底谁说了才算

    画家:我的作品我自己还不知道是真是假。吴冠中说拍了200多万元的《池塘》不是他画的,唯恐别人不信,又亲笔在画上写下自己的鉴定意见,结果照样没用。

    收藏家:画家也有忘事的时候。画家忘事有两种,一是真忘,大脑的问题谁也说不清楚;二属假忘,往往是掺杂了太多不为人知的心理变化。如刘勃舒说南京一家拍卖公司上拍他的假画,其实是他不满意的废画被人得到后加了仿款和假印。碰到这种情况,最好的办法是让作品自己说话。

    鉴赏家:没有一个收藏家愿意收藏赝品。问题是那么多赝品都跑哪儿去了?有一点儿可以肯定,买卖双方都当是真的进行交易。由于中国艺术品市场的特殊性,买家捡漏儿卖家亏,买家走眼卖家赚,一般都是真假自负。

    鉴定专家:鉴赏家所说只是一个方面。古玩行历来讲究的是眼力,凭眼力、知惭愧也就成了这一行自律的标准,现在喜欢收藏的人多了,买卖的东西多了,过去的规矩也没那么管用了。

    拍卖公司:我们有专门负责鉴定拍品真伪的专家。除了鉴定专家还有拍卖预展,也是为了让买家自己多一点儿甄别真伪的机会。

    话都说得没错儿,究竟错在了哪儿

    最近,包括伦敦佳士得在内多家全球知名拍卖公司和交易商牵涉一宗重大假画案的曝光,其中有句话很值得引起我们的重视——“这些赝品水准已达‘黄金标准’,仿冒手法高明,涵盖多种画风,即使艺术界名人也未必能看出端倪。”至少说明一点,即传统的眼力在今天已经很难再“火眼金睛”,而骗局的最终揭穿,则来自“科学鉴定”四个字。在造假手段高过创作技巧的今天,对于纯手工制作与创作出来的中国书画材料与作品,孰真孰假,光凭眼力已经远远不够。从轰动一时的吴冠中《炮打司令部》假画案不难看出,传统鉴定方法不仅甄别无力,还容易使得鉴定结果复杂化。对于吴冠中的指证,赝品提供方代理人和上拍赝品的拍卖公司一个腔调,双双认为:书画鉴定的主观性很强,画家本人鉴定存在弊端,不符合司法规定。这场力量对比悬殊的假画官司再继续打下去,结局可想而知。

    有趣的是,无论画家名气多大,只要人还健在,但凡涉及到与己有关的假画案全都被变成了局外人,一旦过世,随便哪个亲属都可以为其作品指证。在拍卖会的预展上,很容易发现一些标明经过某某之子、某某某家人认定文字的纸片,徐邦达先生曾问我信不信,我说有人信。其实,无论画家、收藏家、鉴定专家还是画家亲属,都有属于自己的话语权。2000年,上海博物馆为台湾收藏家许作立先生举办的《金刚神韵——傅抱石金刚坡时期作品特展》,被江苏傅抱石纪念馆名誉馆长傅二石及傅抱石妻子罗时慧指证皆属伪作。2005年,《国之瑰宝——黎雄才关山月作品展》在珠海博物馆举行,经关山月之女关怡和黎雄才之子黎捷当场认定,展出的4幅关山月作品和34幅黎雄才作品全部是赝品。事发后,12幅黎雄才作品被展出方送往北京进行鉴定,结果12幅画作全是真品。引人深思的是,同属专家学者,岭南画派方面通过现场鉴定,一致表示这批画作“无一真品”。北京专家不仅给予保真的肯定,其中两幅还被中国国家博物馆收藏。细究起来,参与鉴定的双方专家竟与关山月和黎雄才在学术上颇有交往,结论却如此相悖。对此,有的收藏家明确表示,听见专家就头疼,有的收藏爱好者只有无奈,不信专家还能信谁。

    “保真”难上难,如何才能不难

    如今,有多少赝品在艺术品市场上自由流通,有多少赝品在收藏者手上仍然当真,有多少赝品在拍卖会上继续拍卖,都是个说不清道不白的谜,再加上老规则、潜规则、明规则等一大堆说不清楚的规规则则,把中国艺术品市场弄得比自由市场还自由。

    一位画家告诉我,他现在最怕打假,怕像别的画家那样把自己打成了过街老鼠,到了潘家园旧货市场书画区连自己是谁都不敢说。

    一位拍卖公司艺术部主管说,她现在最怕打假,要是真的动起真格的来,她的部门早就关门大吉了。

    说到“保真”,我原本想说画家要多创作不易复制的艺术精品,鉴定专家要对画家和作品多进行深入的全面研究,拍卖公司要对鉴定专家的专业水准进行甄别,别再一有假画案就让画家有口难辩、专家铁嘴钢牙、拍卖行一言九鼎。现在想说的是,既然艺术品市场已经成为市场经济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在“保真”问题上,拍卖公司就应该遵循市场法则而非行业规矩,自觉地承担起理应承担的相关责任,至少要对从属拍卖业的艺术品鉴定专家实行资质认定和问责制,做到名符其实及错必有责,加大买卖双方利益和公司商业信誉的保障力度。拍卖业要在业内实行艺术品鉴定专家定期报告制度,对其受聘拍卖公司的拍品鉴定情况出具意见,以防将鉴定专家变成中看不中用的“花瓶”。别像曾受聘为某拍卖公司艺术顾问的徐邦达先生所说那样,每次让他掌眼的东西并不多,结果上拍的赝品却不少。当然,这只是力争“保真”的一个方面,从中国艺术品市场发展趋势看,“保真”无疑将直接影响到市场发展和中国艺术品声誉,而非仅仅关乎到收藏家的藏品是否既能保真又能保值的简单问题。

    我始终认为,保真与否终究还是艺术品本身说了算,是继续沿袭老办法,还是“掌眼”与科学手段、司法保障并举,最大限度地提高中国艺术品的市场保真度,才是当前亟需我们思考的迫切问题。

    (本文来源:北京日报 )

  】【关闭
 

网友评论 共有 0 个关于本文章的评论信息
内 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