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资讯 > 综合资讯
使用帮助】【发表新文章

798产业化水平下滑 宋庄欲打造全产业链

http://www.huajia.cc  2010.07.21 22:26  来源:中国产经新闻报 发表评论(0)

    “生意不好,已经3天没开张了。”李全在798摆摊已经有2年半的时间了,每天中午13点或者下午15点,他都会出现在798耐克馆对面的马路旁边。就在这两年半中,李全见证了798从高峰跌入低谷。

    受影响的不只是李全这种摆地摊的人,798中众多商业机构都成了受害者。天下盐、罐子书屋、零工厂等机构负责人都表示,他们都切身体会到了金融危机带来的丝丝凉意。“虽然客流量没有太大变化,但是人均消费已经从15元降到了12元。”天下盐大堂经理雍国全说。

    就连798的标志性机构尤伦斯也开始寻求其他机构一起合作,甚至十分高调地直接找赞助商提供支持。这一切似乎都预示着798正在走入下滑轨道。如何“挽救”798也成为社会各界的焦点。

   798潜力之辩:二次定位OR空间广阔

    7月14日,连续的阴雨天气,让人感到异常的闷热。友谊宾馆咖啡厅成为了陈少峰教授最好的乘凉地。一杯咖啡、一台笔记本电脑,他就这样度过了一天中最热的时光。

    作为北京大学文化产业研究院的副院长,陈少峰对798有着自己独到的见解。他表示,10年间,798已经出现了重大的转折,已从一个文化园区、一个艺术园区,转变成一个文化产业园区;从一个艺术交流的平台转换成了一个产业的、商业的平台。

    798的根本性功能变化之后,其聚集形态也自然会随之变化,商业机构进驻,艺术家走是一个必然的趋势。因为商业平台需要的不是艺术家,而只是他们的作品。

    陈少峰表示,798现在面临的问题是,产业化水平还很低。只是简单的产品交易,画廊等机构还只是作品的展示和展销,没有做增值服务。例如,缺乏专门为艺术家及其作品进行包装、定位、推广、提升的艺术家经纪服务,也没有专门为艺术产业办理产权交易、抵押贷款、艺术保险的艺术金融。

    对此,喜神艺术空间的艺术总监张子戌也承认,画廊每天主要的工作还是帮画家展示作品。专门来买画的顾客也有,但还是比较少。“艺术区的商业机构之所以在金融危机下受到这么大的冲击,是因为它们还比较弱小。艺术区没有形成完善的产业链条。”陈少峰说。

    在陈少峰看来,造成这一切的原因就是798是自发形成的,产业布局的随意性比较强,无法形成完善的整个产业链条的环节。入驻的机构也是杂乱无章,各式各样的都有。但由于空间的限制,798很显然无法做到全产业链覆盖。“现在的798还是靠人气在支撑,假如有一个覆盖全产业链的艺术区出现,798将会受到巨大的冲击。所以,未来的798要面临一个二次定位。”

    相对于陈少峰的悲观,中国社会科学院文化研究中心副主任张晓明认为,798的未来十分光明。从北京市整体的城市规划上看,朝阳区东坝河一带已经有了大规模开发的迹象。再加上大环的开发,5—10年后,798将会处于北京东北部的中心地带。

    再看北京市艺术产业发展的规划布局,现在北京艺术产业在东部和东北部聚集的现象已经十分明显。一旦布局成功,798的中心位置会进一步凸显。作为我国当代艺术和艺术产业化的国际窗口,798对于北京建设世界型城市的作用也有待进一步提高。“暂时的下坡路,没有必要过于悲观。798的商业价值还具备更为广阔的前景。”

    定位之辩:来自宋庄的挑战

    离798大约30公里的通州宋庄艺术区,现在已经小有名气了。从某种意义上来讲,它已经取代了原来的798,成为了新的艺术家集聚区。也许在不久的将来,它还会取代现在的798,成为艺术品的集聚地,甚至成为真正意义上的艺术产业园。

    798的房租暴涨之后,艺术家们都无奈地搬出了原来奋斗过的地方。处于北京边缘的宋庄成为了他们重新来过的地方。据不完全统计,房租便宜的宋庄现在已经吸引了4000名艺术家入驻。

    在取得如此成就之下,宋庄当然不可避免地“野心”膨胀。他们正在规划建设一个覆盖全产业链的艺术品交易中心。在这个未来的艺术品交易基地里,不仅有画廊、艺术中心,还会有媒体、拍卖场、艺术金融机构、艺术家经纪服务机构等。由于空间广阔,宋庄艺术家聚集区被规划在艺术品交易中心的周边地区,不用他们腾地,更不用把他们赶走。

    “一个是产业化水平比较低的798,一个是什么都有的宋庄,人们更愿意去哪里呢,结果可想而知。”作为宋庄规划的参与者之一,陈少峰信心十足。对于798,陈少峰表示,鉴于798艺术区面积有限,不可能形成覆盖全产业链的艺术产业园区,走向专业化会更好一些。例如,体验室、画廊集聚区或者某种艺术品的集卖地。

    对于宋庄艺术区的规划,张晓明则表现出了谨慎的态度。他表示,就艺术产业的发展规律来说,艺术品的原创环节和交易环节不能集中在同一个区域的。因为,两者在一起的话,场内交易肯定会变为场外交易,交易的地点从艺术品交易中心转到艺术家的工作室或者家里。交易中心的建立和发展会异常困难。因此,“宋庄不用也不能进行商业化。”

    北京市的艺术产业布局应该是,在不同地区设置产业链条的不同环节。然后,各个环节再形成一个完整的产业链条。宋庄更加适于作为原创集聚区,同时开展文化旅游,突出乡村气息和生活的人文气息,日渐成为内城区域的798,突出其商业化,其更适合做艺术品的交易中心。“798和宋庄各自承担了不同的功能,是艺术产业中不可或缺的两个部分。”

    “对于艺术家经纪服务、艺术金融等下游产业环节,798当然要做,现在798整个的产业化也正处于不断完善的环节。在高成本的压力下,798商业化的内容会不断增多,甚至会出现一些类似于城市CBD的内容。当然,其形式肯定会更加多元化。所以,798今后的方向还是要向艺术品展示、展销,以及城市时尚消费的路上走。”

    让人担忧的一点是,由于工厂的存在,798的产业空间布局还存在缺陷。庆幸的是,在798的工厂里工作的张师傅表示,现在厂里有了最新的规划,798内的所有工厂会搬迁到平谷,只是时间还没定。

    政府应该更有耐心

    由于艺术产业的特殊性,艺术产业园和工业园有着诸多的不同。在艺术产业园中,政府应该扮演什么角色,一直众说纷纭。有的人说要让政府走开,也有的人说要让政府强势介入。到底政府的定位应该是什么呢?

    在这一点上,两位专家的意见到是出奇的一致。“与其他工业园区相比较,文化创意产业园中,政府的定位可能会更复杂。文化创意产业园不能只是简单的筑巢引凤,还需要营造氛围。而且,政府也需要有更多的耐心,文化创意产业的回报是相对滞后的。”陈少峰说。

    他认为,政府在艺术产业园区的主要作用可分成3种,指导、扶持和推动。指导就是政府对园区的规划和定位在全局中做统一的定位和部署。扶持是指各地政府出台针对产业园的扶持政策,如金融服务、新津补贴等。推动就是政府通过各个渠道进行推动。

    张晓明的意见是,政府的功能首先是做好规划,其次是完善政策,再其次是引导,最后是动手做一些实事,例如798基础设施的建设等。

    “纵观之前各地艺术产业园区的发展,政府的作用还是比较粗放的,没有起到实际的效用。有些地区甚至是盲目跟风,但这些地区并没有产生税收,形成产业。今后政府要改变观念,改变做法,把行动落到实处。”陈少峰说。

    对于艺术家聚集区,政府的定位又应该是什么呢?陈少峰表示,艺术家集聚区大多是自发的,政府能做的事情比较少,诸如,给艺术家建造硬件设施、允许艺术家在园区做活动,在房租上给予一部分补贴等一些相关的优惠措施。

    此外,艺术家都是十分个性的人,管理起来也比较困难。尤其是一些艺术家所创作的作品或者一些艺术行为并没有考虑到对社会的影响。虽然说这对于艺术家而言是很常规的东西,只是单纯的创作,但有些作品会涉及到国人认可度的问题,与风俗习惯能否对应的问题等。“在今后,政府和艺术家都应该拿出诚意,有大局意识,实现双赢。毕竟,冲突不断的话,不仅创作受限,产业也做不起来。”陈少峰说。


  】【关闭
 

网友评论 共有 0 个关于本文章的评论信息
内 容: