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资讯 > 综合资讯
使用帮助】【发表新文章

地租暴涨,谁来收藏自由艺术家群落?

http://www.huajia.cc  2010.10.30 21:25  来源:美术报 发表评论(0)

  大都市里寸土寸金,其间的艺术家栖息地越来越受关注。

  2009年,北京朝阳区启动20余平方公里的农村土地储备计划,用于居民用地、商业开发、产业服务等用途。该计划涉及金盏等7个乡近17万人的拆迁腾退。其中,便包括了10多个艺术区和千余名艺术家。按现有土地制度,该区内除“798”、“酒厂艺术区”、“一号地艺术区”为特批创意产业用地外,其他艺术区几乎全部属于“违建”,大批艺术家只能被迫迁移。

  面对拆迁,艺术家们反响强烈。

  2009年底,金盏乡“创意正阳艺术区”的艺术家们被限期搬离,随即被停水停暖。他们因租房合同尚未到期,在多次与出租方协商未果后,于2010年初起诉至法院,要求赔偿违约金、押金及装修、搬家等费用。同年1月,艺术家们集体发起系列艺术活动“暖冬计划”。在紧邻“创意正阳”的“008艺术区”,众多艺术家身裹棉被,站在废墟前组成人墙,以示“保护家园、保护房屋”之意。

  艺术家们恋恋不舍的原因,是那里的工作室物美价廉。

  “008”和“创意正阳”在2008年初建时,每天每平方米的租金仅0.6元至0.9元,而“798”的租金每天每平方米高达三四元。与从前几十平方米的公寓画室相比,由厂房改成的大工作室拥有数百平方米、六七米高的空间,不仅创作极为方便,而且可以完成从制作到展示、再到销售的全部流程。一些工作室比画廊还豪华,里面有专人负责学术展览、媒体联络和市场运营。尽管工作室的装修花销巨大,但很多只要使用二三年就“够本”。

  艺术家获得了实惠,土地所有者却损失了不少“地租”。

  在经济学中,土地被看作最重要的生产资源,“地租”是土地所有者从使用者那里取得的收益。土地用于不同用途会有不同的产出价值,所以用于高产出用途,会获得高额地租。实际上,被拆工作室的出租方并非土地所有者:一些是村民以低价从村委会租来土地,再私自搭建成大仓库出租给艺术家;也有一些是由企业租赁村里土地,再转租给艺术家;还有一些是由基层政府推动成立。

  这些非法流转的集体土地,曾让多方获益。艺术家的租金带给村民不小收入,让开发商节约了购地成本,为基层政府赢取了劳务费。但近几年当代艺术市场火爆,使以798为核心的艺术区声名远播,2008年奥运会期间,798与长城、烤鸭共同成为北京的文化名片。在随之而来的“城乡一体化进程”中,如果违建的艺术区转化为商业用地,土地所有者可以获取巨额土地出让金,政府、村集体和村民都会分得极可观的利益。

  经济利益,注定了自由艺术家被迁徙的命运。

  从全球范围看,艺术区“以艺术始、以商业终”是普遍现象。美国纽约的艺术区从格林威治村搬到苏荷区,再搬到切尔西区等地,也是越搬越远。艺术家让地产日趋升值,也让自己无力负担日趋高昂的租金,他们只能不断向外寻找新的城乡结合部,形成新的聚居区。

  当然,北京艺术家可以去更偏远的宋庄。

  位于北京东郊的宋庄镇,从1994年有艺术家聚居,如今登记在册者达3000余人。那里的工作室多由业主装修,每天每平方米的租金也只有0.4元。但与798附近相比,宋庄可能因为远离策展人、机构、藏家和媒体,被边缘化,其影响力大打折扣。许多艺术家由于担心会失去机会,不愿前往。

  况且,眼前租金便宜的宋庄,同样有潜在风险。

  经济学认为,土地条件的优劣会导致收益的差异,形成“级差收益”;而租用优等土地获得的超额利润,最终会落到土地所有者的腰包,成为“级差地租”。尽管宋庄是“北京市文化创意产业集聚区”,但很多艺术家租用的仍是农村用地,并不合法。在艺术区地价渐高后,一些村民想背约收回“贱卖”给艺术家的房子,2007年的“李玉兰案”已被判合同无效。并且,由于城市的整体规划,宋庄未来有可能像朝阳的艺术区一样,被纳入土地储备计划。

  地租暴涨之后,谁来收藏自由艺术家群落呢?相比收藏一家一派的作品,这无疑是更需要眼光和魄力的大工程。


  】【关闭
 

网友评论 共有 0 个关于本文章的评论信息
内 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