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资讯 > 专家评论
使用帮助】【发表新文章

郭庆祥:艺术家还是要凭作品说话

http://www.huajia.cc  2010.10.30 23:04  来源:中国经济网 发表评论(0)

    近来,经常看到某些书画家热衷于借助各种媒介高谈阔论哲学艺术、国学经典的种种热门话题,并且故作高深之状。有不明就里的收藏者以为这些书画家有学问,作品就有文化含量。其实,这是一个误区。艺术家还是要凭作品说话。艺术家的学养和人文情怀应该是融化在作品之中,让观众通过独创的艺术切切实实感受到。艺术家应该在作品中体现出自己的艺术追求和思想境界,反映出他的人生观、哲学观,这是做不了半点假的。而收藏者应该关注的是艺术家的作品,而不能仅仅听信这些艺术家的所谓“花妙”的言论。关键是看他怎么画,而不是看他怎么说。而且,尤其需要值得注意的是,现在某些艺术家经常性地高谈阔论文化艺术、哲学美学、国学经典,实际上只是一种包装的手段,为的是促销自己的作品。

    比如,现在有一位经常在电视、报纸上大谈哲学国学、古典文学、书画艺术的所谓的大红大紫的书画名家,其实也过度包装之嫌。这位名家其实才能平平,他的中国画人物画,不过是“连环画的放大”。他画来画去的老子、屈原、谢灵运、苏东坡、钟馗、李时珍等几个古人,都有如复印式的东西。人物造型大同小异。他的人物画虽然是写实的,但其中不少连人体比例,结构都有毛病。他的书法是“有书无法,不足为式”,装腔作势,颇为俗气。他的诗不但韵律平仄有毛病,而且,在内容上,不少是为了自我吹嘘而故作姿态,不足挂齿。

    当年,有朋友找到我,希望我收购200张他的作品。那时候,这个画家境遇不顺,希望卖掉些画渡过难关。当时的价格是每平方尺4000元,不那么离谱。我随即打了200多万过去。很快拿到了第一批画,展开一看,题材与技法严重雷同,像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人物是任伯年的,花鸟是李苦禅的,七拼八凑当作自己的了。第二次交货前,我跑到他的画室去看个究竟,出乎意料的是,他将十来张宣纸挂在墙上,以流水操作的方法作画。你猜怎么着?每张纸上先画人头,再添衣服,最后草草收拾一番写款,由他的学生盖章。这哪是画画?分明是在画人民币嘛。所以我认为这个人的作品不值得收藏,他对艺术不真诚,对社会不负责任。他多年来一直在重复自己,没有一点创新精神。后来这批画都被我抛出或送人了。尽管现在这个画家风光得很,上电视讲国学,写文章为自己漂白,画价更是被炒得令人咋舌,但我一点也不后悔。说得不好听的,这位画家的作品就是高级礼品画,从更长远的角度看,这样的作品是经受不住时间的考验的,没有真正的艺术价值。我认为,这位画家的这些大同小异、毫无艺术个性的礼品画,最多只值数百元,但事实上现在却动辄几十万元、上百万元一幅。这既有辱艺术,也是对收藏家的不公平,伤了收藏家的心。

     批评家王九川曾经透露,这位颇喜上电视的书画名家曾经在电视上畅谈诗词书画,带领大家体味中华传统艺术魅力,其风采迷人,谈笑间似有清风徐来。但王九川还是从中嗅出一点糟气。王九川失望的是这位书画名家对自己作品的解读,而这位书画名家的自我评价,更让人莫名其妙。

    “痴于绘画,能书,偶为辞章,颇书己怀,好读书史,略通古今之变。”这曾是这位书画名家颇有名的二十四字自评,自豪且有几分收敛,为许多评论家所引用。多年后,这位书画名家在摄影机前却这样评价自己的绘画成就:“画分九品 四品,已成大师,凤毛欧伯;五品,谓之巨匠,五百年出一位;六品,可称魔鬼,从未看到 我是坐四望五,以待来日。”如今,公开自我评定为大师者罕见,谢绝大师桂冠者却有一二,而公开宣称已超越大师境界者,这位书画名家为当代第一人。

    王九川认为,更让他惊异的,是这位书画名家对自身价值的超级自信,是对“大师”称谓的浓厚情结。在闭目塞听(也许有选择的)后,这位书画名家似乎为自己的才情和影响所感动,和外界一同蓄积泛滥的大师情结以成幻觉,终于走入自己的艺术大师幻境。这位书画名家正像夸父般,奔跑在通往“巨匠”的道路上,他能否留下一片“邓林”?

    当一个“大师”的笔迹和他的音容充斥于社会的各个角落时,当他的符号在市场上泛滥后,我们不必先指责商业推手,而要跳出这包围,重新打量这样自命的公众人物。中国不缺货真价实的艺术家,我们不要再给后世留下笑料。

    我觉得,艺术家不是不能谈艺术,也不是不能谈哲学谈文化谈国学谈人生,但是,必须真诚,必须真正的有感而发。而不是逞能和炫才露己。以这个角度来看,这位书画名家在诸多场合的那些有关哲学、人生、文学、艺术、国学的高谈阔论就显得有些虚伪了。


  】【关闭
 


  • 相关画家 

网友评论 共有 0 个关于本文章的评论信息
内 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